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迫害]希臘政府亂世用重罰,即使非法也在所不惜

6月29日的雅典街道湧入了超過6千多名的群眾,他們遊行隊伍行經雅典主要街道要求即刻釋放寇斯撻思卡斯。希臘政府以「恐怖分子」之名將寇斯撻思卡斯拘提超過兩年半的時間,從6月4日他開始了一項絕食行動,直到今天還持續的在鐵籠裡抵抗下去。

依照希臘的法規,第一次審判前的羈押期最長是12個月,寇斯撻思卡斯的羈押期早已經超過規定。事實上對於一切發生在寇斯撻思的事,沒一件是造著「法規」走,所以超時拘留也就不稀奇了。2010年12月4日寇斯撻思在雅典與他的朋友艾利士米托羅西亞被警方逮捕,當時他與艾利士正在離開一個存放武器的倉庫。被逮捕初期寇斯撻思就向希臘警方坦承他與這些武器的關係,還有作為一個安那其主義者他的信念與他所採取的政治立場與行動選擇,他知道這都將導致他遲早被這個「資本主義系統的政府」盯上。這一些「事實」寇斯撻思沒有任何推拖或是掩飾。逮捕後的幾天,在12日7日警方人員將她帶與一名主導調查者會面,之後他被以參與未知名的恐怖主義組織的罪名收押,除此之外他們對他擁有武器的事加重指控。

到了2011年4月12日,寇斯撻思已經被收押進入納夫普利監獄4個多月時間,他再次得被拘提與兩名偵查員見面,他們是巴達斯漢默克斯,這些人經過這四個月的調查並沒有提出對寇斯撻思指控的最新證據,所以她們以他參與革命組織火監獄密謀團的理由再次拘提後審。這個新指控的原因很明顯的是因為之前她們控訴他參與的「未知名恐怖組織」並不存在,既然不存在就沒有一個名稱可以在法庭上控訴他,所以乾脆她們挑了一個相同系列的組織之名來取代。就算之後寇斯撻思與火監獄密謀團都多次的發表聲明表示他們兩之間毫無關係,但這對希臘政府來說一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把寇斯撻思鎖在鐵欄之後,並在加重火監獄密謀團的恐怖氣份。

這所有事件的背後,其實主因都是出於那個由前公共秩序安全部長Christos Papoutsis推出的新反恐控制警方單位 – 希臘警方特別暴力重案組(Δ.Α.Ε.Ε.Β)的配菜。這位前部長,其實就跟所有做過這個位子的所有人一樣,他們就想要不計一切把所謂的「恐怖組織」給打倒。就一些現有的資訊,我們了解到這位前部長根本就像這個單位的組長一般,他直接的控管這個小組的全部行動,包括評估反恐組所擁有的資訊,並在最後發布逮捕命令。所就在這幾位政治犯被逮捕的期間,整個主流媒體就跟著這個特別反控小組還有他們可憐的小組長一鼻氣的一下說這些人是甚麼可怕的「未知名」恐怖組織成員,一下又說她們屬於火監獄密謀團組織,然後她們的恐怖計畫還包括(不確定當時還發生了些甚麼其他的事件,不過看來同個時間點有幾件是一起發生)….搞的風聲鶴唳似的,最後直到有幾個彈道測試才確定了這幾人根本跟這些事都無相關,主流媒體與這位前部長先生也才終於閉嘴,而之後這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前部長還特別接受一家有名的雜誌媒體專訪,想要向世人為她之前莫名其妙的「陰謀論」道歉,他還指責這都是這個反恐小組的錯,他們欺騙了他的感情等推諉之詞,一貫可悲的政治人物的卸責反應。

到了2012年4月6日,寇斯撻思已經在獄中等待審判等了18個月(以我的猜測應該是法律規定第一次審判前有只能12個月的羈押期,之後希臘政府因為沒有找到可用的證據將他起訴,所以就乾脆再將他的羈押延長6個月的時間,儘管這做法是違憲的)。他再次又因為聲稱為火監獄密謀團的160項縱火和爆炸行動被拘留,而這些指控都沒有任何相關證據可以證明這與寇斯撻思有任何的直接關係。這些政府的伎倆其實都很清楚,目的就是要用政治暴力壓迫反對意見的人們。在過去他們就會用外國特工或是匪諜來稱呼這些人,現在呢他們就叫這些人恐怖分子還有社會敵人。當然啦,因為現在的希臘正遭受到全球資本主義危機的威脅,所以政個政治系統也同樣的面臨到一個關鍵動盪的時刻,所以這些鎮壓、清洗行動都是要表現國家的威權統治態度,因為只有這張最後的「王牌」可以確保社會服膺在社會安寧的假象之下,而不會走向群眾起義的那一部路。連希臘的財務部長都承認這個「亂世用重法」下的重法也太過頭了。

寇斯撻思今天會還在羈押的情況之下真的沒有別得更好的理由,現在就連希臘明文規定的法律條文都無法解釋或合理化希臘政府現在的行動。這就是一場政治壓迫,寇斯撻思代表的是一個反對的聲音,而這個聲音對於希臘政府來說沒有容身之處。

當你無法持續無生的看待周遭發生的一切破壞,
當你決定停止自己做為這個體制的一名奴隸,而去反擊時
當你停止了冷漠以對,而起身行動時…
警察、法官還有媒體就會把你塑造成為一名恐怖份子
因為這就是那個體制走狗的語言詞彙,這就是她們稱乎革命份子的代名詞
對於我們來說,他們才是那些恐怖分子,她們的機構、民主還有經濟體制才是恐怖來源
我們將與那些被監禁的安那其行動者站在一起
團結起來,我們可以爭取一個平等自由的社會,這條路我們必然先要從那些被我們推倒的監獄殘骸上走過

-AHC Greece

[政治迫害]巴塞隆納5人事件

在今年5月,西班牙警方突襲了5名住在巴塞隆納的的青年人家中,在突襲當中她們搜取屬於這些年輕人家中包括五金材料等的「證物」,一些合法炮竹,還有由這5名青年朋友自己印製的Tshirt、貼紙、傳單還有旗幟等物。在之後這些青年被正式拘捕,不得保釋。對這5名青年主要的控訴內容是:在臉書發表反政府、扇動言論;持有爆裂物,還有她們屬於一個武裝暴力小組。

在5名年輕人家中所搜走的所謂爆裂物等東西,其實都是一些一般可以合法購買的爆竹還有家用的五金產品,像是不同號碼的螺絲起子等。而所謂的反政府、扇動言論,只是她們在臉書的自己朋友群中所發送的臉書狀態發言,其中被指控的是像「沒有武器就沒有革命」的發言,還有另外一個是一張在加特盧尼亞省長頭上ps一個洞的圖片。除此之外就是一些寫著警察都是混蛋、與提倡安那其思想相關口號的衣服與書籍。這些青年也參與一些當地的抗議活動或是群眾會議等,但除了以上提出的「確切證據」外,警方沒有具體的「暴力行動」證明這些青年正在「從事」任何相關的反政府「正在進行式」行動。而法院在5月的一場判決除了意圖將這些青年送往馬德里區域的牢房,顯示出了他們一貫對西班牙政治犯的「心理戰術*」的打擊意圖。當然,加上9年監禁的判決結果更式表達了西班牙政府掃蕩「網路」發言與「自由」言論的決心。

你能相信嗎,幾張ps圖,幾個狀態發言(小心吧妳們那曾經引用革命將至的人們,台灣政府要動,下一個就是你)。就把5個青年不得保釋拘留,並且判處9年監禁。

5名青年的朋友整理出這些人們擁有的所有物清單,同時這些物件也是西班牙警方提出的「恐怖分子」的恐怖武器證據,我們可以明顯的看到這些人擁有非常危險的宣傳物品

食用醋普遍的被當成製作爆裂物的「原料」,所以我們有合理的懷疑所有的超市與雜貨店都是潛在的兵工廠,而每個人都在家裡意圖製造危險暴力物

當然巴薩隆納5人事件的受害者不只是這5個青年,他的受害影響將會有效的延續下去 – 去制止個人意見、去制止反政府與資本主義企業的任何立場的言論與行動,而這也是最終的目的。若是一則臉書的發言就可以將你監禁9年,你說還有甚麼是不可能的呢。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可以理解到這個全球的趨向,不只是土耳其的人民、西班牙的青年正在面臨這樣的壓迫,若是我們不起身停止這些事情發生,最後這些都可以變成拘禁我們現實。

(有興趣的人參與聲援活動的可向我連絡,若是有足夠的力量與意願,我們可討論怎麼組織一個聲援活動。)

*過去在西班牙政府打壓艾達組織時,常常將她們的政治犯拘留在不同的城市裡。這個目的是要讓政治犯的親人與朋友難以常態的去探監支持政治犯,而將她們監禁在一個毫無援助與孤立的情況之下。過去艾達相關組織支持者組織了很大的運動「將我們的政治犯送回來」,要求西班牙政府停止大費周章的把一個當地的政治犯人監禁在極遠的城市裡。

土耳其29日更新 – 土耳其政府網路打壓、追捕行動

星期六的塔克辛廣場,警方陣仗再次出現

朝向塔克辛廣場前進的人們

這個星期Erodgan政府表示將要正式的進入調查Twitter還有其他的社群媒體,目的是要追查並且控告這個抗議活動的組織者。運輸與通訊部長在星期五的發言中談到,他要求社群媒體必須要和政府的調查人員配合調查工作,「網路是允許的,但是呢,絕對反對將她錯誤的利用在犯罪、暴力、混亂上面」。現在確定的是已經有至少35個人的名單。在土耳其公然的污辱政府官員是違法的行為。「犯罪就是犯罪,不管是透過臉書或是推特,還是其他的電信方式…沒有人有權在法律的規定下犯罪」

自2008年開始,Erdogan政府禁止了youtube兩年的時間,主要原因是這個網頁傳播了很多污穢的訊息。而最近,Erdogan的代表在發言時向臉書表達她們期待的「合作」態度,希望臉書可以運許他們透過數據資料等去追查這場運動的主謀。臉書在一份聲明稿上有提到最近會與土耳其政府的代表會面,並且將會討論到這些相關的問題。反觀於臉書開放性的態度,土耳其通運海事部長則表示推特到現在尚未表現出「積極的態度」,即時土耳其政府已經給予「必要的警告」。「我們已經告知了所有的社群媒體,若是她們想要在土耳其運作,她們必須要配合土耳其的法律…當我們要求提出資訊時,我們就是要看到她們有人在土耳其本地提供給我們需要的訊息…我們需要有一個當地的對話者,可以提出我們的不滿,並且在遇到問題的時候對他們的系統做出修正。」(那麼土耳其政府呢?)最後他說「推特可能最後也會順應我們的要求吧。不然,這(指的就是人們運用推特傳播主流媒體不播報的真實畫面)可不能在持續下去了」。就算這些社群媒體公司與企業本身與這場土耳其的運動沒有直接關係,在這個情況下都被土耳其的政府給捲入,而最終這些社群網路工具到底會不會屈服,我們就要拭目以待了。

更多的土耳其抵抗創作

土耳其抗議現場的建築美學

來源

土耳其6月25日更新 – 群眾論壇比站立男更有料


土耳其警方暴力的受害者


群眾會議沒有停止的跡象

在伊斯坦堡已經連續了三天的警方暴力鎮壓行動,四天前對Gezi公園的驅逐行動引發連續幾天的抗議行動,導致了許多示威者被逮捕。自6月17日出現「站立男」的行動開始,這個新型式的抗議方式傳遍了整個土耳其,甚至出現在其他國家的土耳其聲援活動中。但是這樣靜靜站立的抗議並沒有改善土耳其警方的鎮壓暴力行動,不過也因為如此,他顯示了土耳其國家暴力的絕對荒謬現實。但對於站立男的新型態抗爭,有人有不同的看法,指出這樣的「個人」行動演變成一個運動的標的物件也不全然的是好事。像是當天在站立男的相隔不遠之處,也有一群示威者聚集起來在開群眾論壇,但是新聞與關注焦點最終放在站立男的部分,這個群眾論壇也就被淹沒在這充滿「站立男」的訊息之中而被忘記了。

這些現在正在土耳其各地發展起來的群眾論壇事實上他的角色是很重要的,因為她展現了一個新的空間使用經驗,而在論壇中人們重新靠著自己的參與去嘗試建立一個新的、更廣泛,也更直接的民主可能。之前我在寫到群眾會議(論壇)的組成形式就提到,這些方式與程序是參考自西班牙的佔領運動,所以她們決策採用共識制,組織方式是由下而上的平等架構。所以在其中原本屬於組織的不可逃避之惡:包括領導(組織)者與階級架構都在其中讓人避之唯恐不及。另外「互助工作坊」的組織架構被採用在許多計畫的設計原則上,這些計畫包括兒童讀書工作坊、園藝、表驗藝術、還有反催淚瓦斯行動。整個現場充滿著參與、合作、自發還有團結的氣氛,而這就是現在正在出現得一個新的社會關係的基石。那些重新將公共空間定義為一個反階級主義、民主自治的空間概念,使得這些群眾論壇構成了一個能夠替代AKP這樣一個獨裁政體的社會組織方式。

失去Gezi公園對於整個土耳其的社會運動來說是一個打擊,但是他不經意的點起了一個在土耳其地方上耕作的社區組織發展,這個新的運動將可以更有利的對抗AKP的暴權。不管是在人數和其發展的廣度,這個論壇可以成為土耳其社會的群眾社會運動基礎,然而現在一切都還在起步階段。但是可以確信得是這樣的經驗將會改變土耳其過去的政治文化,站立男可能是現在土耳其整個運動的新標誌,但是社會論壇卻是那個每日滋養土耳其人民,去對抗過去對於政治冷感的一個新的力量來源。(英國獨立者記者的tone似乎很不錯)

25日,土耳其警方在首都安卡拉的連續突襲行動後拘留了20名示威者,指控她們涉嫌參與幾個星期來的反政府抗議行動。據土耳其CNN報導大概是30的地點被突襲,這些被拘留者被指控是屬於某個尚不確定的「恐怖」組織。


諷刺土耳其總理的漫畫


警方組成人鍊,以防人們進入塔克辛廣場25日下午5點

土耳其6月24短更新 – 恐嚇記者

BBC在報導中提到她們很「關切」一場由土耳其政府組織的「恐嚇記者」活動。在一份聲明稿中提到,BBC的一個記者「因為她對於現在抗議情事的報導,而遭受安卡拉市長在社群媒體裡對他的攻擊。」星期日,安卡拉市長Ibrahim Melih Gokcek將BBC的土耳其記者Selin Girit形容為一個「英國特工」,並且在Twitter上發起一項抵制活動。這個行動也在後續影發了一長返抵制活動。

BBC全球新聞主任在星期一的聲明稿中提到「我們的記者收到了很多的威脅訊息。」他強調BBC的記者是「致力於提供公正和地利的報導」,並且不能「以這樣的方式被直接威脅」,並且她們回應「要反應與投訴BBC的報導,有一定的程序,我們呼籲土耳其政府使用這樣的正常管道。」另外在令一份由英國國家記者公會發出的聲明中提到「我們想要向土耳其政府傳達一個強烈的訊息 – 在你們的動盪時期去對記者找碴,是不可接受的。我們譴責這個恐嚇行動,並且要求立即停止。」而面對BBC的指責,Gokcek回應到「對於BBC針對土耳其的行位是不能接受的。」在星期日Gokcek的Twitter抵制行動上,他指控BBC的記者意圖使用他的報導來破壞土耳其的經濟。並要求他的支持者,以推特加入譴責BBC記者的行動。這個推特在之後很快的傳遍土耳其,最後也有許多反對者開始反傳反對Gokcek的tweets。最後這名事長便再次的要脅將要起訴所有推特反對他的人。

許多人來到現場關切殺掉Ethem Sarısülük的警察的審判結果

土耳其6月23日更新

星期日許多LGBT社群走到塔克辛廣場上支持這次的抵抗行動

23日晚間的土耳其現場

(稍晚才會有文字補充)

媒體拍攝到失控的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