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about now?

惡夢真的可以如同真的生活的一部分,追逐著你嗎? 我希望這只是一場惡夢。但是,沒有辦法,這場惡夢如此的真實,我的手顫抖著。顫抖著。

 

怎麼,就像青少年電影般的顫抖著,你以為這些只會發生在英國電影情節的事情活生生地捕捉我。你要我怎麼打起精神。像是春天的朝陽。你太可笑了。

 

你這麼忽略我的痛苦讓我感覺到非常的不痛快,我如此地感覺到拘束與束縛。草擬馬的,就連陳述我的痛苦我都感覺到如此的彆扭,若是你可以感受到我此時所承受的,你他媽的都會流淚的。你說你不會的,你不會的,因為這不算痛苦。這個痛苦如此的輕浮,你覺得這只是我單純造作出來的表象。”各位先生、女士們,我向你們介紹2017年度的老女人drama queen”

 

他說沒有,沒有的事。就這樣,他輕蔑的擠壓他的鼻子,就是為了要故意呈現那種只有電影可以述說的情緒鏡頭,不需要文字的,他就是假裝不經意地對我的痛苦擠壓他的鼻子。像是他甚至自己都沒有發現一般,如此的輕蔑,他的反應甚至都是”不自知的出現”如此輕易的擠壓了他的鼻子,是的,他就是動了他的人中去扭曲了他的鼻子,甚至不需要使用那個有名的翻白眼的反映,因為那會如此的露骨展現他的輕蔑。這個輕蔑是如此的所以然,只能以那個隨意擠壓鼻子的動作來表達,來反映。我感覺淚水奪眶而出。我像是MTV世代的青少年,淚水就奪眶而出了。他媽的。多愁善感難道是你們的草擬馬專利嗎,幹什麼,要說我是歇斯底里的經前症候群患者。我們那可悲的血液淹沒了理智線嗎。幹什麼你要這樣帶有政治歧視性的解釋我所有的行動、反映、感情呢。難道我就是一個人類學家受害者。我們為什麼非得被所有的人政治剖析我們單純的感受呢。

 

什麼”擠壓鼻子”, 他顯得如此地吃驚地回應我的指控。謝謝你的支持。天上飄下彩色紙片的雪花。這女人回到他自己的小世界裡,那裡面有彩虹尾巴的馬會用粗糙的雪白馬毛摩擦她的臉,直到泛紅。女孩兒,世界就是這樣啊,不殘酷,所有 的殘酷來自你那不合時宜的幻想。

 

白色物質,如同冰冷的雪地上的電線桿,擁抱著你的嘔吐物。白色的,泛著陶瓷般的光彩,沾抹著粉紅色的嘔吐物,所有的嘔吐物都變成了粉紅色的,如同你破碎的心。

 

“破碎的心”他重複著,在他的腦子裡劃過那個”難道我們又要回到那個同樣的題目”,難道破碎的只有你的心?難道他的心不破碎。難道,有誰的心不是破碎的。就在當下我想被關注,我想表達我的心是破碎的。自私的,全世界都是我的舞台,它們注視著我,因為所有的人都認識到我的心是破碎的事實。他們如此的惋惜,草擬馬的,像是如此我的心就會被安慰,被暖化,然後這些軟軟的心會不經意地和在一起變成一顆完整的心了。想像的世界,難道還要被同意,被給予空間去完成這些抽象的動作嗎? 草尼瑪的,我就是這個世界的盡頭阿。你們張開眼睛看著我完成這些動作的時候,我會給你天鵝湖的交叉腿謝禮的。如果,你們就看我那麼一眼,我保證指一切很快地結束。

 

這位騙子小姐,還在漫天的扯著謊。他難道不就是要一些注視的時候,抓住那些人,然後厚顏無恥的指謫他們怎麼在過去丟下她,自顧自己的走去,難道她不是意圖喚醒他們的自責,他開頭說得如此的動聽。多謝你們停下腳步,然後他要他們為了因為不繼續聆聽而感覺抱歉。為什麼要給予窒息的情感牽絆。難道一開始你所聲稱的那些感謝之意都是雪女的誘惑。你如此的焦急的表達感謝之意,是為了牽絆住那些透露出關心之意的好人馬?難怪他們都走了。難怪那些人最後選擇離開。

 

 

 

 

我知道這個開頭是如此的混亂、冗長的。但是如果要實際的解釋我在那年的心情時態,是沒有辦法輕易的以一段話來完成的。或許我可以選擇一個小事件來呈現,但是,取決於造作的文學價值考量,我決定以一個夏天午後的筆記來開頭。那個夏天我如此的混亂。我想過自殺無數次,但是我依然還是把自殺的傷痕給隱藏著。倒不是因為這個想法讓我為自己感到蒙羞。就算我知道同居人會因為我的”自殺”想法而感覺害怕。我對這個想法倒不是那麼懼怕。我總是公開的說,自殺是人活著的權利,怎麼,逃跑有什麼不對嗎,逃跑至少是一個反應。我說 “你那毫無表情、感情的反應才讓我感覺作噁。你知道嗎?”。所謂的理智根本對我就是可笑的造作。你是個可悲、沒有情感的人,如果你活在這個資本主義世界,還從沒想過消失會是多麼大的一個人的慈悲。沒錯,這就是我實際想的。我現在不瘋狂,至少不再那個夏天的狀態下。我對自殺的想法實際上就是如此。

 

傑米告訴我,他覺得活著他媽的真好。他說的沒錯,活著他媽的真好,如果你這樣感覺你是應該活著的。如果你不感覺他媽的真好,那你就去死吧。再會,親愛的朋友我會如此的想念你,但是你就去死吧,就算我不可以在你回到良好感受時再見到你,而且我或許面對你的時候,我會勸說你活下去。但是,lets be fair,

如果遇到那個時節你需要,你就走吧。走了,就是走了。因為你不可能反悔,所以不要告訴他那是不負責的。你才是不負責的人,因為你活著,就要人家不放棄,這是不道德的。他負面情緒氾濫了,所以他控制不住,離開了世界,但你有什麼權利、能力告訴一切會變得更好。所有我自殺離開的朋友們,我要告訴你,他們真的沒有錯過什麼,死了的人,他們沒有辦法感受。所以 沒有對你負責的需要。你的痛苦,就不要錯怪他人了。你既然那麼會承受痛苦的生活、相信活著這件事,你就加把勁吧。然後放過那些想死的人,怪他們造成你的痛苦如果幫你活下去,就怪他們把,記得,因為他們已經死了所以不會再接受負面情緒,把所有的事情都怪在他們身上吧。我相信他們會接受的,因為他們就是負面終結者。想必,他們會樂意接受你的負面情緒,況且他們也不必直接感受。

 

所以,我就坐在那看著傑米,他開始告訴我他在美國坐牢的故事。我有點發楞老實說。因為我不確定我想聽傑米給我的那些廢話。他說。

”我記得我剛剛進入那個牢裡”,他停住,給我一個眼色,我就是平淡的沒有反應。傑米老是這樣,他不管說什麼,都要在中間停那麼一會給你一個眼色什麼的,我其實不知道她期待我怎麼反應。一開始我承認我還有點擔心,在那個眼色後該做什麼反應,不過,現在我已經不在乎了。反正那就是傑米,有時候,我們和很多人在一起的時候,我看到別的人還試試給他做一個反應,有時候他們會接話,但是,天殺的,他的停頓常常沒有道理,比如說她剛說完他剛坐牢,你可以接上什麼話,”為什麼坐牢”,這問題肯定把他要說的故事給搞糟,你根本不應該在這個節骨眼問,如果你談起自己的坐牢經驗,也會毀了他的故事,所以,傑米本來就不該停頓,也不應該有人做什麼反應。這種情況,如果當時我心情好,我就想,這些人還真草尼瑪的囉唆,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就覺得他們真都是傻瓜。

”然後,這墨西哥大漢和我同一個房間,一開始人很好”,傑米又停頓了。煩死了。他給我使了一個眼色,草尼瑪的傑米。

”你知道,我們在美國的監獄,我們每天都要工作的,一天八個小時”,

”這些王八蛋,他們就想著要剝削我們,不停地工作,只給微不足道的薪水”。傑米,當然又必須做一個停頓。草擬馬的,傑米每次講故事都必須停頓幾百次,我被她煩到我想打破他的頭,草尼瑪的傑米,你就好好說個故事會死嗎? 傑米,他馬的給了一個眼色接著說(你看她傻的),

”這大漢每天下班回牢房的時候總是累死了,他有一天告訴我,傑米,你他媽的給我揉一下背好嗎,我疼得要命”,傑米開始解釋他們怎麼在生產線曲著背的工作。他花了大概20個小時和你解釋著哪些不重要的細節。然後再停頓幾百次給你幾個傻的要死眼神。我實際上挺過了,我就算滿腹想打破他鼻樑的感覺,我實際上挺過了,有時候我用鼻子不在意的哼一聲,差不多就是表示我在聽,我實在沒有心情還和那些愚蠢的要死的善良百姓一樣想要接上一句表示參與她的話題。還有,不管你接上什麼話,你其實就是只是拖長她講故事的時間,所以廢話少說,忽略它的所有眼神、停頓就是了。傑米的故事不壞的,就是他常常重複說好幾遍。

”有一天,我再給他按摩背的時候,這大漢轉過來正面”傑米停了,我這時知道是什麼意思了,傑米想說大漢要他給他的下面摸一摸。

傑米開始操了一堆髒話,他說”他媽的,他居然要我給她的棍子按一按”,

“操他媽的,他居然要我給他的棍子搓一搓”,

”怎麼了,傑米,你難道是homophobia嗎,你給他搓一搓”,有什麼問題嗎?_” 傑米發笑

”你瘋了不成,我不是什麼homophobia但也不是什麼同性戀”,

我說”傑米,你又不一定要是一個同性戀才可以給人家搓一搓,純粹就是自己搓和別人搓的感覺不同,在哪裡你難道不是他最親密的朋友,給他搓一搓倒也不是什麼大事”,傑米顯得不可思議地看著我。

”你必須了解,在那裡可不是搓一搓就沒事的,這一搓可以代表很多事情,改變你在牢裡的情況”,

”比如說你可能因此受人愛戴”我不等他說完就回應,傑米開始感到困惑,他不確定我在開玩笑還是說真的。

”我可不是什麼該死的同志,我不是homophobia,我尊重每個人的性向,但是我是不可能給他搓一搓的”,

”傑米,你是在堅持那個根本不存在的規則,你以為社會規定我們如果不作為一個同性戀者就不可以觸碰別人的棍子還是小草叢,你在懼怕什麼,喜歡不喜歡,有時候不是問題,是感覺對了,時間、空間、環境,有時候不是什麼壞事”。我想傑米大概覺得我瘋了,但是,他沒有回答,他抽了一口深深的菸。

我說”傑米,不要相信規則,感覺對了就對了”。

”那你就他媽的說對了,我感覺就是不對”。

”傑米,那是因為你把規則放進腦子裡,所以你不讓感覺有機會發生”。

”我不知道你他媽的再說什麼”,

”傑米,你搶銀行的時候,你難道想的是規則馬,你想到的是感覺,沒有錢感覺不爽快。這樣想你就懂了。”

“草擬馬的”傑米呼了一口菸

“傑米,讓你的感覺走”

“我不是什麼homophobia,但是你根本精神錯亂”這時換我給傑米一個眼神

 

如果我在當下感覺不錯,我覺得我可能會給大漢搓一搓的,但是,對我來說可能比較要的是他的個人衛生是不是可以接受。所以,我猜想我還是蠻理智的。傑米很喜歡告訴我他的男人豔遇故事。每次事後,他都會說,你可不要告訴別人,然後我們和別人在一起的時候,他自己又重複把自己的故事說一遍。我想她不要我告訴別人的意思,只是因為他想自己告訴別人這個故事,當然,這點你倒是必須尊重他,畢竟那是他的故事。

 

這天他媽的熱死了,如果大漢和我們在一起,一定巴不得脫掉上衣,我想如果他這是問我給他搓一搓,我肯定是不同意的,我還真他媽的是一個很在意把手保持乾淨的人。你應該說我有清潔的強迫症吧。我記得上次同居人因為手摸過髒東西然後碰了我的臉一下,我整個路上都在想要洗我的臉,焦慮地找水源,差不多要花上一歐元就為了買水洗洗我的臉,不過小氣大概也是我另外一個強迫症吧。我終究在找到水源時放心了。同居人看到我的反應,說我根本就是精神病患。病毒才是精神病患八。還有用髒手摸人的人,心態也很可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