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內地報道」塞爾維亞發現警察滲入者

上個星期Sevilla 15M(2010年5開始的羣衆運動)和安那其與佔屋社運圈裏發生了一件大事,一位自稱爲Luis García Torres的26歲的男子被證實爲秘密警察,他作爲滲入者的身份在上星期正式被確認,從調查中的資料顯示他的真名爲Luis Castilla Pérez,21歲進入西班牙全國警察單位.這個爆破的消息在很短的時間內傳遍了整個運動圈子且震撼了每一個人,據我詢問的結果這似乎是Sevilla第一次正式確認警察滲入者的身份,而不幸的我也參與了這名男子滲入的其中一個團體.

Luis  García Torres就我個人粗淺的認識是一個十分有禮貌,也似乎對安那其運動充滿着熱情的年輕男子.他總是很積極的參與所有的討論,並且與人非常親密爲善,另外他也跟Sevilla運動圈裏的其他人不同因爲他通常只出現在運動場合,開會活動,大大小小的團結餐會總是會看到他,除此之外幾乎不出現在會後一羣人喝到爛醉的場合,據Luis的說法是因爲他其他時間必須要照顧她年邁且生病的老奶奶,那個啓發他的老好人.

因爲Luis是從去年底開始出現並活躍在圈子裏(我直到今年初才再次回到地方運動中),因而我對他的認識只有在那個共同團體之間,不過我的確發現這個年輕人似乎出現得得有點太快,也太快的加入到所有的運動團體中(畢竟這在臺灣很少見),一開始我以爲他是多年在外求學回到家鄉的基進分子,隨後才得知並不如此,Luis在短短的半年多間混入並且加入所有的安那其或是積極左派團體中,並且參與在這期間所發生的所有行動.3月29日西班牙全國總罷工當天清晨他也參與的Sevilla主要對外道路的路障,此次行動在還沒開始就因警方的發覺而失敗. 除了這次的活動之外他還參與了勞動節遊行的黑團幫(Anarchist block).

一開始Luis受到懷疑的理由來自與他總是在參與「危險」行動中沒有帶上他的身份證,他的理由是以因爲一次街頭塗鴉的行動中一個與他同行的同伴順手偷竊被捕,因而他被列爲搜尋可疑人物的名單中,然而在西班牙若是在警方搜尋是若是沒有帶上身份證是可以受到警方帶回拘留盤問的,這個屢次行動都沒有帶身份證的行爲因而受到其他行動者的不滿,且也因次開始對他起疑,雖然她老是沒帶身份證但只是被帶到一旁問話就走人也太詭異,另外,更可笑的以一點是Luis事實上是在Sevilla長大的,就是說他逃離不了在街上遇到過往友人的命運,但他的態度一樣詭異的否認他認識這些人並且在他的手機中沒有任何其他朋友的聯絡電話.這些原因使得他在15m的學生朋友忍受不住的懷疑起他的身份,人們質問他而他也死不承認.直到上個星期一幫朋友把他逼入死角的要他拿出證據證明他不是警察「一個朋友出來幫他驗明正身」,或是任何其他的可能方式.Luis因而氣得表示他要回家,一幫人帶着懷疑散去,除了其中的三個人堅信Luis只要提出小小一個證據便願意相信他,他們跟着Luis回家想從這個地方找到一些蛛絲馬蹟來幫助Luis,在回家的路上Luis進入一家酒吧使用廁所許久,跟着不久一幫人在之後的路程上被幾臺警車攔下,警察要求檢查個人證件,這次Luis很視相的帶了他的身份證,並且被警方證實爲它們尋找許久的懷疑分子而被立即帶走.三人朋友坐落在這個情況下也不得不面對Luis的身份,因爲自此Luis消失在人間,並且透過Sevilla地方律師聯盟我們也確定了並沒有Luis García Torres這個人的案件出現在塞爾維亞的地方案單. 這位親切積極的安那其主義者正式消失在時間像是從未出現過的人幽靈一樣. 留下來的只是人們偶爾會皺着眉頭說的那句話「他媽的,這傢伙人還真不壞.」親切的Luis就像某些資本主義的毒素一般混入我們的生活中,讓我們以爲他就像另外一杯資本主義企業的酒一樣,開會後一定要來一杯,團結餐會上一定要出現,而不自覺他對我們的日常生活抵抗的敗壞使得我們被一開始就癱瘓.只是簡單的是我們可以讓Luis消失,不過那些不會被消失掉的才是我們往前丟石塊前的巨大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