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歷史 – 甘草市集的8名安那其主義者

51workersimp

你還在過勞嗎?你知道8 小時工時的限制100多年前工人運動就鬥爭出來了嗎?

(喔,但你說,不工作過時,那來足夠的薪資? 當然,因為我們工時應該縮短,但是薪資應該提高!生活的目的不是為了工作,是為了生活啊!!)

五一不是假日、是屬於勞動者尊嚴的日子!!

5月1日是一個對勞工運動具有特殊意義的日子。雖然過去這個日子差不多被蘇聯的斯大林官僚主義綁架,還有那些所謂小資階級也爭著踏入這個過去他們不太關心的所謂”群眾門檻”,但是對於我們勞動者來說,五一勞工節代表的是全世界工人團結在一起的一個重大日子。在這天,我們一起回憶過去我們的鬥爭,並且期待這些努力建造出一個更美好的未來。在這樣的一天,讓我們這些工人記得:一個勞動者受到打擊,就是整個勞動階級受到打擊,唯有如此,我們可以團結對抗這些針對勞動者不公的所有事情

五一和安那其主義有什麼關係

五一的歷史其實緊密地與安那其主義運動聯繫在一起。事實上,五一源起的主要的原因就是,1886年芝加哥政府吊死八名組織工人為八小時工時鬥爭的安那其主義者。因此,五一的出現即是“安那其主義實實在在的發揮”阿 – 勞動者採取(不透過其他人,這指的是政治代理人=政客=立法委員的協助)直接行動組織工會鬥爭,改變他們現實的困境(克魯泡特金)

事情就發生在美國的1880年代。在1884年,加拿大和美國組織起來的產業聯盟和工會(原本成立於1881年,後來在1886年改為美國勞動者聯盟),通過一項決議,宣稱“在1886年5月1日以後,法律應該實行工作日為一天八小時的限制,我們呼籲本區的勞動組織門必須修改他們的法律條目來符合這個新規定。”然後他們號召在1886年5月1日發起一個大罷工來支持這個訴求。

在芝加哥,安那其主義者是當地工會運動的主要力量,某一部分就是因為如此,當天的工會決定在51採取大罷工行動。對於安那其主義者,要達到8小時工時的鬥爭,唯一的可能就是所有工人自發、積極的採取直接行動,並共同團結起來。對於他們,立法的這種”表面上的訴求”,最後都毀在資方的狡猾、和勞動者的無力下被漠視。對他們來說八小時工時不是勞動者最終的目地,然而要達到一個真正公平、解放的社會,工時的減少是過程,唯有如此,這可以給予勞動者更多時間參與鬥爭、與給予他們日常生活的休閒時間。而不是日復一日,被工作壓得喘不過氣,所有的人生都在工作、與工作後的休息中循環 – 讓自己有足夠的精神再回去工作。(工作不是我們人生的唯一目的與理由工作的目的是繼續工作更多嗎!!)
僅僅在芝加哥,他們就團結了40萬名勞動者走向街頭,這個行動也為4萬5千名勞動者帶來了縮短工時的保證。在1886年5月3日,警察對麥考密克收割機機械公司前聚集的勞動者開槍,謀殺了至少一個罷工者,並造成5個人的重傷,其

一場血腥的風暴席捲了整個芝加哥,警方察操了所有的會議地點、印刷廠,還有勞動者的家(當然他們沒有搜索證)。他們大概操了當地所有社會主義者、還有安那其主義者的家吧,並痛毆了具有嫌疑的人,”管他的,先操家,在管有沒有合法拉”。在被問到關於搜索證的問題時,聯邦檢察官-J.格林內爾的回答是這樣。他不計其數的人有輕傷。因為這樣,安那其主義者馬上號召所有人,次日到乾草市場廣場聚會,譴責政府的暴行。一開始,當時的市長對此事表示 “什麼都沒發生阿,至少不到需要我們介入的地步拉”。然而,在乾草市場廣場的會議上卻出現了180名強力警力,並且宣布會議必須馬上停止。這個時候,一個炸彈丟入了那個對群眾開槍的警察隊伍裡。事後,沒人知道多少勞動者在當時被警方開槍射殺。

八個安那其主義者因此被控謀殺,送上絞刑台。當時甚至沒有證據顯示他們有什麼”炸彈計畫”。當時的法官被告知”我們的法律正在接受審判、安那其主義也在接受審判。我們選出這8個人,因為他們是領導。當然他們和其他參與罷工的勞動者一樣有罪。陪審團們,定他們罪吧、以他們作為例子對廣大的勞動者祭出殺雞儆猴的例子,吊死他們可以拯救我們的社會啊”。當然,當時的陪審團也是精心挑選的,他們由資本家、和在爆炸中生亡的警察家屬組成。毫無意外的,這8名安那其主義者7名被判吊死,一名監禁15年。

因為國際的勞動者團結行動,兩名本來被判死刑的人被改為終身監禁。但是,這都無法制止美國政府的行動。5名被判死刑的人中,Louis Lingg在被殺的前一天,欺騙了看守者自殺生亡。剩下的4名死刑犯 (Albert Parsons, August Spies, George Engel and Adolph Fischer)在1887年11月11日被吊死。他們之後被稱為”乾草市場烈士”。在他們的葬禮上15萬至50萬名勞動者參與在葬禮行列、其他的1到2萬5人也參與了觀禮。

在1889年,在國際社會主義會議上美國的代表在巴黎提出將51設為”國際勞工日”。這是為了紀念勞動者階級鬥爭和“芝加哥八殉難”,自從那時開始,我們有了勞工節。到了1893年,伊利諾伊州的新政府洗刷了這八名安那其主義者的罪名”這審判根本就不公正”。

當時,芝加哥政府以為只要判他們死刑,就可以有效的壓下勞工運動。但他們錯了。其中一名被判死刑的安那其主義者August Spies說:

“如果你認為吊死我們就可以杜絕勞動者起身反抗…..這些受壓迫的千千萬萬名勞動者,這些在窮忙、苦難中辛苦勞動的人們,急迫的需要拯救阿… !如果你以為這些反抗的理由,只是我們的煽動,吊死我們吧!但是,事後你會發現,反抗的火光將在那裡、這裡、你的身後、你的面前,四處不在的爆發起來。這把火將由下而上燃起,你永遠也滅不了他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