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ffiti writer. the ideas

20076月當我在德國柏林時,KØPI這個柏林佔屋的標地點正面臨著被拆遷的命運,KØPI發出了612的捍衛KØPI全球行動日,我和三個西班牙人、一個德國人12日在近半夜一點溜出了大樓,走在富裕的阿拉伯街區,我們的口袋裡裝著不同顏色的噴漆,手裡提著裝著紙版的手提袋,開始我們的捍衛KØPI行動,行動的內容包括了三個人把風,兩個人噴漆,還有咳嗽的暗號。住在柏林10個月的西班牙朋友跟我們說,若是你在晚上六點後被逮著帶著噴漆,你就可能面臨3個小時的拘禁,我們跟著小心的爬上了地鐵入口,三個看似便衣警察的人向我們走過來,我們倒吸一口氣,站在原地不動,直到三人走離開我們,沒事發生!西班牙朋友相罄大笑,在西班牙遇到這種情況,那些人一定會馬上撥手機報警。清晨六點,我們已經走過了十幾個街區,噴漆只剩下微弱的ㄔㄔ聲,半個柏林被我們大清洗一遍,幸運的話我們甚至會上早報。是的,隔天的報紙上,穿著藍色帽T的抗議人群背後的牆上寫著「KØPI BLEIBT」。

60年代甚至更早開始,塗鴉就成為一個行動策略中所不可缺少的重要原素,就像革命中的詩句和大聲喊出的熱情口號,他和著汗水和那幾分自身帶有的狂妄不羈,在牆上、在地上,在總統府的鐵門上,甚至在鎮暴警察的盾牌上,就像1968年的法國學運場上,學生用噴漆在牆上寫下「Nous voulons vivre(我們要活下去),和1997年在台灣康樂里保留運動「窮人的墳場」,塗鴉成了一種不可缺的另類文化行動,試圖打破的是城市中井然有序的一切秩序,對應著漆在小學校園外工整的「自強不息」,塗鴉的亂入另成一個叛逆的現代警示語。就像在片中所說的,「貼紙和干擾是想建立以前所沒有的對話,表達對沒有對話的憎恨。參與我的環境,因為環境充斥著影像和訊息。」塗鴉的意圖就是要介入,介入的是你的環境,那個從你張開眼睛的那一剎那就充斥著影像和訊息的環境。u/4

塗鴉,是為一種找回生命自主的行動,不管塗鴉者在簽寫的是自己的名字或是一個口號、甚至是情緒的表達,都是一種將自我置入環境的一種過程,這個過程使得他們和環境對話,使自我的存在不再淹沒於符號之中,塗鴉客老是說,「我們的眼睛就像雷達一樣」,他們一進入新的場域就在搜索著對話的空間。對塗鴉來說這是一場符號之戰,而這個戰場存在於充滿符號的世界,處在巴西的塗鴉, 一個攀著一個肩膀的爬到10曾高樓的大廈, 在大廈的牆上用著黑色的油漆寫下他們的訊息, 另外一編的歐陸青年聚集在地鐵站內,等待著下一般列車到來, 他們拉下警報鈴 班開列車門, 開始他們的world’s fastest graffiti,冒著被警方逮捕ㄍ這只是一個單純的自我展現的過程嗎? 另外一些在英國的黑色少年, 他們等待夜深人靜的時候走上街頭, 在鬧區的小巷中用紙版紀錄著他們對現實社會的回應,對塗鴉者來說這是一場符號之戰,而這個戰場無所不在……………..

may first in madrid

現在 你知道為什麼我要去西班牙了

Indonesia, Jakarta Anarchist May Day Carnival Repressed: Hundreds arrested

Hundreds of anarchists, punks, and anti-authoritarians were arrested on may day parade in Jakarta but already released at midnight..one of Polish anarchist who attend the demonstration also arrested and were deported yesterday. Pics and detailed report will be posted soon…

(While we were sitting in the big building with the air condition, out there were things happening. Best with all the people in mayday, stop the repression.)
no border, no nation, stop deportation!
no justice, no peace, fuck the police!

鐵馬影展

影展要在我離開的那一天開始 目前似乎沒有幾個影片是我特別想看的
我想我應該會在離開之前把I know I’m not alone的影片影評寫好(現在的感覺很敷衍了事)

不過還是推艦大家真的要去看那部I know I’m not alone, 我自認沒有我的推薦你們應該是永遠沒機會看到這部片還有人翻譯,影片中可以看到很多我們所不了解的戰場

記得過去戰爭片一直要告訴我的話的話嗎

戰爭從來就不是漂亮的 沒有偉大的英雄 沒有偉大的時刻 我們看到我們在其中只是小小人類卑微的一面 而所有的深明大義 豐功偉業都是外面所建立的

麥可 佛蘭笛在片中想要做的就是發現在這一切醜惡中那個真正的人性 而我們會發現這個人性也是會哭泣 他們也和另外一邊的人一樣 都有感覺 都還不想死 都感覺害怕 都想家 都愛著某些人

我覺得這部片想說的比我們能看到的還多 佛藍笛在使用音樂上是很成功的

等我好好認真寫個樂評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