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不知道為什麼西班牙失業率這麼高,這要從整個西班牙內部的產業結構說起,也可以從整個戰前後演變的歷史背景說起。西班牙從未存在任何重大工業支稱請這個社會可能存在的繁榮,要說工人運動,不如談談農人運動,封建制度之後的西班牙一直還是多少被過去的舊制度給限制住,一旁還有天主教主控社會制度。當然現在我談的並不包括北部富裕的巴斯克。

而西班牙在如此高的失業率之下,為什麼勞工運動還是如此的反動主要的幾個原因包括:反動的國家層級工會,如果有一個工會他所推崇的是建立出一個勞資雙贏的勞動場景,那麼這個工會就只會以極端消極的勞工運動策略形式,更是不計其數的台下條約來出賣勞工權益,以強奪國內的勞工代表席次。另外過於驅向法定勞權的勞工運動場景,除了將勞工運動推向更消極的法鬥式系統內鬥爭,也會把勞工訓練成一種過度依賴體制的低戰鬥力鬥爭者,因為在勞工運動上被過多的體制規訂馴服。

另外一種,最可怕的原因來自平民百姓的小資心態與北歐化的福利等待者,一般20至35甚可至40歲的西班牙人民存有一種民主解放後的社會憧憬,想像西班牙存在一個歐洲的經濟保壘中,不願承認國家在經過¨民主¨解放之後的經濟體制多養賴於歐盟國家的支助,而整個國家再多方面椅靠空洞的金融業表面狀大,面對經濟衰竭的國際經濟趨勢所趨,西班牙將在未來不久面臨一波更嚴重的失業潮。

而若是那些還相信自由世界的任何人們,你們唯一如此活著的原因,只因你有錢。並不是在思想上比較前衛。而我們希望當這些大樓倒塌時撞倒你父母以錢滾錢來的富裕生活,然後我們一起祝服你這一輩子再也沒有不是靠雙手工作賺來的吃飯/租房錢,與強大的家庭負擔。或是幸運的你會把那些強奪而來的所有財富放置在那些需要的地方,而不再只是強調你的解放於無私。那些今天是同志者,明天是解放者,後天是老闆孩子的滲入者們。

資本主義的教育機器,使的人們永遠在找尋領導與從事服從,一個月數百小時的工作時數,是一種對工作勤奮的執著,是一種對於勞動機器崇拜的複製行動,是一種接受與學習自我貶低的过程。而使得正常社會標準不斷下放至黑暗的深淵,痛苦釋放至對生命更深層的剝削,自我催眠在斷頭台上的機械轉輪。

時鐘滴答響,動作被嵌入以至司考是一種浪費。312個工作天,3744個工作小時,顫抖的咖啡杯,不足夠的睡眠,失去的知覺與彎曲疼痛的手指,氾黃的雙眼,如蝦的彎背,滑過指間的高極生活品質,追不上的孩子童年。

對另類生活的想像,非午後清閒,特有行動主義,和著個人品味之特癖,高不就偏置於低,意顯「聖潔」,揮刀如戰因不需赤腳踏荊棘,乘轎可免,既一身輕便,背無所謂可彎,指無所用而粗。

一張面具,一個德性,視錢財如糞土,因從為就困苦,極端正義,來自非正義之祖,視它人私為惡,恐保背一身家財,思非人所思,擁生命光輝,背仍不弓,無所為而弓,非弓亦非放,放坐一惜寶地,父母慈愛,官商所簇其生、其反。

私為私,有謂有,有謂無,擁一身萬慣,何來抵抗之說,疏不知自身為其反之柱矣?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