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沉睡的商人

墨西哥片(應該吧)
西班牙語 出產於2008年  (本文內容有些劇情,請斟酌服用)

本片的故事纏繞在三個不同角色的關連與故事上,包括來自墨西哥小鎮的Memo、女作家Luz還有住在美國的墨西哥移民家庭的Rudy。Memo是一個在小鎮中陪著父親重新開墾失去水源的貧瘠土地青年,他嚮往外部的世界,每天只能從自接的收訊器中與外部的世界接上軌道,他對外面正在發生的「結點」世界充滿好奇心。「結點」的概念,基本上就是在一個人的身上裝上與其神經接軌的電子接收器,靠著將這個結點上網連結的方式,使的人們可以自由的操作機器工人來完成工作。然而這項「結點」科技並不十分穩定,他一方面嚴重的影響「結點」工人的健康,使其失明之外,也常常發生連結問題使的工人在這些意外中遭受到身體系統的損壞。但對於memo,當他從接受器聽到結點工人嘴裡的「不知道在加州還是哪裡」的工作內容充滿著幻想,他津津有味的花上晚上大部分的時間聽取這些故事。直到有一天,這個行動摧毀了他的家庭。

跳出從Memo個人與這個墨西哥小鎮中之前矛盾來看,這個名叫作聖安的墨西哥小鎮一片荒蕪,黃土間搭上簡易的小房舍就是這些人所有擁的一切,Memo父親意圖重新開墾的玉米田看似極度貧乏,所可以仰賴的惟一水資源被控制在美國人手上,一大片築起的堤防將水一滴都不剩的圈制住,人們只得來到堤防邊界「購買」水源,而價格也隨這些控制人員的喜好變動,水做為活下去的基本需求,這些人也只得閉上嘴巴屈從,在這樣的環境下,人們心中痛恨圍牆,但是回到相對貧乏的現實中卻也只好認氣吞聲的活下去。然而雖然這些人被切斷在生存最基本需求的控制中,也無法阻擋高科技資訊產物在此地的散播,人們把自己投注在資訊中任憑思考癱瘓,接受這一切做為「正常生活」的規則。Memo的父親因為走過兩新不同的世界,他因而一直意圖追尋他所認識的那個過去,當時水源還是任人自取的,生意盎然的田園遍部在這個小鎮中,即使現在他失去了水源,他想向若是田園可以再次出現在這片土地上,或許…。而這些人對堤防與水源控制的行動是痛恨至極的,在墨西哥因而發展出一個解放水原運動,這些人以行動來打碎資本主義的鎖鍊,他們以資訊攻擊、破壞水壩。

Rudy就是這個資本主義下的另外一個產物,他從小跟移民父母親生活在美國的大都市中,自願從軍而成為一名令人景仰的好軍人以追隨父母的腳步與期望。然而他被派至新崗位的第一個工作就是打擊這些「盜取水源者」,根據消息一個具有嫌疑的資訊干擾來自聖安小鎮,指令是摧毀。

雖然影片中三個不同人串起來的布局上感覺很似遷強,結點所造成的社會結構問題若是能更細緻的刻劃出來會感覺更好(不過有些布局很不錯,像是Rudy正要進到墨西哥的公路指標),但本部片的概念還是非常新穎,把現在科技化的社會以一個極端的想像呈現出來。

網路的連結將資本的控制拉近,卻使得人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除此之外也更深刻的搗毀我們身邊一切的生存依據,我們做為個人被上了標籤成了去人性的生產工具外,我們賴以維生的一切也都被資本主義控制切斷。僅管科技可以不斷的被進化發展,我們做為個人的主體性只會不斷的被消除在這個過程之中。片中來自兩個(不同一邊)的人就是如此,Memo在平凡沒落的聖安小鎮上跟著老爸在重新開墾已經因為水源問題被廢耕許久田地,但他卻不安於此的幻想一個外在大世界的社會,希望可以走出一片黃土進到城市中,加入結點行列,「與世界接軌」。而來自另外一邊的Rudy在第一次行動中發掘到他在結點行動中的人性問題,最終他選擇拋棄了一切來到墨西哥的小鎮尋找因為結點而他連結上的Memo…本片放置在美國在前幾年所築起的「邊界圍牆」上更似乎更有可衝擊思考的地方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