[CNT CAMAS] Iº JORNADAS LIBERTARIAS

Advertisements

新未來案更新

似乎在西班牙四周的地方都陷入了大規模的抗爭,但回到西班牙南部後還是一樣得冷靜,人們依然優閒的在小巷中穿梭買東西,但是小而便宜又極端怪異的複合式的商店也開始悄悄的出現在我住的這個非常西班牙南方式的小城裡。若是說經濟衰退真的降落在歐洲南方,西班牙南方的我們真的很難直接面對全貌,我想問題也不是因為人們單純的就是後知後覺。反正失業的人也不是一兩天的事,習慣於失業的就業人口對經濟衰退的反應很坦然。

但,當然這可不是西班牙南方的全貌,2月9日當天我們又開始對新未來一波的抗爭運動,在那里昂區得一個高級飯店內展開新未來的募款活動,入場費比起馬德里或是卡迪斯的5塊歐元還要漲兩倍多13塊歐元,這次的募款會沒有我們在卡迪斯時看到得一般上中產階級的小家庭名牌休閒裝父母小孩,有的只是穿皮草跟超高跟鞋的超老太婆與貴婦。多半的老太婆已經不便於行,她們穿著直逼膝蓋的大皮草厚外套,細細兩根竹竿的腳頂著一雙閃亮外皮的小鞋她們一步路走上半分鐘,旁邊穿插著進入的還有翹屁股緊身洋裝的女子,她們扭著屁股頭也不回的在我們抗議聲中進入飯店內。一位女子上前問了我們拿著紅黑期的朋友說,請問你拿的棋子是佛朗基(西班牙極右派)的棋子嗎?有人對我們大喊,她們覺得她們在救這個世界,而我們再毀了他們所為我們這些人創造的新世界。新未來真是感覺油澀的炸雞腿尾端,感覺極度的貪婪而又浮誇,血跡滯滿是。

飯店前門的人行道上是我們,隔著車道另外一邊飯店大門前廊又是另外一個世界。

如此受到上中產階級與統治階級歡迎的宗教性非政府組織,如此玩弄著人們對於正義的真正理解,她們也賣弄革命與團結字眼,認為我們所需要的只要服從與完成與它們奢捨我們的一些同情而社會就會更美好。

Nuevo Futuro一個黯淡的新未來

今年(2010)二月,一名女性社工者在與其服務公司─西班牙非政府組織新未來(Nuevo Futuro)提出改善其工作條件時,受到公司的冷漠以對,同時公司以合約到期為由將其不續約解雇。解雇書上提到,本社工人員是一個專業工作者,同時工作負責。但其不願配合公司政策,不適工作為由不續約。事實上,在合約到期前,此社工人員曾經向公司提出多項工作違約的事實,公司不但不以改善反而因此終止與此員工的續聘。為此,社工與安那其工團主義工會SOV(sindicado oficious Various Sevilla)展開一連串的抗爭行動。

Nuevo Futuro(新未來)是西班牙一個幼兒照顧的非政府機構,組織成立於1968年,目標是為不分年齡、性別與族群的失親兒童重建一個良好的家庭照顧環境與倡議西班牙的失親幼兒領養與照顧(保護)等法案的改革。新未來自稱她們都成功的做到了她們的目標。但事實上,新未來在西班牙本國與其他國家中總共有140個中心,每年由年度慈善募款與固定的大筆政府補助營運,但其中多數的員工都是非典型雇員,組織也在工作條件上處處的剝削、為難社工人員。女社工員指出,在她過去六個月的工作期間內,組織要求她不斷的加長工時,同時長時間不間斷的工作,使得她身心俱疲,過去六個月中,她的加班工時是175個小時,已經超過西班牙法定的三倍之多,另外組織也不把晚班工時算入工作時數之中,時而出現強制代班其他社工員請假的問題,除每周排班日之外,休假時間也被壓縮。

新未來在此爭議案中具體的侵犯了社工員的工作條件,與其應該有的權益,其中包括:過長工時,平均一個星期社工員必需要工作至90小時;長時間的連續工作時間達到72小時,其中沒有任何休息時間;工作內容被任意更動與調換;被要求提供契約規定外的延長工時,同時也不給予確實工時薪水;強制代班工作,而若是出現了社工員不願配合上述的情況,社工員還可能被指責沒有同情心等道德罪名。爭議案開始至今已快達六個月,而新未來得態度一直不以回應,更在一開始的時候以其律師出面試圖給社工員壓力,要其知難而退。面對這樣的問題,工會打算繼續的抗爭,並加強抗爭強度,直到組織出面回應且解決這樣的問題。

抗爭網站,更多訊息請至:http://nuevofuturonopaga.blogspot.com/


不只在安達盧西亞,在北部的巴斯克地區新未來也有爭議案

再賽維爾的成市中心發送傳單(factsheet)


6月30日在南方大城Cadiz(卡蒂斯)的抗爭,當天做為Cadiz中心的開幕募款會,有很多名人有錢人士來到現場。
抗爭時不少民眾圍觀,許多工人家長都上前我們打氣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