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le, only when you believe…

若是你在西方國家有住過,然後有參與過反法西斯主義的運動,再加上來自貧民的背景,其實你會比誰都知道。那些新納粹孩子,跟你沒有什麼太大的差異。可能3個月前你們就是住在同個街區會在同樣的市場見到面的朋友,而選擇了不同的路,也只是尋找認同過程的分歧那麼簡單吧了。這是我看完魔鬼教室最直接且寫實的心得。而拋開那些因為偏曲的道路而引來的資源來看,脫下那一切,我們跟他其實沒有那麼不一樣。但我還是恨透了他們的原因是,他們的確傷/殺了我們不少的伙伴,當我們站在街頭面對面時,我也十足的把握,只要有機會,他會毫不考慮的捅我一刀,所以我也必需要如此去思考我的所有反應。

認同大概是在青少年時期最可怕的一個惡夢,由其若是你來自於一個低階勞工的社會背景,你機本上不會有太多選擇跟太多思考的空間,你所要做的就是在你還沒被規名的時候馬上進入團體,而這個團體也決定了你的未來。這個選擇在我看來,就是你未來全部的人生。 甚至包括你做為一個勞工或是高等受薪階級的未來,而這個認同有趣的是,他在表面上看起來似乎相當的平等,出身於移民工人家庭的你將有機會跟一個來自於全國區的代表又身兼某大學的教授坐在同一個小房間裡吃著小糕點,即使你的階級永遠都只能繼承來自於你父母的一切,有時甚至在這個團體中,你的階級流動是被直接制止的,在同一個情況下,某些人又會永有絕對的彈性選擇自己的階級位置,而你相信這一切平等,因為你必須要相信,這根宗教一樣。只有當你相信,你才可以看到神,看到公平,神蹟降臨在你的身上如同你相信當只有絕對的平等時,你的不服從成為了破壞平等的最大阻礙,而服從就是平等。

認同與規屬感在青少年過程中那種強大不可抗拒的力量,在我們自身的身上都發生過,而當這一切再發生時,誰都難擔保會選擇在當下活下去,還是尊嚴但痛苦的活下去/甚至死去 。

我想魔鬼教室在這個過程的著磨上,使用了比較白話的方式(不去細看這之間微妙的關係)去看這個法西斯的認同團體是如何的被建立起來,對於一個東方國家的人來說(日本或許除外)我認為,可能會比較無法做想像,但是若是你曾經經歷過這個”張力”下的環境你會發現,這些看起來很小的動作/口號(有去過野草莓的就懂了)等等,都是一種團體的魔力將彼此拉緊在一起,互相認同去達到自我認同的目的。本片好像是改編小說的,我想小說的可看點應該會更多,因為畢竟這個視覺的理解將很多本來會在文字上較多著墨的部分以很多的畫片承現時,不在那個環境下的人可能會落看很多重要的部分。本片在講述法西思上還是可得個80分的高分成積,不可思議的簡單,而事實就是這麼回事。不管當初或是現在新納粹運動的年青人,都是在這個追求認同的過程中受到誘騙而無法自跋的人們,而他們非常相信,惟有相信讓他們活得有尊嚴。

First anarcho song in Taiwan!台灣第一首 反權威歌曲!(in chinese)

download the song at : HERE!! (歌曲下載請點)

有英文版喔 來這裡

這首歌誕生在2008年11月25日的半夜裡 廖伯的木吉他 與我速填(但是修了很多次)的詞
在半夜3點鐘 廖伯使用著喉嚨痛的沙亞聲經過12次的錄音完成的現場版
就像過去台灣的反權威主義 我們是野貓游擊 這首歌記憶了2001年的義大利G8
所有我們經歷過的街頭畫面 與那些被警棒打到背上的伙伴們  我們手扣著手的人牆跟那必須一直流下來的汗水

或許我們沒有名字 來自世界各方 但我們不會退縮

This song was born on the night of Nov 25th 2008, with Risk79’s acoustic guitar and my lyrics(with many fixed) – during 3 hours thro Internet connection, Risk recorded 12 times with his webmic and sore throat!!  As past anarchist movement in taiwan, we are always the only and few wildcats, in this song we remember Carlo in 2001 Italy, all the scene when we were standing in the streets, when our friends was beaten up by the police, and when we chain our hands all together to stop things that in front of us, that it to be a water canon or peper spray, police brutal, we will keep sweating/fighting, becuase we cant be stoped…

maybe we are nameless and coming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but we are not backing down!

你還要流汗 然後用力甩在別人的臉上

我們手扣在一起 在著街上大聲呼喊
警察拿著棍棒揮舞 我喊叫的失去聲音
2001的義大利 卡羅橫躺在地上
警車不斷的從我們身邊響著警笛
在這街頭上~~

放下了所有言語武裝 我不來自於那裡
讓我們都帶上面具 打碎那場權力遊戲

你還要流汗 然後用力甩在別人的臉上
我們還要流汗 然後用力甩在別人的臉上

Street, sweat and breakout
keep sweating, sweat over their face with our perspirations
keep sweating, sweat over their face with our perspirations
keep sweating, sweat over their face with our perspirations

we chain hand in hand all together, on the street we exclaiming
police waves their baton, i lost my voice
2001 in italy, carlo laid on the street
while police cars passed by us with loud hooter
on this street…

stop arm yourself with academic language, i dont belong to there
let us put up the mask, and break this authority game

keep sweating, sweat over their face with our perspirations

Review – 決戰西雅圖

我為這篇文章的雜亂感到抱歉,對這場運動我有太多的感觸,其中也混雜著很多我想要寫出來的訊息跟理解,但是礙於這過多的資料無法展現在一篇文章中,我感到無力。若是我們有10個鐘頭,我們可以好好重新說起西雅圖。

1999年西雅圖的戰役對於反全球化行動者, 在經過10年後的今天更有一另外一層新的意義,當我們回頭看這走來十年,和今年的經濟危機對世局所發生的改變不得不搖頭,所有的努力怎麼都比不上資本主義的自行循環消解,最近反權威行動者更是對近一波經濟危機有了新的的感知,期望在這個時間點上再次創造歷史性的改變,其中也不得不提醒我們,世界經濟體系的改變,以不同於過去由幾個國家掌權,新掘起的如中國和印度等在整個全球化的市場下,不容乎視的吃盡了極大的市場,跨越過冷戰時期的美中關係,這個相互共生間的關係將更加深資本主義鎖鏈的強度。

從2000年開始,對於西亞圖一戰的反省批評文章不斷,而以無組織形態組成的獨立媒體更是發展神速的串起了世界的網路,這也拜龐克的自立精神,讓位於亞洲的我們也可銜接上這一個網絡,而1999年的西雅圖對於我們,則是那個烙在心中的驕傲,曾經我們的伙伴們在5天中,完成了那些如計畫般的成就,身為反權威主義的我們都感到與有榮煙的,西雅圖之役讓我們相信我們所做的不是白費,也將我們團結在一起,尋求一個更美好的明天,一個全然不同 ,沒有資本家,剝削者的明天。 只是在那5天之後,有人質疑是不是也開始變天,大型的跨國際行動不斷,每年都有慘烈的戰役,過了八年的八大國又要在曾經流血的義大利再次聚頭,面對這樣每年數場的動員,反權威主義的運動在某種斷裂的接續下承接資本主義的社會問題,除了在街頭上時我們真的手握手的直接面對警察暴力威脅外,我們年年都在談團結,而這個團結卻老是落在有限的連結之下,而西雅圖在這裡的意義是什麼,只是個1999年美國的人民抗爭文化的表現而已嗎?

另人意外的,這個充滿好萊巫風革的決戰西雅圖確實得到了反權威主義行動者的普遍好評,一開始我感覺頗意外的,除了穿插的愛情故事與英雄氏的主角個性與過度戲劇化的交錯關係外,在我的第一眼裡,這部片似乎相當的劣質,而且我質疑這樣一部影片是否做了那個場景的一個代言,而這個代言是有效的且具有真實性嗎? 看了幾篇評論後,我才開始跳脫出主關的評斷,以一種不同的視角去認識影片中的真實,這部片的確真實的承現了不管是在西雅圖中或是任何大型運動中的那個反權威運動中的問題,包括主角在運動中的權威位置,性別差異的問題,不同種族在運動中不平均的發言權,還有過多的情緒性交錯在行動中所導致的奇異等,都是一直以來我們所不可能避免的,每年我們不斷從新面對的問題。

而這些問題,不說討論上相當缺乏,在現實的因素上也有很大的困難,例如,當我適試圖去談論反權威運動中的Free Love這詞跟論點就很難以中文的語詞有系統的做出比較有效的討論,所謂文化上的差異造就了這個直接的對話不平等,也是這場跨越地界的團結運動的問題之一。我們的對話非常貧乏,以至這種大型的運動即使聚集了所有的運動團體到現場,除了面對警察暴力的抵抗中可以表現出我門的團結之外,互相體解上都仍顯缺乏,而這個對話在我看來,經過10年來也無法打開。 我們沒有資本主義中那個資本家與國家間緊密的利害關係,而我們所尋求的解答的過程也不盡相同,這將我們落在一個模糊/互不信任的對立位置。而這對打敗資本主義與國家沒有太多的幫助。

總歸來說這部片,在某種程度上忠實了承現了1999年的西雅圖,有朋友意外於沒有太多過去的行動者對此影片有回應,但老實說我並不訝異,如同在戰後戰士們不想再談起過去的戰場,戰場本來就不如同當你再次詮釋般的無罪,存在於當下的人,他們知道這些片斷不是故事的全部,而我們所有參與過這場大戰役的人,都知道我們曾在之中犯錯,若是做的不夠多,若是這部片因此讓任何人再感到希望,那就是一切了。

反權威共產主義對全球經濟危機與G20會義的聲明稿

1 目前出現的危機是典型的資本主義經濟危機。「過剩」,投機的商業策略和其之後產生的崩解都是資本主義的內涵。(正如亞歷山大柏克曼等表示的,資本主義經濟學家所說的生產過剩實際上是消費的不足:資本主義防止了大量的人們取得他們生活所需,也同時破壞了自己的市場。 )

2.任何資本主義者和政府提出來用以解決這場危機的解套辦法,都只是維持資本主義的手段。而這些手段都不是我們大眾階級所尋求的那個答案。工人和窮人是那些真正承擔這些危機所帶來一連串問題的受害者-而金融資本家則總是受到巨額的企業援助。資本主義怎麼改變都將無法解決大眾階級的問題;更不能期望像歐巴馬這樣的單個政治家可以做出什麼改變。這些政治人物能做的只是幫助資本主義的危機找到新的出路,而也許在這個前提下分與工人階級一些麵包屑。

3這場銀行的金援不僅表明了國家是為什麼而服務的,也說明了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概念是個空洞的理想。縱觀歷史,資本家們只支持那個對他們有利的市場,而國家的規定和補貼總是服膺於他們的需求。沒有國家的支持,資本主義是不可能存在的。

4.在美國、英國和其他地方,對金融機構所做的國有化的援助手段明白的表示了-國家是全力支持資本的。同時這也顯示了國家所有權對於資本家來說沒有基本問題上的砥觸,而這個國有化跟社會主義是一點關係也沒的。也可以說這根本就是一個打擊工人階級的手段。我們自己,必需要找回經濟的主控權,而不是任由國家掌控。

5.由於在新自由主義下的資本全球化,統治階級理解到解決危機的辦法必須是全球性的。因此從11月15日,這個G20集團會議召集的目的便是討論這一危機。這個會議很重要的一層意義就是,美國、歐洲和日本等的領導人開始意識到,解決經濟危機是不能再只靠他們這幾個大國;而必須納入更多的國家們,尤其是像中國(將成為工業生產的頭號國家,也將邁向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印度、巴西和其他經濟「新興」國一起共同討論商議。這標示著他們意識到這些年來-僅僅八大巨頭的八國高峰會已經無法做為世界經濟的唯一決策者。這所反應的是全球經濟體系的改變。

6.我們不對這些新的資本主義權力者抱有任何期望。中國領導可以自稱中國為社會主義;而其它如巴西的盧拉,或是南非的並莫特蘭特,都可自稱作為最窮國家代表。但實際上,他們都是資本主義的捍衛者、剝削者和自己國家人民的壓迫者,而且越來越多的,剝削其他國家人民的帝國主義或次帝國主義。

7.如果這場危機所帶來的不是全球大眾階級、貧困、剝削和戰爭的結束,那麼我們必須立即動員行動。我們要求援助用在我們的身上,而不是去填補資本黑洞。我們反權威共產者將為那些背負次級房貸的人們爭取援助,並保有他們的家園。我們將繼續參與和支持那些爭取更合理工資和工時的工作、居住權、服務、健康保障、福利和教育,和環境的保護。我們將終結帝國主義戰爭和所有對我們階級的壓迫。

8.針對G20集團會議我們提出以上的要求,在未來我們將不會噤聲。通過這樣的要求,和以其做為直接行動的方針,我們將努力建立一個大眾階級的全球運動,就此結束資本主義、國家和那些他們所帶來的危機。

革命以死 Part II


請從新定義你的革命

你談起你的革命來了,好,無所謂
但是,當革命真的來的時候你會幹什麼?
你會是那個拿著槍掃射的傢伙嗎?
當血流遍地時你會開始大談起自由嗎?
啊呀,如果暴力是追求自由的代價,這個自己毫無價值可言
我不想要你的革命,我想要的是無權威的世界與和平

你談起使用暴力做為工具去推翻權力
你嘴巴說著解放和人民自主
現在統治者不也是人,有什麼差別嗎?
喔又是另外一群偏執狂將我放在他們的射程中

可是你要對那些不想接受你的新制度的人們怎麼辦?
那些不同意你的人和那些有自己信念的人?
你說他們錯了,因為他們不同意你
因此,當革命來臨時 你將碾過他們
你說,革命將為我們所有人帶來自由
喔~自由不再是自由,當你不願認清事實

你談起使用暴力做為工具去推翻權力
你嘴巴說著解放和人民自主
現在統治者不也是人,有什麼差別嗎?
喔又是另外一群偏執狂將我放在他們的射程中

你會灌輸群眾們去信服你的新統治嗎?
然後殺掉那些異端們?
運輸的問題可留待英國鐵路去討論
齊克隆B被有效的使用時,北海的天然氣就廢棄了
老掉牙的故事人類總是在殘殺自己的同胞
我們必須找尋真正的答案去解決這片土地的問題,

你談起使用暴力做為工具去推翻權力
你嘴巴說著解放和人民自主
現在統治者不也是人,有什麼差別嗎?
喔又是另外一群偏執狂將我放在他們的射程中

革命萬歲,世界的人們團結起來
勇氣的人們站起來吧,抗爭是你的工作

這一切看起來似乎很容易,這場革命的遊戲
但是當你開始真正的加入這場遊戲後你會發現根本就完全不同你所想
你充滿智慧的理論告訴你一回事
但卻沒有考慮到現實
因為那的當你坐在那邊邊喝酒邊說的那些”真像”,
是痛苦,死亡和苦難,但當然你不在乎

你是一個超越那一切的男人啊,如果毛澤東做的到你也行
對我們這些不願任何人受苦的人來說,自由是什麼?
這是一種造成1000.00萬猶太人死亡自欺遊戲
就是那個被權利製造者使用的錯誤邏輯
所以不要認為你可以用你的政治把戲把我欺
右傾,左傾,你的政治你自己留著用吧
政府就是政府,而政府就是暴力
左或右,左或右,都是一樣的
壓迫和限制,法規,規則和法律
你的革命指的就是奪取統治權
您浪漫化你的英雄們,引用馬克思和毛澤東
而他們對自由的那套想法在現在變成了壓迫

沒有什麼事可以改變那些死去的
這只是同一場法西斯遊戲,而這遊戲沒個規則
老實說這一切沒什麼不同的,政府都是一樣的啦
他們想說什麼是自由什麼就是,但奴役還是存在

TShirt專頁

這陣子工作太多,拖的也一推Tshirt沒做沒寄

真是不好意思 我還賣啦 只是好不容易補完前面的成本訂單又要面對新的成本定新衣服(我到底有沒有賺到錢啊 沒辦法 最討厭就是想錢這事)

今天晚上弄了一個頁面做Tshirt的,之後才不會在我私人部落格搞混 也不會混亂我的更新

請來這吧 請繼續支持 下星期之後會出黑色跟紅色帽T
還有新增的共享版權業 請伙伴們點讀

日本内閣総理大臣麻生太郎,來歷背景真不小!

抗議10月26日 日本警方的不當逮補!!

一群行動者召集一場「真實旅程」意圖揭發日本内閣総理大臣,麻生太郎背後的優渥且具有豐富歷史背景的「企業之子身份」。就在這一波的經濟危機集待解決之時,日本面臨了嚴重的新貧危機,然而政治人物們仍不知民間疾苦的住在高檔的住宅區內與普羅大眾們隔離,日本行動者有感於此,在10月26日來到距大企業家之子的日本内閣総理大臣麻生太郎豪宅附近,正準備為11月29/30兩天的「反戰與抵抗活動」以「參觀」麻生太郎豪宅的行動開啟序幕時,卻遭到警方的違法逮捕。
26日當天,就在行動團體結束了火車站前的抗議之後,50人繼續行進至麻生太郎的官邸,行動者身上並沒有任何標語、布條甚至揚聲器,卻在最後以3人招致警方暴力逮捕之下落幕,而在晚間新聞中,日本警方全面綁架媒體將現場重塑為行動者的暴力行動,且違反警方執行公務之下,被「依法」逮捕。事實上,在行動團體展開行進之時就馬上受到日本警方的暴力震壓,詳細訊息請參看現場行動者的影像紀錄。


(本片配有英文字幕 請至影像工具列的三角型按右鍵選取)

新任日本内閣総理大臣麻生太郎,來歷背景可還真不小!事實上在2006年,當麻生太郎仍任命為外務大臣時就曾受到媒體批露其「特殊」的身份背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麻生太郎家族的礦業公司曾經使用的成千上萬的韓國強迫勞動者。 做為企業家後代的麻生擔任外務大臣一職,因此備受爭議!日本九州的一群歷史調查團隊甚至揭露麻生家族自戰前即開始奴役韓國勞工,這些礦工工人受付不足的工資、過量的勞動、營養不良,生活在極度的貧困之中,而且受到24小時的監視,這樣窘困的局面甚至比蟹工船上的工人有過之而無不及,而這樣的奴役直至1945年宣佈戰敗後才結束。

在麻生任職外務大臣時,從未對此家族歷史作出解釋與回應,在2006年1 月他甚至發表了認為天皇應該參拜靖國神社的言論,此言論顯示出麻生的極右路線。而事實上麻生在日本正被視為日本右翼的種族優越的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