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西班牙為例]群眾組織方法

前幾年大選的時候西班牙人民怒不可耐,在臉書上開始出現一個現在就民主的串聯,串聯號召大家在選舉的前一個星期佔領街頭,要求西班牙政府退出面具,並表示在這樣的選舉制度下,一切只是笑話,當時西班牙(現在依然)獨大的兩黨是號稱資產階級的老爺黨PP人民黨,還有自弈為社會民主左派的PSOE,但是從82年PSOE開始「執政」以後,貪汙問題頻傳外,它們的施政老實說與人民黨無異,盡推出一些有關而且是打壓人民生活的政策,直到2010年人們才覺得她嗎的,也夠了吧,所以遊行上大喊「PP與PSOE son mierda」是一樣的狗屎。沒錯,若是投票可以革命,那麼天會下紅雨了。西班牙的「親左派」與「軟性社會關懷者」都受不了西班牙的政治腐敗而走上街頭。

在西班牙大選前一個星期是不可以有政治肇事活動的,也不可以有群眾集會,但是我們仍在當天在街頭聚集,我所在的SEVILLA現場來幾千人,難得一見,馬德里湧入幾萬人、或幾十萬人。會議當天之後SEVILLA沒有後續活動,但在馬德里與巴塞隆納人們聚集在廣場不願離去,一堆人開始佔領廣場展開為期幾個星期的抗議活動,SEVILLA與其他城市接到訊息,我們在第二天開始回到廣場聚集與其他城市的人團結抗議西班牙民主死亡。

聚集的人相當的多,超過我們的想像,3千多人在廣場是唧唧喳喳的討論西班牙的政治問題。最會我們決定全部在廣場下坐下來,宣布召開群眾大會,3-4千人因此擠縮在廣場上,前方的會議主持人由現在人遴選出來,但是沒有主控權,因為麥克風持續的傳送到所有現場者的手上,每幾排都有一個發言控制者,它們的工作是注意它們負責的幾排人是否有人想發言,幫助他們安排發言順序並傳送麥克風。

在西班牙,操作這樣的會議比我們想像的容易,發言相當的踴躍每個人都有對西班牙現況提出它們的看法與他們所面臨的問題,發言者不清一色的是學生,即使在現場學生占多數。

群眾會議組織方法:

每天7點開會
沒有固定主席,由現場臨時推舉,可以自願,但要求不重複為主。現場的討論日程在現場決定,所有人都可以提案列入討論。會議上宣讀其他地方的情況,並公布相關訊息。 會議上群眾共同決議。

會議之外還存在工作小組與討論小組,因為上千人的討論會議有時候沒有辦法有效的討論,所以會議後又分為百人上下的討論小組,會議形式與群眾會議一致,他們可能在決議後將它們的意見帶到大會議在討論。所有的決議以群眾大會的決議為主。工作小組只負責完成在大會上討論出來的決議,或是持行一些不需要決議的日常工作,比如說食物工作小組負責提供餐點,它們的工作就是在組織食物的分配,若是相關需要提出「募捐食物」等的事情,需要交由大會上提案討論。現場還有內部與外部聯繫團體,他們負責內部工作小組與資源等地管理、登記與安排,若缺乏物資,清單在大會報告來決定該怎麼作,外部聯繫組與其他佔領團體聯絡、與媒體聯絡,若是有新聞稿須由小組草擬,提大會決議。其他還有糾察隊,它們負責管制政黨人物進入作政黨宣傳,之前有人在媒體發言「我們」一向被拒絕接受,所有新聞稿以大會決議發出,沒有固定發言人。之後在廣場上還有不同題目的小組出現,比如說女性主義小組出現,因為廣場出現很多搭訕、騷擾女學生的行為。

[宣讀討論題目]

[有人反對,提案,進入初階討論]

[進入會議討論]

[發表討論題目的看法與正反提案]

[同意舉起兩手擺動討論]

[不同意,進入一輪討論]

[繼續下部分的討論]

-聽起來這個方法好像太過容易,不過你必須理解,這不是一個強力號召出來的運動,他是一個有極大自發性的運動,這個運動的人很雜但是在某些原則上是很一致的,「民主已死」「反對所有政治黨派/工會」的立場幾乎是主導,所以沒有人想要出現新領導(雖然很多人想出頭,但是群眾馬上會有意識地發現不對而提出抗議-比如說托派的篡位),所有的政治發言像是什麼「人民投票決定」都被反對,根本沒有投票的空間下,人們很努力地尋求「共識」,當然這包括討論的題目很侷限在「直接影響」的題目上,不過這不表示不好,因為在會議外(小組討論中)有更多的討論空間。在這個現場下,我們會發現人的自發性有無窮的潛力為,能達到的共識也讓人無法想像。

會議持續了好幾個月。之後會議發展成街區會議,由地方的人在其街區組織。

模範市場研究顧問股份有限公司[TNS]勞資爭議案,血汗電訪員

TNS是一個跨國市場調查公司,他們在亞洲19國與歐洲37國與拉丁美洲還有非洲等都有分公司。它們的工作服務範圍包括了電訪、還有街訪,在西班牙他們的主要客戶包括超市、電信業還有汽車公司等,西班牙的西亚特SEAT汽車公司(香港名為西雅汽車公司/台灣為喜悅汽車公司)也是它們的主要客戶之一。

在過去兩年間,TNS持續地修改電訪員工的工作條件,包括薪水更加的彈性化、廢除過去的獎金制度、違法延長工時(12工作小時,與法定的8小時不合),另外過多的電訪員工也被迫在狹小不對等的工作空間內工作。在8個小時的工作時間中,電訪員工只有3次休息時間,包括2個五分鐘與1個20分鐘的休息時間。一個正常工作日,工人們必須在西班牙午飯時間(下午2點)前離開家門工作(工人的工作時間與一般正常工時通常是錯開的,因為電訪時間不可能安排在正常工時),工人也在工作時間度過西班牙一般晚飯時間。另外,規定的5分鐘的休息時間,在工人離開位置到辦公室外頭透氣來回路程就必須花上2-3分鐘。同時間,公司持續的公布「電訪完成率」來給工人壓力,若是沒有達到完成率水平,電訪員工就會被管理人員關切。

全勞聯的會員在TNS工作5年時間,面對公司每況愈下的工作條件持續的抗議,直到去年11月TNS將全勞聯的會員開除,我們相信這是TNS殺雞儆猴的工會打壓行動。而對於作為TNS重要客戶的西亚特公司對TNS打壓工會的行動不聞不問,意同支持TNS的反工人公司策略,全勞聯也在此強力的譴責,我們要求TNS與它們的客戶們正視TNS電訪員工的工作問題與它們工會打壓的惡行惡狀。

全勞聯在此爭議中要求TNS立即將我們的工會會員復職。我們要告訴TNS還有SEAT,我們不會容忍它們打壓工會的行動。在TNS將我們的會員復職前我們也不會停止我們對它們的抗議行動。

TNS is a multinational market research and market information company, they have office in 19 countries in Asia and 37 countries in Europe etc. Their work service includes computer-assisted telephone interviewing and street interviewing. In Spain their major client includes supermercado Día, Vodafone, Bankia and SEAT(a Spanish automobile manufacturer).

In the past 2 years TNS continually modifying the working condition of pollster to worse situation, from making a more precarious salary payment, eliminating work bonus, increasing working hours to 12 hours(violating the laws) to locating great number of the workers in a relatively small space. In 8 hours of working hour the pollster only receives 3 breaks, two 5 mins of break and one 20 minutes of break. A normal working day the worker has to leave their house at Spanish lunch time(2pm) and passed their dinner time in the office working nonstop. A part from this,  the company constantly publish the average completion rate to pressure the workers, if they have not achieve the similar rates, it can bring them problems from the management.

The member of CNT had worked in TNS for 5 years, faced the worsen work condition, he constantly protested, until TNS dismissed him in November 2013, which we believe it was TNS’s union busting action – to shut the worker up. SEAT as an important client of TNS has turned a deaf ear to this labor dispute. CNT not only condemn TNS for their union busting action, we also condemn SEAT and those clients of TNS for ignoring the worker’s situation in TNS.

We demand an instant reinstatement of the dismissed worker, we want TNS and SEAT to know that we are not gonna tolerant their union busting action. Until TNS reinstate our member we won’t stop our action against TNS and their cli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