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更新 – 7日12日一份針對社區論壇運作文章的譯寫

現在在土耳其本地出現了兩的不同的對抗土耳其總理Erodogan和他的黨派的抵抗形式,一個是「無聲站立者」另外一個就是在伊斯坦堡個個街區開始展開的街頭論壇會。

這個在街區展開的論壇會議是很重要的,他展現的是一個抵抗延續的新的形式,這其中還包括那些提供示威者庇護所的地方,這東事在展現一個新的第抗文化的出現。而這個運動其中最重要的特點就是她們實際的在實踐直接民主,而這是由一群數量龐大並且第一次參與政治行動的人們組成的。這場Gezi公園的經驗,已經把居住的空間延展出來,人們在15天內佔領的時間裡,這個空間不存在政府威權,她們享受到了自覺與自管的自由滋味。在這個公園裡,人們貪婪的吸收著各個不同的經驗,從家庭衛生學到庇護所建立、食品補給等。

在公園哩,最一開始的形式是開放麥克風,人們自由的在其間發言,最後為了怕干擾到附近居民,這些人開始使用大型集會的手勢動作,她們轉動手來取代拍手的吵雜聲。她們用著這些手勢就在會議中開始共同的參與討論與決策。之後開始出現了很多不同主題得主動團體,在Abbasaga公園裡有工程師團體、女人團體,還有年輕人與律師、工匠等團體。這些團體都在為了抵抗的訴求還有會議參與者的需求而努力提供幫助。而這些團體最讓人激賞的地方就是她們能夠立即決策的能力,在12日晚上,法庭釋放了槍殺Ethem Sarisuluk警察,很多的街區會議很快的反應做出遊行抗議法官判決得行動。

除了這些群眾會議激勵人心的行動外,我們還要在下面談談這些會議存在的問題,這不是消極的批判,而是積極的反省,希望我們能改變這些問題而將會議運作得更好。

首先,參與會議的人數還不算足夠,就算在kadikoy區域,她們在當天的早晨有一萬多人遊行經過Bosphorus大橋,最後參與慧意的卻只剩下大概一千人上下。其他的會議都只有大概100-500人的參與者。而市區中心與外圍的的差異是可見的,另外貧窮的區域參與者可能更少,而她們會議上討論的問題可能都只是一些限制在區域部分的事務。另外會議的參與者還是缺少對於持續抵抗的認識,另外一些個人主義的犧牲方式也似乎無法真正有效的連結到一般人普遍的自覺行動,而導致這些人會抱怨會議的的有效性不足。另外會議的地點時間還有討論日程設計,應該要早先安排出來而不至於混亂或是沒有辦法有效的傳播訊息。而在公園內的會議其實也可以組織得更好來達到更有效的成果。

很多的人抱怨並批判這個會議就像搞一場「秀」一樣,一堆個人明星只想出風頭,而沒有去真的歐先考慮社群還有抵抗運動的真正目的與需求。不然就是發言很多時候就是在政治分析跟選舉這件事上打轉。當然現在不存在一個真的解決方來處理目前的這些問題,還有某些人自我的行動方式,然而我們可以更加注意去著重社群的一般議程上,就不會浪費過多的時間在某些冗長的個人發言或是政治抒發上面。向是限制發言的時間長短,或是要求人們要對題目發言,或是有必要的話轉換會議中不能有效盡責的主持人,並且讓這個位置可以在女人與男人之間輪替。這些都事會議中很重要的原則跟度元的基礎。現在最重要的目的應該就是要維持社群運動的完整性,並且保有所有參與者都是和作者的組成方式,因為在這種時期,傳統左派最會犯了大頭症想要做領導的組織者來告訴群眾甚麼時候集會、散會、抵抗與放棄抵抗,或是妥協。所以會議的運作一定要堅持下去,在這個場所中所有的人都有發言與參與還有決策的能力,也只有這裡這個力量才是所有人的。就算這步路要慢慢走扎實得走,我們也得平平穩穩的走下去,在這之間我們也要找到一個大家都能同意的共同目標,並且依照這個目標有效的組織起來。

在論壇上主要決策方法就是「去中心」,這跟過去傳統使用的「集中民主」是有很大不同的,人們在其間有更大的自由與空間參與決策,並且不會被決策給綁架。當然目前的情況來說,要將這些論壇會議去有效的組織化還太早,這些行動還有參與者都還在學習並累積經驗。而一些錯誤的決策都可能引起在其中參與的社群還有參與者受到傷害與導致對於運動與行動的失望,所以在這樣的情況看來,有時候去設定一些雖然有點高目標但是同時又是可以做到,並且實際的計畫的方式會比起不管什麼題目都要組成一個主動團體容易運作的多。而想要形成一個固定參與並且是有效的論壇方式,就必須要依賴三個核心基礎:自願參與,主要的目標還有訴求都必須要是實際上可以執行的,另外最後就是要設定出這些目標跟訴求的達成時間。

支持AKP政黨立場的聲音還是偶可以在街上看到,而另外我們之前所提出的四個主要訴求一個都還沒有被達到。人們得自由還是被限制、公平且合法的審判都還沒有法聲,相反的警察、政府、政府官員們作事的時候還是兩樣標準,只要是支持AKP的行動她們就不採取動作,相反的愈到反對政府的行動她們就鎮壓。Erdogan到今日還是不斷的污辱攻擊反對者的行動,不過這反而持續得使政府反對民眾更加的熱情的參與遊行活動,畢竟這是唯一一個場合他已表達自己的反對意見,在6月22日的時候,在塔克辛廣場召開了一個會議,我們一起紀念那些我們在這場運動中所失去的同志們,另外一方面也讓人們在次記起我們走上街頭的初衷,並且再次的反對政府的暴力行動,十幾萬人塞滿了街道參與了這次的活動。所以人們順勢的提議將每個周末都設定為抵抗行動日(星期六正義日,星期日自由日等),這樣也可以確保人們留在街頭,留在抵抗行動中。而各地區的論壇必須要持續運作下去,但她們也需要經營我們前面提過那些重要的元素,只有論壇不斷的在經驗中成長學習進步才能真正的持續他的有效與革命性。另外,我們也不能放棄去強調我們在政治上反對AKP的立場,雖然我們的主要重點不應該放在政治立場的相互詆毀上面,但是反對AKP的政治立場是運動中明確的政治取向,而我們也要清楚的表明我們是反對AKP得去對立於那些在街上與廣場上的AKP支持者做出分別,不然在外圍的人們很容易將我們都視為相同,而對我們發生錯誤的認識。

現在在街上參與論壇的人之中,很多人還是存在著反對組織化的態度,不過這可能來自於過去她們對於組織錯誤的認識,組織的方式是有很多的可能的。就算現在我們可能在現場存在著很多相對利的意見,但這都只是現在的情況,我們必須要記著我們的目的是走向一個烏托邦的新可能。而要走向烏托邦的第一步就是保留住gezi公園這個屬於我們共同的場所,擊退警方對公園的封鎖,當我們能夠在次自由的踏入公園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在這個場所中建立出一個自由的生活和聚會的空間。而這之後,我們的工作就是散步到所有的角落打開所有公園無形的壁壘,把她們變成gezi公園。我們都全心的期待「直接民主」可以在所有的公園實現,讓所有的公園成為一個自由生命和聚會的場所吧,讓這些反動還有法西斯消失在這個充滿花朵與自由空氣的地方….(原文來源)

土耳其7月7日更新

「抵抗無所不在」:警方使用催淚瓦斯和水槍驅散伊斯坦堡抗議者

塔克辛團結連線裡面包含了很多不同的政治與社會團體,她們在6日號召一場集會,「我們要屬於我們的公園,把公園的大門敞開讓我們進入…我們不會放棄我們的訴求」這個團結連線在一份聲明稿中說道。當天遊行的組織者提到,她們的目的是要讓大家關注Erdogan重新計畫Gezi公園的法庭案。而伊斯坦堡的省長對此行動的回應,則是表示她們將會派警力來回應抗議者的訴求,就他實際的說法是「我不能同意沒有先經過我同意的遊行發生」。

其實在六月,在伊斯坦堡的法庭已經裁決反對Gezi公園的重建計畫,然而這項裁決可以在被上訴到更高的行政法庭再次審理。所以這個星期六的遊行活動就是要提醒人們在次的關注之後的審判,而確保這個裁決不會因為政治壓力而有所改變。伊斯坦堡政府在當天的趨離行動中,還是一樣出動了催淚瓦斯與高壓水槍阻擋抗議者進入塔克辛廣場。

就算伊斯坦堡政府發出了警告,星期六還是有大概3000多人的示威者出現,她們高喊「團結我們反對法西斯主義」,還有「抵抗無所不在」,她們在Istiklal大街上遊行到塔克辛廣場。據報導顯示,在現場上主要的衝突開始於示威者與警方爭持她們是否有權利進入Gezi公園裡。星期六當高壓水槍車早在廣場的周邊待命,Istiklal街上在6月22日發生過嚴重的催淚瓦斯工及,當天同樣的也不例外,警方追捕著示威者到廣場附近的小巷內,根據路透社的報導最後幾名示威者被警方拘留。

具土耳其自由日報的報導,從5月31日開始到現在,全土耳其大改有兩百五十萬人走上街頭,這些示威行動擴越79個城市,5個人在行動中死亡,4000多人受傷(包括600名警察),還有4900名示威者被拘留,58個公共建築,337個私人企業,240輛警方用車,90台市內公車還有214私家轎車受到部分損壞。

土耳其29日更新 – 土耳其政府網路打壓、追捕行動

星期六的塔克辛廣場,警方陣仗再次出現

朝向塔克辛廣場前進的人們

這個星期Erodgan政府表示將要正式的進入調查Twitter還有其他的社群媒體,目的是要追查並且控告這個抗議活動的組織者。運輸與通訊部長在星期五的發言中談到,他要求社群媒體必須要和政府的調查人員配合調查工作,「網路是允許的,但是呢,絕對反對將她錯誤的利用在犯罪、暴力、混亂上面」。現在確定的是已經有至少35個人的名單。在土耳其公然的污辱政府官員是違法的行為。「犯罪就是犯罪,不管是透過臉書或是推特,還是其他的電信方式…沒有人有權在法律的規定下犯罪」

自2008年開始,Erdogan政府禁止了youtube兩年的時間,主要原因是這個網頁傳播了很多污穢的訊息。而最近,Erdogan的代表在發言時向臉書表達她們期待的「合作」態度,希望臉書可以運許他們透過數據資料等去追查這場運動的主謀。臉書在一份聲明稿上有提到最近會與土耳其政府的代表會面,並且將會討論到這些相關的問題。反觀於臉書開放性的態度,土耳其通運海事部長則表示推特到現在尚未表現出「積極的態度」,即時土耳其政府已經給予「必要的警告」。「我們已經告知了所有的社群媒體,若是她們想要在土耳其運作,她們必須要配合土耳其的法律…當我們要求提出資訊時,我們就是要看到她們有人在土耳其本地提供給我們需要的訊息…我們需要有一個當地的對話者,可以提出我們的不滿,並且在遇到問題的時候對他們的系統做出修正。」(那麼土耳其政府呢?)最後他說「推特可能最後也會順應我們的要求吧。不然,這(指的就是人們運用推特傳播主流媒體不播報的真實畫面)可不能在持續下去了」。就算這些社群媒體公司與企業本身與這場土耳其的運動沒有直接關係,在這個情況下都被土耳其的政府給捲入,而最終這些社群網路工具到底會不會屈服,我們就要拭目以待了。

更多的土耳其抵抗創作

土耳其抗議現場的建築美學

來源

土耳其6月25日更新 – 群眾論壇比站立男更有料


土耳其警方暴力的受害者


群眾會議沒有停止的跡象

在伊斯坦堡已經連續了三天的警方暴力鎮壓行動,四天前對Gezi公園的驅逐行動引發連續幾天的抗議行動,導致了許多示威者被逮捕。自6月17日出現「站立男」的行動開始,這個新型式的抗議方式傳遍了整個土耳其,甚至出現在其他國家的土耳其聲援活動中。但是這樣靜靜站立的抗議並沒有改善土耳其警方的鎮壓暴力行動,不過也因為如此,他顯示了土耳其國家暴力的絕對荒謬現實。但對於站立男的新型態抗爭,有人有不同的看法,指出這樣的「個人」行動演變成一個運動的標的物件也不全然的是好事。像是當天在站立男的相隔不遠之處,也有一群示威者聚集起來在開群眾論壇,但是新聞與關注焦點最終放在站立男的部分,這個群眾論壇也就被淹沒在這充滿「站立男」的訊息之中而被忘記了。

這些現在正在土耳其各地發展起來的群眾論壇事實上他的角色是很重要的,因為她展現了一個新的空間使用經驗,而在論壇中人們重新靠著自己的參與去嘗試建立一個新的、更廣泛,也更直接的民主可能。之前我在寫到群眾會議(論壇)的組成形式就提到,這些方式與程序是參考自西班牙的佔領運動,所以她們決策採用共識制,組織方式是由下而上的平等架構。所以在其中原本屬於組織的不可逃避之惡:包括領導(組織)者與階級架構都在其中讓人避之唯恐不及。另外「互助工作坊」的組織架構被採用在許多計畫的設計原則上,這些計畫包括兒童讀書工作坊、園藝、表驗藝術、還有反催淚瓦斯行動。整個現場充滿著參與、合作、自發還有團結的氣氛,而這就是現在正在出現得一個新的社會關係的基石。那些重新將公共空間定義為一個反階級主義、民主自治的空間概念,使得這些群眾論壇構成了一個能夠替代AKP這樣一個獨裁政體的社會組織方式。

失去Gezi公園對於整個土耳其的社會運動來說是一個打擊,但是他不經意的點起了一個在土耳其地方上耕作的社區組織發展,這個新的運動將可以更有利的對抗AKP的暴權。不管是在人數和其發展的廣度,這個論壇可以成為土耳其社會的群眾社會運動基礎,然而現在一切都還在起步階段。但是可以確信得是這樣的經驗將會改變土耳其過去的政治文化,站立男可能是現在土耳其整個運動的新標誌,但是社會論壇卻是那個每日滋養土耳其人民,去對抗過去對於政治冷感的一個新的力量來源。(英國獨立者記者的tone似乎很不錯)

25日,土耳其警方在首都安卡拉的連續突襲行動後拘留了20名示威者,指控她們涉嫌參與幾個星期來的反政府抗議行動。據土耳其CNN報導大概是30的地點被突襲,這些被拘留者被指控是屬於某個尚不確定的「恐怖」組織。


諷刺土耳其總理的漫畫


警方組成人鍊,以防人們進入塔克辛廣場25日下午5點

土耳其6月24短更新 – 恐嚇記者

BBC在報導中提到她們很「關切」一場由土耳其政府組織的「恐嚇記者」活動。在一份聲明稿中提到,BBC的一個記者「因為她對於現在抗議情事的報導,而遭受安卡拉市長在社群媒體裡對他的攻擊。」星期日,安卡拉市長Ibrahim Melih Gokcek將BBC的土耳其記者Selin Girit形容為一個「英國特工」,並且在Twitter上發起一項抵制活動。這個行動也在後續影發了一長返抵制活動。

BBC全球新聞主任在星期一的聲明稿中提到「我們的記者收到了很多的威脅訊息。」他強調BBC的記者是「致力於提供公正和地利的報導」,並且不能「以這樣的方式被直接威脅」,並且她們回應「要反應與投訴BBC的報導,有一定的程序,我們呼籲土耳其政府使用這樣的正常管道。」另外在令一份由英國國家記者公會發出的聲明中提到「我們想要向土耳其政府傳達一個強烈的訊息 – 在你們的動盪時期去對記者找碴,是不可接受的。我們譴責這個恐嚇行動,並且要求立即停止。」而面對BBC的指責,Gokcek回應到「對於BBC針對土耳其的行位是不能接受的。」在星期日Gokcek的Twitter抵制行動上,他指控BBC的記者意圖使用他的報導來破壞土耳其的經濟。並要求他的支持者,以推特加入譴責BBC記者的行動。這個推特在之後很快的傳遍土耳其,最後也有許多反對者開始反傳反對Gokcek的tweets。最後這名事長便再次的要脅將要起訴所有推特反對他的人。

許多人來到現場關切殺掉Ethem Sarısülük的警察的審判結果

土耳其6月23日更新

星期日許多LGBT社群走到塔克辛廣場上支持這次的抵抗行動

23日晚間的土耳其現場

(稍晚才會有文字補充)

媒體拍攝到失控的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