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DINO超市打壓工會運動

在2013年年底,DINO超市結束了3個參與工會(團結工聯)組織工人的合約。在一月,又有6個工人被開除,其中三個人是因為在工會臉書上發言或對工會頁面按讚。

DINO與波蘭團結工聯上層會務人員兩方一個鼻子出氣的要求工人停止在超市前抗議。其中在第一波因參與工會而受到開除的一名女員工因為頻頻公開發言,並反對工會高層要求工人禁聲的要求,現在特別的被資方與工會孤立起來。她不願意接受黃色(團結工聯)工會的高層會務人員建議她趕快另外找工作的建議,持續要求DINO資方將她復職。

因為受到工會持續行動的壓力,DINO超市展開他們反向的操作手法,他們在總公司召集的一群員工與他們的管理人員也註冊了一個黃色工會。ZSP因而在此號召人們抵制DINO超市,在DINO超市的員工不但面臨惡劣的工作環境,工人的集會、言論自由也受到威脅。我們也要求DINO盡快的將Magda復職。同時我們也必須譴責波蘭團結工聯的區域負責人,他們出賣了那些想要爭取自己權利、改變工作條件的工人。

請人們到以下連結發送抗議信給DINO超市的資方。
抗議DINO超市無良資方

[俄國區國際工人協會]回應近期烏克蘭內部政治權力的動盪情勢

在烏克蘭,資產階級間的鬥爭的在街上持續蔓延。這場鬥爭不只為烏克蘭的街頭帶來暴力,也造成幾起死亡事件。不幸的,許多的群眾也受到了影響。作為安那其工團主義者,我們絕不能在這個情況下支持任何政治派系。因為不管是新自由經濟政策取向的亞努科維奇政權,跟他的那套打壓、「犯罪化」任何抗議行動的嚴刑峻法(包括工人自發的抗議行動,或是個體在互聯網上的活動)或是對立的那些自由派、國家主義者與公開活動的納粹團體所組成的「反對勢力」都不是與工人站在一起的。

支持政府與反政府兩方都是保守主義與國家主義的,我們甚至無法在他們之間區分出甚麼顯著的差別:他們在社會─經濟部分、國家內部與對外的立場實際上差異都不大。對於烏克蘭的工人階級來說,不管最終走向歐盟還是屈從於俄國寡頭政府的政治勢力,它們的苦日子不會改變。除此之外,最終當資產階級團體獲得勝利時,為了奪取與保持權力他們一定還會持續的為工人們帶來更多的社會苦難。

我們關心烏克蘭的工人們,他們不但必須要要在現時抵抗亞努科維奇的新自由主義政策與獨裁政權,我們同時也認為,國家主義資產階級與法西斯的「反對勢力」也必須受到抵制,工人不該因為執政黨的獨裁就反而盲目無選擇的的加入對立的「反對勢力」。我們鼓勵烏克蘭的解放主義團體與行動者採取獨立於這兩方的行動,提出屬於工人階級的社會經濟口號與訴求,並持續的抵抗、鬥爭社會革命。

俄國區國際工人協會

[烏克蘭]街戰內線訊息

大資本家與政治團體間的權力與經濟利益的拉鋸戰在烏克蘭愈加白熱化,街戰的爆發早就有預期。這也迫使了烏克蘭政府更加積極地祭出一套更加嚴謹的法案,把烏克蘭塑造成一個真正的警察國家。

基本上,現有的三方反對勢力包括了前拳擊手Klitschko的Ukrainian Democratic Alliance for Reform,前首相Timoshenko的All-Ukrainian Union “Fatherland”與新納粹政黨Freedom Party。新祭出的法案因為嚴重的剝奪了人們抗議發聲的權利(與政治造勢),所以這些極右派政黨在街頭開啟了一場與烏克蘭右派政府的街戰,我們可以從很多的照片與影片看到抗議人士的政治「符號」。除此之外,烏克蘭的”左派”共產黨投票支持法案,還有具內線(工人自治工會)消息指出其他的左派(好像是要代表比較進步的勢力)如Borotba也支持政府立場。

另外據說Freedom政黨與一些現在在街上與政府街戰的新納粹過去是受到政府方的訓練,作為對抗前首相Timoshenko的反對政治勢力。

現場照片與影片請參考

抗議者佔領的市政府(懸掛十字旗)

1488

[CNT TARRAGONA] 塔拉哥納GENEVE蛋糕店爭議案

On 18 of Jan, group of union member of CNT Tarragona came to Ramón y Cajal street in Tarragona to protest against Geneve Cake shop.

A union member who have recently fired by the company for “decreasing revenue”. What really happened was that the worker had filed a few complains against the cake shop before to the Labor and Health Inspector and it successfully got the company fined for these complains, so the company fired him as a ravage. The complains he made was first about health and hygiene concerns, the shop floor should forbid to smoke, and secondary it was about the respect to the work contract. The workers have constantly worked extra hours without payment and the register hours to the security social didn’t match to the real working hours, a part of the hours were paid illegally, and the payment have always been paid behind.

After the labor laws reform, the company has their ease to fire workers with both hand clean. For this CNT tarragona is in the street to show solidarity with the worker, we must not be defeated easily. They demand an immediate reinstatement to the worker.  On 18 of Jan they distributed 600 flyer in a relative short time, most passenger have showed their concerns to the conflict and their solidarity to boycott the shop.

一月18日塔拉格納全勞聯的會員們來到位於Ramón y Cajal的街上抗議Geneve蛋糕店。爭議案起因於蛋糕店一起不正當開除事件,一名全勞聯的會員在Geneve蛋糕店內工作,並與店家有幾起訴訟案件。工人多次提報衛生與工作檢查告發店家的衛生(烹調間抽菸)與工作實際內容與契約不符。為此店家以「公司營收減少」的原因開除了工會會員。

事實上Geneve蛋糕店的工作問題不只是工會內容與契約不符,工人的工作時數與保險時數也不相符合,公司一方面規避資方保險金額,同時也讓工人工作權益與工作安全受損。除此之外,蛋糕店也沒有支付工人加班費,薪資也常拖欠長達一個月之久。

[CNT Valencia]瓦倫西亞好好吃披薩爭議案 Conflicto pizzeria ñam ñam

好好吃披薩(pizzeria ñam ñam)是一家位於西班牙東部都市瓦倫西亞的一家地方披薩餐廳。他在最近開除了兩位女性員工。餐廳還拖欠其中一個員工一個月的薪資。

好好吃披薩的雇員中很多都是沒有「合法」契約的黑工,不然餐廳就是以短期契約的方式約聘工人,若是出現勞資爭議工人立刻被掃地出門,礙於「非法」黑工的問題,工人也投訴無門。然而好好吃披薩的惡行還不只如此,他們常常要求工人履行10小時沒有休息時間的工作時間,若是工人不願服從餐廳的要求就會被開除。兩位女性工人跟餐廳爭取他們的基本工作權益,餐廳也很快的以「開除」回應。之後,瓦倫西亞全勞聯工會試圖要與好好吃餐廳交涉,但餐廳方面都不願回應、不對話。

1月17日工會來到好好吃披薩的大門口抗議,在半小時內500張的宣傳單就發完了。當天嘎莫那城的抗爭也正燒得火熱,工會表現它們的支持喊出「嘎莫那與瓦倫西亞,我們會一直戰鬥到最後」。許多經過的行人都展現它們的關心與支持,一些人也表示他們將要抵制好好吃披薩以表它們對於餐廳勞動條件的不滿。

The Pizzeria ñam ñam have fired 2 members of CNT Valencia recently, to one of the worker the company still owed her a month of salary.

The working condition in Pizzeria ñam ñam is seriously condemned, they are not only hire worker without contract, even when they contract worker they intent to only offer a temporary contract to reduce the cost and avoid the legal (basic) right they need to offer to the workers. The worker are asked to work 10 horas continually with no break time, if the worker complain about it they would get fired. And as the result that most of the worker work without contract, they couldn’t file any complain to the legal institution for their illegal working condition. The story doesn’t just stop here, the company also occasionally behind their payments.

When two members of Valencia CNT demanded for their basic right in the work place, the company response simply with “dismissal”. On 17 January Valencia CNT came to the door of the Pizzeria, they distributed 500 flyer in half hour, the picket was well received by the passenger and the customer. While on this same day the struggle of the Gamonal was still undergoing, when the union protest in the street they also gave their solidarity to the people in Gamonal, they shouted out “here and Gamonal, we fight till the end”. The people were showing alot of solidarity for not consume in the Pizzeria or showing their concern about the conflict.

[Gamonal Revolt]嘎莫那起義小解

“Si no tenemos futuro, por qué debemos respetar este presente” (若是我們已經沒有未來可言,我們又何必在乎這個「現在」。一個在嘎莫那抗議行動上的布條如是說)

嘎莫那是布裹的衛星小城,具2006年統計他有6萬居民。布裹市長提出要在嘎莫那建立「林蔭大道」,一條兩巷道的交通大道。「林蔭大道」的計畫就坐落在勝利街,一條原屬於工人階級的街區。看似一個平凡的「城市發展計畫」卻讓嘎莫那的居民揭竿起義。

西班牙近年來的經濟情況吃緊,不僅這是全國性的問題,各個城市也同樣面對的財務緊縮的問題,布裹與嘎莫那都是。原本負債的城市當然開始從其「公共支出」種減少,低收入戶與一般性的社會補住費用也在年年減少,更少的免費項目與更多的收費與費用的支出出現在醫療與救助的部分。公家部門的薪水銳減、失業問題也嚴重地影響著所有的西班牙居民。像嘎莫那這樣一個近年發展起來的小鎮更是,坐落在小鎮裡的大城躺著許多已經不在賺錢的企業公司與高樓大廈,大量開除(ERE)事件弄得人心惶惶,誰都不能確定明天是否還有工作。

布裹的市長,Javier Lacalle屬於西班牙人民黨,他提出的建設計劃很完美的與人民黨的「關係」連結起來,兩家承包的建設公司Méndez-Ordóñez集團與Arranz Acinas集團都是與人民黨有深厚關係的企業。所以就在人民苦哈哈的面對失業、社會福利經費的削減同時,他們這些人計畫在嘎莫那建起義條沒有必要的道路之外,他們還將本來是屬與當地居民的公共路邊停車格都全數「充公」改為650個私人停車場,外加一個私立醫院。嘎莫那居民當然不爽,一個負債的政府每天在縮減它們對於人民的公共服務、不解決失業問題,只想著要怎模樣在與他們的關係企業搞事搞錢。所以起義在所難免,我猜想嘎莫那的氣溫現在應該都在10度以下,參與者都是嘎莫那居民,不是主流媒體與政府所講的限定在「年輕人」(某些行動當然可能是年輕人居多)「小眾」。


(老少皆有,百分百居民原味)

 

[波蘭工團主義工會]抗議Dino超市打壓工會行動,必要求改善超市內惡劣的工作條件

波蘭工團主義工會展開對Dino超市工會打壓的第一波抗議行動。

行動的目的主要是要求超市將三位因為加入工會而被開除的工人復職,停止他們對於工人參與工會的行動打壓,另外工會也要求Dino超市改善其連鎖店工人的工作條件。

一個女員工在2013年的秋天與她在Dino超市內的同僚成立了一個工會,目的是希望能藉由工會的團結力量來改善他們在超市惡劣的工作條件。工會的三個成員在工會成立後到去年底,一個個的被資方掃地出門。第一發難的是一個定期契約的工會會員,在年底他首先遭遇到超市不續聘的命運;之後,一個因為生病而請假的工會會員在病假期間被通知解雇;最後一個工會會員則是因為「抽菸」的理由被開除(在「非工作時間」抽菸事實上對於Dino工人來說,是一直存在的情況。而其他的員工也從來沒有因為抽菸而受到任何處分)。其中一個被開除的工人表示,超市向她表示他們無法信賴這些加入工會的員工們,而她(發言工人)的行為是在「敗壞超市的名聲」,必且「在工人間製造紛亂」。

工人成立工會的目的一開始只是單純的希望改善工作條件。工人過去因為超市沒有起重機,常被迫徒手搬運重物,將他們自己暴露在工作傷害的危險之中。同樣的他們也被持續的要求超時工作,並且假日期間工作過長的工時。

dinoch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