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logical foorprint quiz 生態腳印小測驗

想知道以你的生活方式 會耗掉幾個地球嘛?

 來這裡試試看 (中文測驗好像不太管用 若不行請試英文)

看了SacBee的編輯寫的文章還蠻有意思的 討論到關於印紙張的事 有興趣的點進來看一下

Starbucks union I 星巴克工會組織 – hear the Ethiopia farmer 聽衣索匹亞的農夫說

just recently i am writing a report on starbucks union. I know alot people who still goes to starbucks for coffee, where it is much more convenient and “style” matters.

so you might find this report useful. in the past days starbucks try to “breach” themselves as a charity corporation who doesn’t put benefit upon all, where they start to sell “fair trade” coffee, where you can approach it in very limited place/countries, and by “spending” money on the community work in the birth of starbucks coffee bean, it seems like a good company cares about its reputation. And do remember! these days the corporation is not selling you the “goods” but the “brand”. BUT! What if it is all lies?

with an investigation done by Tom Kundson of Sacramento Bee, we will see the real story behind the starbucks good deeds!!!!

watch the film here

(with more article coming up)

最近因為在寫一份工會相關的報告 讓我讀到很多關於星八克的報導與報告
所以我跟著打算做一系列的介紹 也順便將一些東西翻成中文 供後人參考

據我所知 我認識的很多人仍然喜歡去星巴克消費 因為就像很多聯鎖企業一樣 他非常的方便 (無所不在) 也代表了一定的”個人風格” 加上現在推出的 “公平交易咖啡”想必更讓人感覺戴上一個大帽子 覺得自己極有品味 又知性

事實上 就我們知道的 現在的企業 所要販售的並不是單純的產品本身 而是整個企業的品牌形像 因此在這個綠色企業的潮流中 星巴克不由他選的開始聲稱投注了很多錢在咖啡豆來源的第三世界裡做社區建設 保護環境資源 幫助農人脫離貧困的危機

但走到了依所比亞的咖啡豆種植區 我們聞到是如死馬屍體般惡臭的黑色河流 一年一個咖啡農賺取200多美金的收入 平均一天不到1美金 他們需要養一家口子 雨林也不停的被破壞殆盡 就為了更多的咖啡豆種植區

請看 Sacramento Bee的Tom Kundson所做的報導影片 然後再去思考 你到底是不是真的需要喝那一杯咖啡

This is was a solid work with the Indonesia BND

Continue reading

佔屋運動

在資本主義全球化大舉入侵世界各個角落的時候,麥當勞進駐的菲律賓馬尼拉街上出現了更多的街頭孩子(Street Kids),他們跟著路上的旅客笑嘻嘻的伸出手,如果幸運,他們將有溫飽的一天;印尼的孩子打著赤腳在小工廠裡拼命趕工做著下一季新發亮的Nike球鞋;大舉擁入西班牙的東歐/南美難民,凌晨三點半在巴塞隆納大街的柱子上貼著傳單、躲著警察,街上交錯著5個以上不同的語言的對話。

 

在這麼一個時刻的倫敦西南區,我坐在一個客廳裡,左邊的是來自於美國Richmond, Virginia的姐弟,再過去的是來自黎巴嫩的少女,與少女牽著手的是一個叫Eran(音同依朗)的猶太少年,來自南非、巴西與匈牙利的其他人坐在我的對面,在角落用著電腦的是來自於澳洲的菲律賓混血Chris。這個房子坐落於倫敦的 BxxxPxxx stree的大街上,過去5年來荒廢的後院長滿雜草。我們花了一個早上把後院整理完後坐在客聽裡,沒有被任何人允許,也或反對的。這個屋子,我們稱之為Squat,而我們,他們叫我們做Squatter(佔屋者)

佔屋傳統由來以久,自封建時代的大莊園土地上那聚落在一起的小村莊,到現在仍存在於西班牙與法國的Squat village(佔村),廣闊的北美與歐洲國家存在一個跨越於法律規定之下的「佔屋文化」(Squat culture)。直到資本主義的全球發展,讓這一切不再是過往的「沒人住的房子、沒有房子住的人」的生存基本需求的認同,佔村者被迫離開他們幾十幾年親手打造的家園,這一切衝著的是國家發展、國家建設、都市更新等的新自由主義全球性變革的理由。

當國際資本家進駐第三世界國家,奪取其自然資源、土地所有權,當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大帽子蓋上時,所有的東西被快速的私有化與獨占時,有人被趕出他們的家園,有些人失去工作,有錢的人拍著自己更大的荷包,貧窮的人被迫失去那些他們僅有的一切,而「佔屋運動」就是在這樣一個環境下開始出現。

我們的目的很簡單,我們要求的是生存最基本的自由,我們要的是一個遮風避雨的「所在」。

在西班牙2005的一場保村運動中,佔村者說「這是一場戰爭關乎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人類,這是一場生存與新自由主義的戰爭」。

in the definition of being an anarchist?

I got a response from the anarchist friend in Philippines :

Continue reading

How lefty organize people…

Continue reading

Anarchism in Cuba

The Cuban Revolution

A Critical Perspective

by Sam Dolgoff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