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注意

因為 我意外的又要留在台灣一學期

所以請給我一個好工作吧 我需要錢  請多多介紹 什麼都幹!

Advertisements

很快的 人生無法捉摸 就像我常說的計畫是趕不上變化
梢早 我與社發所所長坐在所辦的椅子上 天旋地轉 決定了 這學期我將會留在社發所 修完我剩下的課
明天一早我得打電話到台大醫院 延期我的體簡報告時間 這頓時的轉變改變了我
創造了可能 和那不可能的未來

過去我一直是貪心的 很多時候我感到憤怒 將人轉換成我所喜歡的季節與天氣 現在我喜歡的是印尼的夏天 沒有雨季的夏天  馬克張著嘴對我笑説 等你看到我母親 你應該試著跟他講講中文 還有一群人搭在我的肩膀上說 你一定要回來

當然 我熱愛印尼超過任何一個西方國家 與台灣海島

而西班牙的措敗 更讓我想起印尼 感覺在這時特別像家 皮耶說 你已經開始懂得開有意思的笑話囉 我已經20好幾 希望我的夢想不會太遠 也想念印尼的家人 若是我們有更多機會坐在抗爭上偷偷的使眼色

或許 我也像那些我認為作做的人 使用我的語詞 把平凡的生命用革命語詞填滿 就因此自得活在城市的叢林中組著我自己小小的遊擊隊夢想  而 社發所的教育讓著我跟早洩這樣的傻瓜瘋狂的使用那些我們生澀的語彙 還因此而陶醉

今天我發覺 一個下午坐在 某某研究會的辦公室裡 我所學到的事情比我在事件場上東奔西跑30天 理解的複雜方程式還多 這是談話的益處 當然我是想為台灣做些什麼的 我一直在這樣思考

而bbrother對我在書裡的評斷 變成另外一種消極式的攻擊 我到底是不是真的憤怒到像早洩說的想要跟他pk? 或許 我想問他的好問題 比那些可笑的拳頭對準右眼還更有意思一點 不過也無不可 必竟人生趣味缺缺 來一點小插曲也無彷 至少 我從沒說 我是個和平主義者

而你們誰都不需要捍衛我 我路走的可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