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就是虐待! Carcel = Tortura

從一月底開始到2月5日為止,為國際上的一個聯合反對監獄則折磨的行動星期,在西班牙的塞爾維亞也有一波行動。這一波得行動主要發起於監獄內的受刑人,大約60個受刑者和外界的聲援團體共同支持並且以禁食行動的方式表是他們對於監獄內部人權剝奪與暴力得不滿。這些受行者與外部團體公開的譴責並且共同發出一份宣言,這份宣言中所談的問題相當的廣泛,主要是要將監獄內部的問題展現出來讓外界的人士可以理解他們所受的壓迫與不公。這些問題除了包括一般在問訊中常常出現的暴力虐待,強迫嫌疑者認罪之外,還談到關於監獄內部的一些主要但細節的問題,單獨監禁、任意的移轉監獄,還有監獄內超收受刑人等的情況雖然一般不被外人所談,卻是監獄中正在面臨的一些主要問題。還有更深刻的,他們也談到關於「監獄」的社會作用,受刑者並沒有被賦予「返回社會」的機會與可能,監獄不但成為了一個真實囚禁人的實體場所,他也造成了人們心中與其社會關係的枷鎖,終其一生的將這些人囚禁在犯罪與剝削的苦難中。

為此,這一波行動主要目的是要打破對「監獄」的漠視,讓人們正視並且認識到「監獄」作為一個「問題」,而不是一個「答案」,事實上監獄更接近犯罪本身,並且深化了犯罪對於人的影響。我們需要的並不是更多的監獄、或是將更多的人塞到這樣一個「隔離所」之中。而是更多的教育與解放自由的學習,讓犯罪的根源消失,自然社會就不需要這樣消極的「正義武器」。

塞爾維亞的行動:

位於澳大利亞維多利亞的東南方的Fullham監獄(一所由GEO Group負責的私人監獄),在1月18日也發生連續三天的封鎖暴動,30個犯人拒絕回到他們的監獄知中,並且損毀了將近50,000美元價值的監獄設施。 其中的一些人以健身器材將自己武裝起來,並且爬到建築物的頂端長達12小時,直到警方以催淚彈攻擊迫使他們投降。雖然獄方意圖將這些問題歸咎於有線電視合約到期等這些小事,但其實有更大的問題在其中,包括本來設計為650個受刑人的監獄過度擁擠的塞滿840人外、過早的門禁時間,還有一些受刑人更生計畫的縮減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這些監獄內部的問題事實上存在於各個國家中,監獄內的問題將會持續的存在,直到他們被重新思考其真正存在的目的與對人所造成的傷害。廢除監獄才有可能改變犯罪與社會問題的可能。

[反法西斯]新法西斯會議記

在一月初的時候,塞爾維亞的行動圈開始討論一個新的消息,據說義大立新法西斯會議得頭頭錫安盧卡●義安諾內將在一月底巡迴西班牙四個地方從巴塞隆納開始到卡斯抵昂,馬德里與最後一站的塞爾維亞。義安諾內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要介紹她的義大利佔屋社會中心「龐德家」,此外他的樂團「Z零阿法」也將一起巡迴演出。另外在巴塞隆納有個更重要的行程,他們將要開啟一個新的且是第一個位於西班牙的右派佔屋中心「軍事家(拉丁文翻譯,但可能有其他意思)」。

antifascista

(樂團表演海報:名為絕望的愛之巡迴)

這個行程很快得在左派之間傳開來,首先他們遇到了卡斯抵昂的抵抗:卡斯抵昂的地方右派政府借了一個場地給予這個活動作為舉辦場所,這樣的「官方」政治行為受到了地方民眾的不滿,很快得此事轉成一個政治醜聞,極使右派政府也無法對抗公然「支持」極右團體得這個罪名,卡斯抵昂得行動很快的被阻擋了下來。接下來巴塞隆納的佔屋地點也被左派團體舉發地點,這些人為了擔心地點曝光在行動的當天受到警方與左派的抗議,也決定放棄「開幕」活動,接下來就是塞爾維亞。

塞爾維亞一直以來並沒有甚麼「法西斯的傳統」,所以一方面法西斯活動不大,相對的反法西斯團體也並不壯大,三年前有一波政府修改「墮胎法」的規定曾造成一些右派的街頭行動,並且出現幾場與左派在街頭對立的局面,但就其議題的發展當時的右派活動參與者多為保守的中老年傳統主義者,所以除了一些情緒性叫罵的對立外並沒有出現其它會令人擔憂的暴力行動。所以當我們收到義安諾內將到塞爾維亞的消息時,左派的運動圈開使團結了起來,在一月中一個團結團體出現,主要的目的是要追查此右派行動與抵抗阻當他們在塞爾維亞的發生。

一月中右派行動主角義安諾內因為一個在佛羅倫斯刺殺兩名塞內加爾小販的案件而受到逮捕調查,本來已為此巡迴會停止舉辦,但是很快的義安諾內又被放了出來。然而這些消息我們在過程中一直都不十分確定,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這波巡迴得行動受到左派極度的關切,並且在各地組成小組分放訊息,始得收到這些訊息的社會大眾普遍的反對且厭惡此等「新法西斯把戲」,他們因而倍受威脅,塞爾維亞區得部落格更在一月中聲明因為受到極大的壓力與「威脅感」他們將在二月刪除其部落格,並且不只一次得在部落格內更動此行動的消息。直到28號當天(原定活動日期)早上,他們發表訊息將要取消在塞爾維亞的活動(義安諾內對其社會中心與新法西斯運動的介紹與其樂團的表演)。然而在28當天晚上左派行動團體收到訊息,他們最終還是做了一個小型的介紹會,出席者在60-70人之間,此外隔了幾天我們又才收到消息,他們在當晚也作了樂團的演出活動,這些行動都是秘密進行的,並且被稱為「私人活動」。

即使人們都知道龐德家與這一派人所搞的只是一種新型的法西斯主義運動,龐德家仍然不停的意圖向人們「解釋」他們運動中的「社會」意圖,「種族主義」的自我清洗行動包括了與一些(他們指稱的)NGO團體結合的「外援」行動,包括為緬甸的孤兒募款建學校;拜訪肯亞提供社會協助等,坐落在「羅馬中國城」的龐德家更是在去年的12月與「中國移民」舉辦了一個「河蟹」的社區活動。並且「佔屋」還有另外一層「社會意義」就他們的說法與左派很像似的,就是提供一個住所,龐德家內就自稱安置了30個家庭,「包括女人和小孩們(引自其官方網站)」。

antifascista

撇開這些自我清洗不說,這個新的法西斯運動真正的目的是要創造出一種新的與左派社會文化概念混淆的新產品,並且希望它可以吸引更多的年輕人加入,並且把民族主義義與法西斯主義包裝成一種新的正義,就向資本主義的「多元」一樣「自由與解放」,這才是我們應該感到害怕與謹慎的。因為他們似乎真正在做的是要吸引一群新的年輕好戰、好鬥且「自以為在實踐社會正義」的生力軍,這些人在懵懂的年紀中被引入政治騙局中,加上資本主義在近年來在地中海歐洲對社會所造成的影響,勢必這些新的噱頭對年輕人會產生某些的吸引力,而使他們往錯誤的地方找尋自己生命困境或與社會問題的解答。

28日當天塞爾維亞的反法西斯遊行與活動

antifaenero28
antifaenero28
antifaenero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