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移動安那其學校計畫案 – 聲援約蘭達受害者的太陽電力團結計畫報告

約蘭達颱風的事後情況與自主團體在地方上的積極行動

約蘭達風災是菲律賓群島所面臨的最嚴重的天然災害,它橫掃了整個米沙鄢地區,特別是雷伊泰島、宿務和帕奈的某些地區,整個區域的商業中心與居住區的建築物無一倖免,當然也造成了無數的傷亡名單,電力系統更是完全無法運作。周邊的農業區也在侵襲中損失慘重,約蘭達所造成的破壞是如此的嚴重,在這樣的環境中存活下去也變成了困難的事情。

菲律賓政府的作為只是加深人們的困境

事實上菲律賓群島地處風暴所造成的最前線,作為這個國家的政府理因了解其地理上的風險,在建設上應該要有所準備,並有一套良好的災難處理機制,包括安置人民、災後救急等,但菲律賓的政府毫無作為。現在在約蘭達遇害的人們的屍體仍然遍雷伊泰島上。這不是菲律賓第一次遭遇這樣的天災,但是政府沒有從過去的經驗作出改善。

而媒體報導的塔克洛班市與其他地區的暴力事件原因很清楚,他是交互在腐敗政府、生活困乏的情況下發生的。人們以為這些暴力問題來自於物資的不足,但更直接的原因來自於政府無能的作為。試想,全世界都在過去的幾個星期關注菲律賓的問題,捐款與聲援活動讓經濟上的援助進入菲律賓、資源與各種的服務也大量的湧入。載滿著物資的船排排的停靠在宿霧和馬尼拉的港口,數十億的基金送進菲律賓政府與企業戶頭裡;但現實是菲律賓的受害者們還是爭先恐後地的搶奪食物。他們感覺到活下去的資源極度匱乏,並對於是否能持續得到食物等物資的援助感到不安,這讓他們的行為變得暴戾。

在菲律賓的社區間可以看到這個災害所帶來最嚴重的影響。雖然從各界湧入的支援與幫助是讓人溫暖的、並且很大程度的幫助了人們災後不管是心理或是實際上的生活重建,但是同樣的也因為政府的腐敗,來自國際的團結與支助都被延緩與浪費,就在災後的兩星期,雷伊泰島的人們仍然飽受飢餓、無家可歸、藥品缺乏之苦,而無用、危險的物品與垃圾也到處到是。基本民生用品包括食物與藥品的價格趁機高漲兩倍,業者個是看好電力缺乏的商機,意圖向受害者大撈一筆。地方商家高價販賣電力給那些急需燈光與手機充電的人。

總體來看,政府因為沒有能力儘快、有效的反應造成了災害的擴大。

在這個情況下移動安那其學校計畫決定介入行動,採取最直接的行動幫助災區人民:我們要以行動打破腐敗政府對於救援的干預。我們結合地方的自治網路、獨立的合作社團體還有國際間的網絡一起合作。

電力設施的提供是災民重建生活所必要的一個元素,我們以一個150瓦特太陽能系統,提供免費的社區充電,讓人們可以有應急的照明設備,手電筒還有手機。經過一個星期的國際的聲援資助我們成功的採購了160瓦特太陽能電池板, 10安培太陽能控制充電器, 500瓦特逆變器和12 volts/50安培起動電池。

在菲律賓群島間活動

在11月20日我們啟程到受災島嶼,我們的團隊有4人,各自帶了一個星期的用品、與可提供15個家庭救援的物資。啟程前我們先確定了所有的工具都可以正常作用,之後我們以最經濟(巴士)的方式到達雷伊泰島。早上9點我們從奎松市出發,之後接續連接馬尼拉, Laguna和奎松的道路繼續向前,我們搭輪渡通過索索貢和薩馬島之間的海域。

在我們旅行的過程中,我們看到了約蘭達在雷伊泰島很多城市所造成的嚴重損害。在我們通過連結薩馬島和雷伊泰島的San Juanico之後就進入了這次災害的影響地區。獨魯萬市的情況比較平和,人們正在打撈一些可用的物品來重建自己的家園。之後因為無法找到其他的交通設備,我們便租了一輛吉普車繼續旅程,在21日下午4點我們到達Barangay Libtong的San Miguel。

太陽電力系統設置

第一天
我們的設置計畫從22日開始,當天成功的提供了40個手電筒與手機的充電,我們計畫之後要提供更多的充電量。我們在當地與居民搞了一個非正式的討論會,讓這些居民可以談談他們的痛苦、悲傷與困境。不幸的是我們本來計畫可以免費的撥打網路電話,但是因為沒有網路信號而作罷。

第二天
因為低壓帶來了些陣雨,陽光也因而不是很充足。我們決定暫停充電,將電力留給必要的電力需求。我們準備了一些與地方居民的訪問和討論來收集一些資料。更多的人來要求充電,但我們在下午的時候在次暫停提供充電,我們告知居民晚一點會再回復提供充電需求,因為當前的電力並不足夠。

第三天
我們繼續提供充電;越來越多的人來到太陽能電力所要求充電。今天太陽高照一整天,我們能提供至少30個充電服務。我們同樣也開始減少充電數量,避免低壓狀態的發生。今天有一些菲律賓空軍救援物資的分發。

第四天
我們持續的提供手電筒與電話充電。為了避免耗盡電池的電量,現在一天只能提供30個手機與電話的充電。

第五天
我們將太陽能電力系統的操作方法交給當地的自願者,確定他們完全理解這簡單的運作過程,並繼續給當地提供免付充電的服務。

我們啟程到奧爾莫克市,從奧爾莫克市搭渡輪前往宿務搭機飛往馬尼拉。我們必須在奎松市參與一個氣候會議。

後記

政府的無能與腐敗加重了這次天災所造成的傷害,我們呼籲所有的個人、團體還有自治網絡的朋友採取直接行動。我們要避免透過政府的介入,因為所有的食物、救濟品最後都只會透過政府當局的控制而無法有效與盡快的送到需要的人手中。不僅現在有很多的報告告訴了我們這個事實,同樣的我們本身也見證到政府在災區物品分配上的失職,大部分的支援與補助都放置在政府的控制下,只有少部分可以真正的分配出來。人們在一般的生物資上是困乏的。

就我們的部分,我們想提高太陽能發電裝置到300瓦特的太陽能電池板、30安培的太陽能控制充電器、2500逆變器與兩個單位的3SM維護器和循環蓄電池裝備,以適應更多手機和手電筒的充電需求。我們將組織一個太陽能游擊自治團隊,深入每一個災區和停電的地方立即提供幫助。

在12月的第一個星期,我們計劃組織一個訓練營提供救援、醫療和壓力舒緩的工作坊。這個計劃的成敗將決定於參與者的積極性與來自與你們所有人的支持。

有相關問題與捐款幫助,請聯繫: aschool@riseup.net

cris01 cris02 cris03 cris04 cris05 cris06 cris07 cris08 cris09

Advertisements

[團結]菲律賓當地團體將設置一個太陽能系統幫助災區

以直接行動支持菲律賓

計畫:馬尼拉的團體(艾塔尼可 班迪杜資訊中心/流動安那其學校計畫等)需要大家的幫忙與購買一個太陽能發電設備,提供災區的人們手機充電與網路連線。這個計畫需要募款17,500菲律賓披索(台幣大概12000元),若是募款超過這個金額,太陽能發電設備的計畫便會擴大到其他影響區域。

這些團體對太陽能發電設備有足夠的使用與裝置經驗,他們在颱風侵襲之前已經在推動在大城市的邊緣貧窮區域使用太陽能電替代的行動。他們希望能在下星期開始這個設置計畫。

https://www.facebook.com/ebinfoshop
http://ebinfoshop.surestepintegral.com/

流動安那其學校計畫(下簡稱流動學校):

「現在菲律賓有一大堆的物資湧入,包括水、衣服、醫藥等。但是在其他的資源像是電力聯絡設施、另類媒體的現場報導等卻是相對缺乏的。所以流動學校希望在災區設置起一個太陽能電力提供所,供應災區的民眾網路通訊與免費的手機充電電力系統,這樣人們可以與外部的家人直接的聯繫,也提供災區的人可以直接向外部報告報導他們在當地的情況。

流動學校的計畫是到這次也受到颱風重創的獨魯萬市設置一個120瓦的太陽
能電池板、電池,太陽能充電器和逆變器,這些設備將花費17500菲律賓比索(台幣12,000元)。」

你能怎麼樣的幫助他們:他們現在接受Paypal的捐款(這是一名日本現在正在幫忙募款朋友的帳號 arielkacosta @ yahoo dot com),之後募集的捐款將從Western Union轉道Cris/etnikobandido的帳戶(應該還有另外的直接帳號,等我查清楚)。之前流動學校也有考量使用線上捐款系統,但是因為計畫迫切,所以沒有採用。他們希望下星期前可以收到足夠的捐款,讓他們可以馬上下到雷伊泰島獨魯萬市去做設置的工作。

事後報導:流動學校的朋友們在收到捐款後會馬上回報,他們也會隨時回報進入城市與設置的的情況與進度。之後他們也會架設一個部落格做完整、固定的更新報導。

dsc00588 img_20130821_113051流動安那其學校過去的設置經驗

塞爾維亞的無政府工團倡議團體最近幾周的行動

Termoelektro公司的塞爾維亞員工與烏拉圭的「Montes del plata」公司陷入爭議案

serb

Termoelektro公司將它們一批賽爾維亞員工輾轉經過幾個中介公司,接下奧地利Kresta(在中介過程中使用Felvok的公司名稱)公司的外包建案,這些員工之後被送到烏拉圭的「Montes de Plata」公司去參與一個生產纖維素的大型工廠建廠工作。然而這些員工工作至今都尚未領到他們的工資(一名員工大概欠薪10,000美金)。他們的簽證也有問題,當時公司只為他們辦理旅遊簽證而不是工作簽證,而旅遊簽證的時效早已過期。過期之後工人必須支付烏拉圭政府一天20美金的罰款。到目前為止每個工人已經累積到700美金的罰款。爭議案發生的同時,工人本來分別暫住在兩個不同的工廠營區內,但現在資方也意圖將他們趕出營區之外,之前發給工人的通行證已經被公司封鎖,工人們無法再進入廠內的營區。工人身上不但沒錢,吃得沒有著落,現在也沒有辦法返回塞爾維亞。塞爾維亞的無政府工團倡議團體開始介入此爭議案,他們聯絡上工人,並展開行動聲援這些工人的處境。

工人決定透過住在烏拉圭的西班牙全勞連工會會員的幫助下遷移到Montevideo區,在Montevideo中央廣場的烏拉圭勞動部前抗議,並展開絕食行動。就在各國聯盟工會也展開各地的聲援行動時,塞爾維亞的無政府工團倡議團體也在Belgrade組織一連串的宣傳運動,要讓塞爾維亞的人們知道這群工人的處境。經過這樣的努力之後,就連塞爾維亞政府都佯裝關心的意圖介入關心這群工人的處境。然而爭議案還在鬥爭中,「Montes de plata」也在經過一連串的壓力之中出來面對,派出代表與工人會談,當然他們仍然意圖以延長戰術逃避支付工人薪資(推延談判時間直到工人放棄)。在國際勞動者協會的幫助下,各國聯盟在各自地方以不同的抗議行動干擾資方的利益來源,聯盟也邀請所有的進步工人以團結行動、遊行抗議活動和去信(contacto@montesdelplata.com.uy)資方給予壓力來聲援爭議案。

公共運輸工人連續5天封鎖塞爾維亞Kragujevac的主要道路和鐵路

塞爾維亞公共運輸公司「Autosaobraćaj」的工人一連5天成功的封鎖了位於塞爾維亞Kragujevac城市的主要公路,還有具有嚴重影響的鐵路要道,這條鐵路是FIAT工廠將FIAT汽車運到Kragujevac的主要通路。工人一連九個月被公司拖欠薪資後決定發動行動癱瘓交通,不僅薪資被嚴重拖欠,工人的社會和健康保險也被中斷。資方在這個爭議案裡的意圖很明顯,他們打算放棄公司擺爛,之後再由資方友好的公司來接下這個號稱經營慘淡的公司來逃避他們的經濟問題。而那些現存的黃色工會除了出賣工人,沒有實際上的改善工人的處境,在這個背景下,現有的爭議主體來自於工人自發組成的工人會議。工人會議主要運作核心由所有參與工人共同討論決策,他們成功的發動了癱瘓交通等的「野貓」行動,並且由工人會議派出與國家協商的代表都是暫時與可臨時替換的無權代表,代表是由會議選出的會議轉達意見者,沒有與資方直接協商的權力(以防資方離間)。

塞爾維亞的無政府工團倡議團體位於Kragujevac的會員也參與在這些工人的組織行動中,他們幫忙在地方上組織聲援工人鬥爭,並且也幫助宣傳活動,讓人們知道爭議案的實際情況(因為工人在地方上面對著資方與Kragujevac市長對他們惡意的中傷與不實謠言的干擾)。許多其他區域的會員也來到Kragujevac當地聲援工人,並在他們自己的城市組織對抗資方的行動。塞爾維亞的無政府工團倡議團體在這個爭議案的立場很明確 – 「我們要癱瘓鐵路!」,並全力支持工人的鬥爭。他們也號召各地的同志們準備好聲援的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