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tation to new asian anarchist network

Friends, you might receive a facebook message from me to a new list of asian anarchist, this is not virus, because i am closing my account, please send me your email i will send more infos and we will start another riseup account for that. thanx

Advertisements

義大利Turín市6名安那其主義者受到政治打壓/莫須有罪名入獄!!!

莫須有罪名

5月3號星期三早上6點半,義大利Turín警察和憲兵衝進了3個不同的占領空間,包括Asilo Occupata(移民庇護中心), Carso Giulio Cesare 45和Borgo Dora 39,逮捕了6名行動者。就我們所知,他們還在找尋第7名行動。

逮捕的罪名是,反抗執法、搶奪和破壞。據警方說法,今年2月,當憲兵在Asilo移民庇護中心附近對2名人士要求身分文件的時侯,這些同志攻擊了3名巡邏中的憲兵。

移民迫害

近期在義大利,這類對移民文件查緝、管控的行動越來越頻繁,在很多地區我們可以看到警察大規模和大範圍的搜查行動。比如說,前幾天警方就在米蘭的市中心車站發動了大規模的緝捕行動。這波對移民的查緝行動,那些沒有合法文件的移民為了躲避查緝而逃亡,也時有耳聞死亡事件。上個星期三在羅馬,一名53歲的塞內加爾移民就是為了躲避查緝而意外死亡;Andrea Soldi在警方強迫治療的過程中窒息而死;2009年Stefano Cucchi被憲兵毆打致死。這些都是爆發出來的事件,而多少我們不知道的事情,還持續發生在街頭中。

很多人遇到這種警方對移民盤查的時候,只在一旁觀看,我們卻無法忍受義大利警方對移民慣常的歧視態度,試圖介入。如果我們對這些不公正、歧視、羞辱的執法行動坐視不管,情況只會更嚴重,警方毫無忌憚地對移民查緝,他們的被羞辱,遭到不公平的對待。事實上,在這次對行動者的逮捕行動中,義大利警方和憲兵隊,就藉著機會迎合Turín市”主子”的利益,他們在移民庇護中心對移民蠻力迫害、藉口破壞出入門窗進入室內,沒收電腦、手機和錢。還讓義大利瓦斯公司切斷庇護中心的瓦斯供應。

城市縉紳化,貧窮讓路!

Turín發生的這些事情都不是今年才出現的單一事件。過去這段時間,政治經濟壓迫的行動層出不窮。這讓我們清楚的看到背後的推手就是來自於Lavazza,一家大型咖啡公司的利益關係,他們結合地方政府的政治權力,壯大它們在Turín的經濟控制。Asilo移民庇護中心做為一個移民移動、出入的地點,讓Lavazza在當地炒地皮、加深縉紳化、提高基礎運輸費用、租金的行動受到威脅。當地的安那其與反對運動,更讓這些資本主財團、國家的利益感覺到不安,這些國家的打壓運動,試圖在社會營造出一股政治異議肅清氣息,同時將安那其主義者的反對運動煽動成恐怖運動是國家威權一貫的作風。

今天為什麼我們的同志會在高強的另外一端,只為了政治立場的異議,你還能說這是歐洲民主嗎?今天為什麼同志被禁聲,只因為他們面對政府的暴力、資本家的貪婪不願束手就擒,所以他們就該失去自由,像是被割去翅膀的飛鳥嗎?

立即停止對義大利安那其主義者的政治逮捕/立即停止驅逐佔領社會中心

立即釋放 Antonio, Camille, Giada, Fran, Antonio, Fabiola

你可以做什麼 :

經濟協助 –

在義大利坐牢,我們必須支付費用,所以 同志需要你經濟上的協助。另外10月5日同志會有第一次開庭,所以我們無法知道,等著我們的是否是高超的罰款,這些都讓我們的同志在實際的經濟情況上更需要國際的支援。你可以在你的城市準備”團結餐會”,”團結音樂會”將募集的款項轉給義大利的支援團體。

政治、媒體、社交團體信息傳布 –

讓所有的人知道在義大利發生了這種的政治鎮壓行動是非常重要的,只有在所有人都意識到政治鎮壓持續的存在,我們才可以有效地意識到社會現實。所以,請在你的社交媒體中廣傳相關信息,告知朋友,準備討論會,談論歐洲、亞洲世界各處存在的政治鎮壓問題。並且積極鼓勵介入行動,不要讓政治鎮壓麻痺我們的反對、批判行動。國際團結也是重要的,這樣讓我們可以在不同的地方組織起來對抗”全球化對我們全面的打壓、控制”。

精神上的協助 –

你可以寫信給我們的同志,在西班牙和其他國家在信件上有很多限制和控制,但是在義大利情況相對好,他們可以直接收信,特別他們也可以收到書還是食物。在4面牆的牢中,你們直接的關心、支持是最重要,也是陪他們度過這種精神自由剝奪上最大的力量。如果你想寫信,請直接跟我聯繫,我會告知你方法、甚至你不知道寫什麼,我也樂意協助你們起頭。你的一封短信對一個在空間中被剝奪的人,可以開啟一扇窗。大部分的同志也樂於用它們在牢中的時間回信。

更多信息 https://www.autistici.org/macerie/ (義大利語)

國家即是暴力

對我們來說國家是什麼?就是一個有組織的暴力團體?法律規定你(不)做這做那的,如果你沒有服從,他就會以暴力脅迫你。現在我們談的可不是什麼『國家』到底是對、是錯的問題,還是什麼需不需要國家。我們現在就單純的來談國家是什麼,國家由『政府』還有一連串的法律組成一個威權組織。他主要的的操作工具就是暴力和脅迫。怎麼說呢,國家必須有法律制定一套遊戲規則,然後如果違規的人就要受到處罰,來確保每個人遵守遊戲規則。所以,人們就是依靠著這些處罰來達到服從遊戲規則的需求。

 

就像宗教一樣,總是神說這個、神說那個,他要你這樣、那樣,然後如果你不按照神說的,你就勢必會受責罰,在擔心神的責罰的害怕下,你會試圖依照神的安排做你的選擇。把自己選擇的權力上手舉交上去。有時,你甚至必須幹那些連自己也不相信的事,總之,就是『相信』神(對你的人生、對所有事情)自有決定。想想吧,不管你從哪個部分切入,去重新省視自己的人生,你都會發現我們的人生就是建立在暴力、還有對暴力的屈服之下。從小我們就受到父母還是那些所謂的大人暴力的引導下做事,不管在學校還是工作,總是某人的威權迫使你服從、強迫你做他們要求你的事情。父母要你做功課、老師要求你背九九乘法表,伴隨的總是,如果不,你就...,儘管這個如果不,你就之後而來的不完全是生理的暴力,那些如果不,就失敗的說法,也讓你陷入在威嚇的情感暴力之中。暴力和威嚇擁有很多長相,包括失望、難過、孤獨...。

 

而那個不斷強迫我們的叫做『威權』的那個權利,讓我們以為我們的義務就是害怕責罰,我們應該害怕責罰,所以必須服從。從小我們就是在這種暴力、威權、害怕責罰而服從的環境下長大的。我們被浸漬在暴力的精神中,這讓我們從不去思考、懷疑暴力的對錯。我們在乎的就是『合不合法』,法律有規定嗎?

 

你應該從不思考政府到底有沒有殺人、沒收、監禁人的權利吧。你反對暴力,但是其實你在乎的就只是暴力是不是合法的。政府殺人不是暴力,但是一個人殺人卻是暴力。暴力討債集團事暴力,但是銀行催繳罰砍、沒收房子卻不是暴力。同學要求你給他午餐錢是暴力、但是老闆要求你在午餐時間不領薪加班卻不是暴力。

 

威權無所不在的控制著我們一生,從出生到墳墓,威權的父母管教,從我們個人政治、經濟、社會生活,甚至到我們的道德標準都被一一介入奪取我們自我的決定的權力,親情包袱、社會地位的、文化宗教控制。然後你一生就是被一連串的恐懼扼殺著,牽制和你的身體和禁閉你的靈魂。你一身都在害怕之中選擇,那些其實已經被制定住的人生選擇,害怕失敗你必須學習有用的專業,而不是你喜愛的專業。害怕父母失望你必須要照主流標準選擇伴侶,害怕失去工作你必須剝削自己的休閒時間加班。你在害怕之中生活,你的抉擇往往是從,如果不...,要是...開始。

 

而這個可怕的威權系統除了以不一樣的面貌、方式禁錮住我們以外,我們也再次延伸讓暴力系統在我們的身上發揮管束的效應。一個十歲的男孩可能利用他的生理優勢脅迫自己的妹妹做他想要的事情,複製他的父親在他身上的威權體系。你接受老闆、法官還有政府對你的統治,因為你擔心它們可能毀了你的工作、開除你,甚至將你關入大牢,然後你還要求身邊的人和你接受一樣的系統控制,如果有人試圖穿破統治圍牆,你害怕他們搗亂你所熟知的社會規範,你首當其衝攻擊他們,打破他們的鼻子,只因為他們要求加班費。你即結合你一樣的工人去到罷工現場上工,因為你害怕失去工作,因為你害怕不服從威權對你的統治會讓你失去你的社會地位,你合理化他們的暴力,脅迫所有人加入服從行列。

 

威權基本上控制了你的一生,然後你的存在就是一連串自我剝削,將自己服膺於他人的淫威之下。就這樣,你也不斷地再複製這個淫威對你的統治,如果你逮到機會,你也用你的權力脅迫他人服從於你。這個邪惡的循環使我們永遠活在威權之下。

 

無序就是威權和強迫之子。自由是秩序之母。

什麼是安那其

他不是炸彈、無次序、混亂

也不是強盜和謀殺

更不是所有人對立的戰爭

他不是回到叢林時代、人最初的狀態

安那其主義是和以上完全相反的概念

安那其主義的意思是你必須是自由的,沒有人應該奴役你、統領你、搶奪你、強迫你做不想做的事情。

他的意思是,你應該自由的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你不應該被強迫坐不情願的事情。

他的意思是,你可以選擇你想過的生活、不受到他人介入和干擾。

他的意思是,你身旁的所有人都有一樣的自由,每個人有一樣的權利和自由。

他也代表了我們都是手足,我們應該和諧的相互對待如同手足。

就是說,不應該有戰爭、沒有相互對立的暴力,沒有壟斷和貧窮、壓迫,沒有占別人便宜的事情。

簡單的說,安那其就是一個男男女女都自由的社會狀態,所有的人都享有一個有秩序、簡單的生活的好處。

『可能做到嗎?』你問,『怎麼做到?』

『知道我們都像天使一樣』你的朋友說

恩,讓我們敞開來說吧,也許,我們不需要長出漂亮的翅膀就可以成為美好的人兒,活的美好。

安那其在一戰的反戰行動、俄國革命立場,平台安那其的初現

1914年歐洲爆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艾利珊卓柏格曼在美國發起了反對軍國主義行動的抗爭活動。這個活動很快地蔓延到全美各州。柏格曼和艾姆葛德曼發起反徵兵聯盟,在1915年他們移居到舊金山,柏格曼開始發行安那其刊物『疾風』(Blast),這份刊物在1916年7月停刊。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後,很多基進人士譴責德國,因而轉向支持對立同盟。然而大部分的安那其主義者,如葛德曼、馬拉特斯塔、法雷、洛克和柏格曼仍然堅守它們的國際主義、反軍國原則。柏格曼批判這場戰爭的目的就是為了資本主義利益而服務,打開、爭奪商業通路,還有佔有、瓜分經濟權力。

 

1916年美國加入戰爭,在舊金山一場準備進入戰爭的遊行上發生一起投擲炸彈事件,事後兩名工人運動活躍的安那其主義者,比霖斯和目奈伊被當局誣陷為此爆炸案負責。當時美國社會主義者一面倒的宣揚愛國主義,讓他們身處於孤立無援的地步,除了柏格曼等安那其主義者積極的組織聲援活動外,沒有受到其他工人團體的支持。然而,這些活動卻沒有足夠的成效。另一方面,這些活動卻開始讓美國政府感到不安,之後,安那其的反軍國活動開始受到鎮壓。

 

1917年,反徵兵聯盟受到一連串的鎮壓行動。很多支持者在紐約被逮捕,葛德曼和柏格曼也為此被判2年牢獄刑責、一萬美元罰款,還有出獄後立即遣返。雖然當時的工會團體派出代表對當局的判決提出抗議,但毫無效果。當時最重要的抗議行動發生在俄國的聖彼得堡和克隆斯塔。聖彼得堡的工人和克隆斯塔水手發起大型遊行活動抗議美國對安那其主義者還有其反徵兵、軍國行動的鎮壓,其抗議的行動甚至威脅到了美國大使的性命,這讓美國政府受到威嚇。

葛德曼和柏格曼在亞特蘭大監獄服刑2年,柏格曼被隔絕在單人牢房長達7個月。釋放後它們遭到立即遣返,1919年12月抵達俄國。

 

俄國革命初期

 

1917年3月,俄國革命爆發,軍人被要求拿起槍枝對抗工人和農人。那個夏天,俄國工人起身奪取工廠控制權,農人奮身徵收了他工作的土地,到了10月(舊曆),俄國政府已經失效。到了1918年布爾什維克已經控制了主要城市的蘇維埃,到了10月25日,他們發動政變,全權掌握聖彼得堡的革命委員會,政變行動開始在各個城市擴散開來。布爾什維克成立了人民委員會,之後組成政府。

 

一開始,安那其主義者也參與在工人、農人佔廠、收地的行動中。莫斯科的安那其聯盟更是積極的參與在10月起義,但是他們反對之後成立的工人政權,這使得安那其與共產主義者的關係變得緊張。這幾個月,採取社會革命立場的行動者、安那其主義者開始受到Cheka(祕密警察)的騷擾、逮捕與謀殺。但是在當時來自帝國主義、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條約,和其他的政治現實的壓力下,安那其主義者不得不有條件的支持政府、甚至加入紅軍。但是兩方在政治上的觀點差距懸殊、分裂越來越大。

 

工、農業的生產受到戰爭的影響,差不多幾乎停擺,食物的缺乏與短缺讓幾百萬人餓死。葛德曼和柏格曼剛到達俄國的時候,對於當時政治經濟與社會狀態不甚明瞭,也因此了陷入對於蘇維埃抱持同情的態度,初期他們試圖合作,但是在政治立場奇異的基礎下,最終他們發現合作是不可能的。

 

從cheka開始搜捕安那其主義者以後,對安那其主義者的鎮壓行動越演越烈。1918年4月到1920年夏天。幾千個安那其主義者和摩爾什維克在搜查行動後被逮捕,進入勞改營還是被迫放逐至西伯利亞。葛德曼和柏格曼對國際共產主義的第二次國際大會發出抗議,列寧因此回應保證,不會因為單純的安那其思想而被迫害。他們的目的是要鎮壓那些自稱安那其實際上卻結黨強盜的團體、還有屬於馬克農派的安那其起義者。

 

1920年間,發生了多起農民造反的行動,1921年2月,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也開始爆發多起工人罷工和群眾集結。政府派遣軍隊進入聖彼得堡干擾罷工的進行,並起已停止食物配來逼迫工人復工。這些情況都被克隆斯塔的海軍看在眼裡,在2月24日克隆斯塔的海軍進行叛變,並要求回復過去宣布的農工、安那其還有社會主義的言論、媒體自由。對此,布爾什維克的回應就是轟炸克隆斯塔的海軍基地,和派遣紅軍和Cheka進入攻擊克隆斯塔海軍。葛德曼和柏格曼試圖介入調解,並發出譴責聲明,要求布爾什維克立即停止他們對克隆斯塔海軍的轟炸。

 

作為安那其主義者,現在我們已經沒有辦法再繼續保持緘默了。我們必須對現況表態。群眾還有海軍的不滿都事出有因,我們不應該忽略。寒冷還有飢餓讓群眾的不滿拉高,因為缺乏對話還有被排除的批判使得工人還有海軍不得不拉高他們的抗議的層次。...我們安那其主義者以前就要求所有的人都應該拿起武器對抗反革命意圖,和那些追求社會革命的同志們團結起來。甚至我們不在乎他們是布爾什維克。

我們認為在蘇維埃政府和工人還有海軍之間的爭持,不應該以靠武力解決,我們應該試圖像同志一樣,以對追求社會革命為基礎去談出一個可能的解決辦法。如果蘇維埃政府試圖要以武力血洗克隆斯塔海軍的不滿與抗議,最後他們只會加劇工人與群眾的不滿,讓反革命氣勢高漲。

最重要的是用農工組成的政府去打壓農工只會對國際革命造成傷害。布爾什維克同志們,再造成不可挽救的錯誤前快點反應過來啊,你們現在正走向毀面之路。

我們想和你們提出以下提案;選出一個包括安那其者參與的5人委員會。派委員會進入克隆斯塔和平的解決問題。在現況來看這是最基進的方案。也將會在國際的革命運動代表顯著的意義。

 

然而,布爾什維克無視她們提出呼籲。當時葛德曼和柏格曼太表現的太鄉愿,而且這樣的做法也太調和主義了。當時不管列寧、托洛斯基還是季諾維也夫都是頑固的政治人物,他們不可能隨意地放棄他們所握有的權力。

 

平台安那其主義的誕生

 

和很多當代安那其主義主一樣,俄國安那其主義者艾奇諾夫在1922年也來到了柏林,並成立了一個俄國安那其共產團體。之後他遷移到巴黎。對於俄國安那其運動的衰退艾奇諾夫必須負很大的責任,因為對應當時的共產主義團體組織良好,他所倡導的那個混亂秩序根本沒有辦法與之抗衡。到了1926年他開始組織安那其總工會的,便決定採取不一樣的方法,他成立了一個可以協調行動和策略的中心委員會。這樣的組織形式,在當時受到了馬克農的支持,但是葛德曼、柏格曼和佛林對此極度的反對,柏格曼指他們意圖搞一個安那其共產政黨。並斥責他們沒有認識到布爾什維克的組織方式不能帶來真正的解放,而這些對於權力組織的迷戀也是『人們最大的問題』。

[DIY]共識制操作手冊

本篇文章節譯自正式共識制

 

本篇文章介紹的共識制雖然存在一個固定的程序模式,但這個模式是可以按照共識團體的差別還有屬性自由更動、調整的。

 

在一個團體決定以共識制作為決策的方式的時候。第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必須讓參與者有效的學習共識制的決策方式,沒錯,這個決策的方式是需要學習的,特別是在我們傳統的教育體制內,我們只有議會、投票還有多數決定的文化。所以,讓所有參與在這個團體裡的人接受決策方法的訓練,還有理解共識決策的過程與內容都是相當重要的。這些都是達到共識制有效的基礎條件。

 

為什麼要採取共識制作為決策方法?

 

一開始我們必須問自己兩個問題,這樣的決策方式,是否可以達到對所有人最公平的結果?還有,這套方法是有效的嗎?現在的國家制度多半行使議會制度,這就是說,我們習慣由一小群投票選擇出來的人代替我們行使政治權力與決策,即使這些決策是與我們貼身相關的。

但是,我們相信在自然的狀況下,由決定的所有關係人來共同討論與參與決策過程才是最公平的決策方式。不過,這樣的決策過程也需要參與者積極的介入、遵循發言還有傾聽的規則,並尊重其他參與著的提案。就是說,每一個人都有責任作為一個創意的個體,去積極的參與在這個架構之中。

 

當然,反對意見還有爭執在過程也是在所難免的,沒有辦法解決的爭議可能會對團體帶來一些不困境還有不舒服的感覺,所以文前提到決策方法的訓練過程還有剛剛提到,遵循發言還有傾聽的規則這些更加重要,這都是確保決策可以有效進行的基礎。

 

或許這讓一般人對共識決策在時間上的把握沒有信心,但是,其實在這個決策的過程中已經開始在把關係人準備在決定後的行使位置上。讓我們這樣說吧,一個政府的法案通過以後,一般人民因為沒有參與在法案的決策工程中,我們法案開始執行之時完全或有很少的概念,所以我們必須先吸收、學習、理解新的法案。(比如說2017年在一例一修的法案中,很多推行政客甚至都還不理解法案的確切條文,一則新聞甚至說道一名政客在舉例中錯誤的解釋勞工的休假準則)這個讓所有的人都理解法案的過程需要非常長的時間,通常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到所有的相關訊息與訓練。之後實行上更是錯誤百出(而且實際上,政府再做這樣的決策往往也化非費很多時間、金錢與資源)。反觀共識制,作為一個全員參與的決策工程,這個在決定推出後理解、消化的時間根本不存在,決策後除了一些技術上、實踐需求的安排外,那個人的協調過程相對的容易、簡短。

 

團體動力

 

當一個團體決定使用共識制作為決策方法,它們即採取一套不同於傳統議會制定義團體的價值觀、團體間參與者的對話方式和團體架構模式。

 

爭議

 

共識決策方法的重點不單只是追求同意,也是追求爭議的。 在這個決策工程中爭議是被鼓勵、支持的,參與者在這樣的環境中以相互尊重的合作、非暴力并帶有想像力的方式找到共識。爭議對團體其實有很多正面的意義,因為帶來更深刻的討論,同樣的也可以刺激團體之間的情感交集。

 

共識與合作,決議!

 

決策的提案對於這樣的決策機制的意義是不同於傳統決策方式,提案人不『擁有』他的提案,因為提案被丟出來的時候它就變成了一個開放、讓所有人共同創意的白色畫布,提案很少是在完全沒有更改、更動的過程下通過。很多時候,就算提案本身沒有被更動,但是在決策的過程中參與者有效的豐富了提案的內容等,這些都讓提案不在是一個私人、排外的產物。慘參與在過程中的人,也因此和決策產生了一種直間的關聯性。

 

不適合大團體?

 

如果組織架構不明確,決策的確可能更加困難,特別是大團體組織。但是,共識決策絕對可以使用在會員人數多的組織內,只要有效的執行決策的程序與規則,不管在組織會議、協助討論、解決爭議還是達成有效的決定都不會是問題。我們可以就團體的規模大小來縮短決策的程序或是增加不一樣的程序,如同一開始所說的,有很多工具可以幫助我們更有效的實行共識決策。

 

共識不總是耗費時間

 

我們必須認識一個事實,做決策不是終點,而是過程。做決策的目的是為一件代辦的事情還是問題找到答案、解決方法,所以決策是為了在之後可以實行。所以,當我們在比較共識制還是獨裁制在時間上的落差,我們勢必也必須思考,獨裁者在決策後那個運行決定的時間,必須強迫所有關係者理解、接受決策的過程,還有讓它們有效運行決策,這些所費的時間與資源是更冗長、繁複的。

 

決策方法

 

基本上,在所有的考量和質疑都被解決之前,決定不會出現。『討論』是共識決策的第二個階段,在這個階段後如果還有參與者認為一些考量還沒有找到最好的答案,在這些參與者的同意之下還是可以達到決定。其實,要達到共識制不一定代表所有的參與者都是完完全全的同意的,這個部份我們將在之後做更詳細的解釋。 但是我們確定的是,在過程所有參與者的提議都是被重視的。

 

決策架構

 

決策包括3個階段:首先,提出提案,之後開放參與者表達它們對提案的看法、疑慮。這些看法還有疑慮必須儘量的廣泛的提出。進入到第二個階段,參與者開始處理第一階段提出的問題,並有效的將這些問題分類、做出連結。這個階段也還不需要解決問題,參與者應該有創意的思考不同的解決方式、對這些問題還有疑慮給予它們的意見,盡量活化討論。也幫助身邊的人進入提案還有問題的關聯性,這樣可以幫助人們有效的參與討論之外、也可以發想更有創造性的解決方案。到第三階段,決策開始動手處理那些疑慮和問題。

 

第一個階段,討論的廣度應該儘量拉開,多方的給予資訊補強提案本身,也應該多思考提案在實際處理的問題、假設還有水平聯想都是有利的。有時候有些提案本身爭議、矛盾不多,這個階段就可以達到共識。

第二階段則縮小重心到那些被提出來的、並且被認定為可能影響提案的疑慮。把存在的質疑還有問題分類,從這個過程中排除那些實際操作上不構成影響的問題,還有找出不同的問題間的關聯性。如果問題繁多,可以整理出不同的問題屬於的範圍,比如說執行技術問題、社會衝擊等。

最後的階段將只集中在那些沒有辦法找到解決辦法的疑慮,更深入去理解問題的來源然後找到有效的處理方式。

 

第一階段提案介紹,在一個理想的情況中,所有對於需要覺得的問題的提案會在會議之前被一一提出,這些提案包括大概的想法,會在會議之前發送給所有的參與者所有的資訊,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參與者在進入討論的時候已經對提案有一定程度上的理解,如果尚有不清楚的地方也可以在會議中對提案者提出。在共識決策之前應該有3個會議,在第一個會議上會議主持人應該讓提案人有時間為自己的提案做出提案的理由、提供需要的相關資訊、還有接受提問。每隔參與人都有權盡可能的去理解提案的內容,在第一階段,參與者應該被鼓勵盡量地提出自己的問題去理解提案,這個期間參與者不需要發表它們的看法。在進入討論的時候才是發表不同的看法的時間。

 

第二階段的討論,可能帶著不少抽象的哲學性的討論,因為這些提案必須和團體的政治原則有直接的相關性。這也可以清楚地連結為什麼提案對團體有直接的關係還有必要性,甚至他在外來對團體會有什麼好處與影響。如果需要向參與者提供更多的資料幫助它們理解提案的 操作方式,非提案者也應該加入進行整理的工作。在這個時候參與者已經在運作把提案變成一個團體的提案,它們的質疑還有豐富提案的工作都是在將提案有效的轉化成團體的工作,所以這階段的討論盡可能需要活絡。如果有反對意見對第二階段是有益的,這將會讓參與者有效的全面去思考提案還有團體之間的關係。一般決策方式總是對反對意見抱持消極的看法。很多人也認為在共識決策中,反對意見是致命的。但實際上,除了可能在初步決策時間上的可能延長外,反對意見對於共識決策其實是最有效激化團體間磨合、團結的重要元素。經歷過多次反對意見的團體往往可以更深刻畫團體的核心原則的認同,除此之外,在經過反對意見的套論過程中也可以幫助很多新來的參與者進入團體的集體認知,還有把邊緣的參與者拉近團體的核心中,有效的對立討論是整合團體的有效方法。而且,一般我們擔心的耗時問題,就像之前提到的,雖然決策的時間拉長,但是事後的實際操作時間導入過程將會縮短。複雜、矛盾問題處理得越細緻,對於操作上的順暢幫助更大。

 

第三階段共識決策發生。當第二階段的問題都處理完成以後,會議主持這會開示進入共識決策的最後一個部分。主持人會詢問現場參與者是不是同意最終決策,這個詢問過程建議盡量緩慢,讓人們有時間思考。並且詢問的方式很重要,不應該問參者┌現在大家有共識嗎?┐還是┌每個人都同意嗎?┐,這種提問的方式不能積極的讓有異議的勇敢發表它們的看法。因為當主持人這麼問的時候,現場常常會出現很多人點頭,如果現場呈現一個共識呼之即出的感覺,有異議的人就會因為害羞還是擔心自己的質疑是不被歡迎的。最好的問法應該是┌還有沒有什麼質疑?┐這樣的提問像是在給予質疑的空間,人們也比較容易提出它們的質疑。

 

現在,我們再度回到3個階段來分別給予一些實際操做的工具和想像。

 

第一階段。

集思廣益;把提出的問題還有質疑寫在準備好的白板上。這可以幫助其他現場參與者發揮聯想的能力。記住,現場要是有人開始發表看法,主持人必須及時打斷,不管是正面還是負面的看法,都會把現場的人導入一個思考的方向,在這個階段最重要的就是不要限制參與者的想像空間,就算有點天馬行空都可以提出,因為在進入第二段以前團體會先把無效的問題排除。所以,這個時間就應該讓所有參與者盡量加入新的元素。之後,參與者會開始就那些寫出來的問題加以判定是否有效,是否該進入第二階段的討論。

 

第二階段在進行討論的時候,已經不應該再加入問題了,如果參與者在第二階段才開始加入問題,會讓決策的進行程序變得混亂,同時也會讓成員間產生不信任感。如果希望有效的實踐共識制,尊重決策程序是很重要的。如果有些問題比較複雜,可以在這個階段拉出來特別做討論。

 

第三階段,在最後做結論的時候,如果把過去討論的有爭議、重要的問題都一併寫入決策中。這在之後的操作還有歷史回顧的時候都是非常有幫助的。這個階段也常常會出現沒有辦法所有的人都達到共識的情況。解決方法有兩個,一個是反對者同意把他的反對意見在被看見的情況下讓共識結案。所有的人都必須知道仍存在無法解決的問題,所以雖然共識決策已經結案了,但是反對意見同時的存在。另外一個方法就是反對者可以封鎖決策通過。這表示這個共識決策無法達到,必須擱置。當遇到這個情況的時候總是非常讓人不舒服的,所以之前我們不斷的提醒所有的人必須尊重決策的程序,這樣除了可以避免造成情緒上的不愉快,也是幫助共識決策的有效性的重要元素。另外,我們也提出了一些操作工具,都是為了幫助共識的產生,不過不同的地方還有群體有不同的文化與觀點,我們建議大家在操作共識制的時候應該在不違反我們上訴的基礎原則下發展出自己的方法。

 

爭議還有共識

 

爭議對共識決策的團體是非常重要的元素。我們必須記得,反對意見一定要被積極的鼓勵。在上面我們多次的談到反對意見對團體的集體認知是非常重要的,這些爭議的過程都會提高團體之間的相互認識與理解。另外一個沒有清楚原則、方向的團體也和容易因為爭議而瓦解。爭議也幫助團體檢視自己最初建立的團體原則是不是清楚還有共同接受和理解的。爭議發生的第一個時間,就是要馬上將其放置在團體的原則上去找到其關聯性。

 

共識的發生,一定是在一個擁有相互信任、尊重,和互享的團體環境。我們不需要親密的友情去達到這個團體之間的相互信任,我們只要鼓勵個人去認識集體的工作不是個人和個人之間的友好關係,而是對於生活在一個集體中相互的尊重、理解每一個個體。這個尊重可以透過單純的傾聽,不去打斷對方的發言中展現。還有在我們提出不同意見的時候,必須注意我們反對的不是個人,而是對方的意見,這必須小心地掌握。還有記得,讓別人同意你的意見,不是去醜化其他的意見,而是讓別人看見你的意見的重要性和團體的有效的關聯性。

 

在做共識決策的時侯,另外一個重要的好處就是,透過這個過程我們也在不斷的在自我賦權。因為共識要求所有人全部的參與,所以每個人都有思考、決策、質疑、批判的練習機會。是很好的思想訓練。我們也學會對自己的決策負責,學習和集體工作。

 

排除責難

 

不管發生什麼樣的爭議我們都不應該責怪個人,這世界不存在完全正確的決策,不同的事情、團體有其最適合的決策。一個決策在團體中被反對排除,不代表他在其他的團體中不有效。責難他人是一個暴力的行動,因為責難傷害了他人的尊嚴,也剝奪了他們可以在被反對中重新找到復原的自我賦權可能。

 

分散權力,均權的重要性

 

每個人都是不一樣,我們可能因為不同的經驗、社會位置、教育背景、更多訊息資源、人脈等,而造成我們比他人在團體的決策過程中有更多的理解、優勢。因為如此,我們必須自覺地試圖去分散我們的權力、能力和資源。

 

評價

 

很多時候在會議上人們感覺受到不舒服、困惑,有時候它們可能還覺得有點受傷。所以在會議之後留一點時間讓大家有情感的抒發是很重要的。這時人們就單純的抒發就好,我們不需要去評論別人的感覺,這是一個讓我們傾聽別人感覺還有學習認識同志的時間。

 

還有很多時候在我們回去看評價部分的記錄的時侯,我們可以找到很多在會議紀錄上我們沒有辦法看到的現場情況,還有參與者之間的關係怎麼在決策過程中作用。

 

記住我們千萬不要代替他人發言。自己表達自己的看法是很重要的。

 

評價的幾個重要方法:

*幫助分析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發生,還有怎麼改善。

*分析什麼樣的態度還有發言可能造成問題還有怎麼避免重蹈覆轍

*幫助理解團體動力的方向,還有相互間的理解。

*增進參與者自由表達感受想法。

*發現那些影響、干擾了程序,無意識下(非刻意)的行為和態度

*鼓勵人們分享他們觀察到的對社會新的認識

*發現一些新的幫助共識決策的操作工具

 

角色工作

 

會議安排者;必須在會議前準備好提案的整理,並發送給所有的參與者。實際工作項目包括;收集會議題目,整理題目、通知介紹人準備、集思廣益部分所需要的工具,比如說白板、馬克筆等、時間分配。

 

主持人:主持人必須謹記幾個重要的原則:不可以刻意引導他人(不應該在主持的位置上發表個人意見,操作會議方向,有必要的時候要改變討論的方法)、清楚會議程序、必須熟知議程,並且在離題的時候將參與者拉回主題、良善的意圖(如果主持者帶著有色的眼鏡看待反對提f案者,可能會將會議帶向一個衝突的局面。不要把反對提案者當作團體的反對者來看待,)。

 

保持現場和平的和事佬:特別是在有爭議的題目上,需要有一個人掌握現場的情況。注意到參與者是否開始感覺到不安、不舒服。他必須主要到現場所有人的狀況,並適時介入調解。只有這個人可以在感受到現場可能出現問題的時候打斷發言人。

[午餐]鷹豆尼Hummus食譜 (改天會附自製圖)

想教大家做鷹豆尼,但是很久沒直接用乾的鷹豆直接做了,所以不記得放在電鍋蒸需要多少杯水(記憶中一杯鷹豆加水,2杯水蒸吧-不行就再蒸)。
º1,在台灣鷹豆應該算好買,就是貴一點。我記得,幾乎在所有有機店都可以找到有機、埃及進口的500克乾鷹豆。前一天泡水,記得如果是大熱天,早上不煮的話最好換一次水。鷹豆是應該泡到浮腫起來得。(ps.一般來說你泡水一杯的鷹豆,應該是會有超過一杯的鷹豆。但是我們是至要烹調的是煮好後的500克鷹豆,我的建議是,如果鷹豆太多,你就留著做馬鈴薯沙拉可加入,若是沒有炒波菜加入鷹豆也不錯吃(因為安打爐西亞有一道菜是菠菜尼蒜打鷹豆,我從沒作過這道菜,但是有幾次鷹豆沒用完,我覺得加入波菜還蠻和的))
º2,調味料需求: 蒜頭一齒,1/4小匙的咖理粉、孜然粉、甜紅椒粉,鹽,(500克的話我)檸檬(會加到一整顆,但是正常人是一顆,如果沒有我會用果醋取代。檸檬味道是最好的,但是用到時方恨少)。橄欖油2大匙。
很多人會加入純芝麻將(我回台時,因為找不到,居然腦殘的買了有調味的涼麵芝麻醬,腦殘要有限度)一大匙。但是因為我家真的太少用芝麻醬勒,所以我從沒加過(雖然有人去希臘的時候買了一罐回家,只加過一次)。差別真的不大,就是一個味道好一點,另外一個味道一班班。實際上最大的差別是檸檬,還有初醡橄欖油。
º3,混合以上所有的東西,不要加水。很多人加水,但是我告訴你,不要加水,連煮豆子的水真的都別加! 基本上他煮過涵水量是足夠的,如果你不夠繳成泥我建議你防多一匙油。
º4,上菜的時候會在上面在澆一層橄欖油,然後灑上一點紅椒粉。
吃法,法棍麵包切片,不然就是無味吐司上一層。我其實因為他愛吃了,所以我可以直接吃這個泥。台灣有賣吐司邊的,和我一樣喜歡吃吐司邊得人可以沾吃,也可以炸過吐司邊沾吃。
如果你是吃素者,和我一樣很不喜歡吃堅果,恭喜你,這道菜可以幫助你提供所需要的蛋白質含量。煮好的鷹豆每100公克,蛋白質的含量大概是5克,熱量90卡。(一個50公斤的人需要每日大概40克的蛋白直攝取量)

[解放教育]初綻

我不是一個專業的教育者,就是說我不是來經過專業訓練的教育工作者。這在台灣的(非系統)教育環境來說,並不是一個奇怪、特例的身分。更有意思的,我還曾經在幼兒教育(3-7歲)工作兩年多的時間,之後我持續斷斷續續地與幼兒工作。

台灣的非官方系統教育環境之大,這是我們做為所謂亞洲人士都不覺得意外的。 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就有這種”非官方系統”外的教育環境,不過這個所謂的無法可管、無理可言的非”正式”教育深刻的掌控了我們的全部。他與我們的正式教育是不可分的。

我在小的時候沒有還沒去過安親班,因為我們那年代還不多見,況且我家的經濟環境也不允許孩子去什麼安親班,所以我們就放羊的在父母的工作(工廠)內外度過我們的閒暇時間,這些時間我們的教育也在發生。我和我母親美容院的小姐們每天跟前跟後,接受它們的”流行與價值觀”,還有我也常常混在我爸的家庭霓虹工廠,聽它們談論社會世事的觀點。我的教育是這樣長成,所以我有很深刻沒有辦法抽離的”工人”背景。這個工人背景,不是左派理想化的工人文化,而是充斥著對工人矯情的價值背叛,這個環境深刻的讓我們綑綁在工人階級的位置,卻又把我們的精神生活丟向一個”未知、假設”的資本生活型態。我孩童階段從沒一天活過感覺像個資產階級,但是我的家人意圖在精神上保有這個假設的可能,即使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她可能被解釋成、或是行動成: 所有的鄰居工人階級都在某一家便宜的童裝攤位買衣服,但是我家也可以在”高級”童裝成衣店打折時去購買衣服。還是,就算有些中上勞動階級看似很知識分子,但是他們家的小孩,可沒和我一樣可以從小學鋼琴。這讓我想起來,過去我家街上,那些父母都有上職業訓練班的人,已經算是高階的知識分子了,我們常常想他們是不是飽讀詩書,但是這樣想沒有什麼理由,不過在學校我和他們孩子接觸的時候,的確感覺它們的父母比較樂於給他們買更多課外讀物。對於我家,孩子所需要的書就是教科書、還有參考書,其他的書一律與我們沒有關係。

再回來談到這些非”正式”的教育系統裡,充斥著被排擠出”正規教育”的職業學校幼兒科學生,我在幼兒教育的時間,工作的同事都是來自於這個範圍的。這些人過去在國中升學的時候已經被拋棄一次,他們被認為是”不是讀書的料”、不然就是”必須很早進入職場”的年輕人,我不清楚他們在學校學習什麼關於幼兒教育的事情,但是聽起來都是一些挺實際操作的大方向觀念。我常常聽它們說,”阿,反正若是有一個學生怎樣的,你就怎樣的….”這些很實際的危機處理123,我們很少談論道理與什麼理論的,基本上,它們有一些很單刀直入,對於幼兒關係問題的處理方法。另外,因為我過去工作的地方都是全英語幼兒學校,外國老師在學校幾乎是最重要的亮點。大部分時間,學校若不是那些連鎖學校等級的大小,大部分是一個小園區,一個年級2班的學校,配有一個英語老師,然後中文老師要配合部分英語教學。而我在那裡的工作就是配合英語教學。

像我工作的這些所謂的”全英語”學校,大部分的學生都是來自於中高中產階級的家庭,他們大部分是父親一個人在括國企業擔任小經理、主管的位置,母親一般來說不工作,因為父親的薪水已經足夠負擔一個挺優渥的生活水平,不然就是媽媽可能有一些設計、服裝相關、還是國際企業的主管工作。多半我所接觸的是母親在家工作,或自行創業等的。所以我幾乎從沒見過任何幼兒的父親,它們往往在國外出差、不然就是工作繁忙沒有辦法出席任何關於自己孩子的活動。這些媽媽,一般來說也不過問很多關於孩子的事情,他們比較擔心的就是自己的孩子英語是不是講得很好而已。但是幼兒教育,尤其是在3-7歲之間的教育很重要的關係到孩子認識世界的方法、還有價值觀的培養。這些事情都被當成不重要、伴隨發生的’極次要過程’被疏忽。不過,我談的是過去15年前的事了。現在,想必幼兒教育是另外一回事,況且現在充斥這個麼多的所謂”親子教育理論”。

我自己開始意識到這個問題,開始於我開始學習認識政治問題的時候,我必須開始做一個自我療癒,去面對過去我所接受的教育是怎麼塑造了我的世界觀。首先我認識到我作為一個活脫脫、百分之百的台灣工人家庭文化所教養出來的孩子,我完全的反對、低劣化,作為工人階級的身分,我的教育中不斷重複的就是要我擺脫掉我的工人認同、我的工人階級傳統。在我的生活中,很多小事情的選擇來自與”區別”我與其他工人階級的”差異”,比如說我的家人讓我學鋼琴這件事,比如說我們在有能力的時候怎麼選擇不一樣的”有點奢侈”的消費方式,以至於我們不需要與其他”卑劣”的工人家庭們混在一起。還有,我父母不斷的評比其他的工人家庭的”孩子”,來區別我們不是屬於”工人階級”的一分子。的確是,在我們那個年代,我父母的生活環境圈裡,有很多工人階級受不住這個環境的”惡習”影響,他們染上嗜酒、嗜菸、嗜賭的惡習,很多孩子14歲就生了孩子、輟學混幫派,還有許多人14歲就跟自己的爸爸媽媽跑工廠打工,書也不讀了。在這個環境中,我們無疑是一群天使,不受到工人階級的汙染,而成為了持續念書、有出息的好孩子。我的爸爸到我12歲的時候還有時去她的朋友家打麻將,我媽哭了15年把她哭回家。現在我爸過去的朋友,喝酒到死的死了,工作摔死的也死了,賭博跑路的也不少,我們是少有”尊嚴”好好的活下去的一個家庭單位。當然,那些工人階級的朋友早已不相往來很久了。我們15年搬到另外一個社區(其實也就幾個街區的差異,況且我們一開始住的街區,也不算是壞的街區,現在儼然是另外一個中高中產街區住宅區了),這棟大樓裡的人顯得”教育”良好許多 - 剛好配合我們的身分(非工人階級)。

雖說台灣在這10幾年來已經開始重新的思考,教育的問題,但是,實際上這些問題都只是繞在邊緣的所謂資產階級閒暇的”良心”問題。不管那些有名的外國教育家提出些什麼特別的理論與教育方法,都只是邊緣的在”重新”塑造”資本階級”的奴隸,優勢化它們的”在生產”系統。所以,作為社運圈的同志更應該回去到問題最大的根源,去認識”教育”的問題,而至於我們所面對的議題來自於錯誤教育的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