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蛋西班牙馬鈴薯蛋餅

馬鈴薯蛋餅可能是西班牙最家常的一道菜,跟台灣的小學生下課後會買的蔥蛋餅差不多感覺吧,只是他們是放在中午與晚餐的正餐間吃,各個酒吧都可點到這道菜,而就和西班牙番茄冷湯一樣各有家傳作法。

因為我不吃蛋,所以要尋求取代蛋的做法,中文食譜中好像尚未看到有資料,不過其時吃素的拼拼湊湊的就可編一套出來用,幾本上就是找一個材料混水取代蛋來將馬鈴薯團結起來而已。

材料 兩人份:中小型馬鈴薯4顆(大概我們一班手掌可握好在大一點,但不是整個包覆起來那麼小喔,拳頭大吧),洋蔥半顆(可自由加到一顆),各家選擇可自由加入青椒等不需長時間煮時的配料。

取代蛋的配方,這個配方有很多不同做法,全看個人喜好。一般這邊所使用的事採用鷹嘴豆粉,但是可以使用米粉(米的麵粉),或是一般中筋麵粉。鷹嘴鬥台灣應該不產,我在有機電友看過一包埃及產得好像400g100塊台幣嗎(可能記錯了),我生平第一次坐得時候因為不知道鷹豆粉那麼好買,所以自己買了鷹豆用可以打咖啡豆的家常調理機把他打成粉來用,也是可以,不過後來就沒幹過了,因為西班牙的鷹豆粉很好買的。鷹豆粉有個最大的問題,就是他的粉是比較顆粒跟水好像不是很團結的感覺,就是他混水之後好像有點沙沙的感覺,而不是就像麵粉混起來這樣變成一種麵糊的感覺,不過我想人們一般還是取用鷹豆粉哦原因是他有富含素食者需要的蛋白質,另外就是說他的味道可能在做成品時有點蛋的感覺出來,這是與單純使用麵粉出來差異的地方。我曾坐過鷹豆粉版本的蛋餅,沒人相信這蛋餅是沒蛋的喔。

然而鷹豆分因為有混水沙沙的特性,讓他在調的時候有點困難,基本上原味的蛋餅配方式調起來但是比較多的,然後裡面試包有馬鈴薯塊的感覺,但是鷹豆粉的黏性太差(讓我失敗了1年多),你變而要選擇做馬鈴署比較多的版本,就是說他基本上是馬鈴薯主體,鷹豆粉的水只是讓這接很接近黏著的馬鈴薯更團結而已。我的配方是鐵湯匙8大匙(尖挺)混100公克的水,加兩匙麵粉(單用麵粉的話應該是100公克麵糊跟140克水 – 我猜得,因為沒做過。米粉我很少使用所以不太清楚。對了全市使用麵粉的人,麵糊應該可以做多一點。因為他煮成塊的能力應該大於鷹豆粉,所以他可以變成像蛋一樣式主體),混起來的感覺很稠,像是麵糊,裡面在加適量的鹽,記住因為你的主體是馬鈴薯,所以鹽也不要太少,不然味道出不來。若是喜歡的人可以在內部將一些義大利香料,還有些許蒜粉。

馬鈴薯請你切成中指頭的一小節大小,下去炸,炸的程度只要到有一些些開始酥脆變金黃的樣子就可囉,請不要炸過頭,洋蔥跟其他料物請你先小炒一下,炒香他(這邊的人也是下去炸,但我覺得不需要了,也不至那麼油),然後把馬鈴薯塊與料全都丟進去你的麵糊碗裡混在一起,記的,這時你的碗主體應該是要事馬鈴薯塊喔,然後好像是過多美奶汁的麵糊混著他。

平底鍋(要有”平”蓋子的喔,有弧度的蓋子也不行喔,不然就是你需要有盤子剛好可以做蓋子的,因為要翻面)下一點油就可把你的馬鈴薯麵糊倒下去了,因為你的糊主體是馬鈴薯塊所以應該不會是很水亂流得那種,接下來你要用鏟子將他整成圓形,等待個3-5分大概下面那面的形有出來了(中間你把鍋子哪起來搖一搖確定他不沾黏),就拿盤子蓋上去倒扣翻面(因為你的主角不是蛋或是麵糊,這時應該不會外流很多出來,有些時候煮蛋得人會流出來而燙到手),在從盤子給他滑下去在煮一下,放下去知前你可以確定一下要不要再加一點油,若是你的平底不沾鍋已經會沾鍋了,你可能就要加多一些油了 。這樣來回正反各煎過2次就可以完成了。之後可配加知前介紹握的素食美奶滋(豆漿:葵花油1:3與一點油打出來的)。


*(從圖中可以看到,上邊是有蛋蛋餅,你可以看到他的餅體是遊蛋主成的,而且還沒煮熟,因為他們有些人喜歡吃濕的。但是下邊的是全素的蛋餅,他得主體是由馬鈴薯塊搭載成的,他的麵糊指示像切磚內的水泥將他們黏固在一起比較牢靠用 – 這點我是花了很久的時間才懂得,因為以前一直以為麵糊只要像食譜說得一樣混成如蛋稠度的就真的跟蛋的功能一下,這是絕對錯誤的做法喔,因為這個麵糊本身就不像單一像可以自己立起來成磚,而是要靠馬鈴薯塊自己成磚才行的。)

Advertisements

我現在會把所謂的正位一字不差的安那其新聞與資訊等放到  致力中文  這裡來,這裡的東西會放得比較雜。如同雜亂的目錄一般。

 

 

似是而非

有時我們會被迫接受一種極度詭異的善意,這種感受是讓人很難回應的,你若是回應得正確你似乎就是在汙辱對方,你若是虛假的附和你就是在自我欺騙並且讚揚所謂的大眾性錯誤,活著好像這麼一回事,你就得賣個東西,怎麼回應代表你賣掉了甚麼。

比 如說某日荷麼小姐氣憤的告訴我,華金以為我是菲律賓人,她氣憤得重複說道,華金當時說好像有個菲律賓人也參與在這個佔屋行動之中。我聽了點點頭,沒意會到她 真正想表達的主題,因為大部分時間我比較在意的是人們說我是來自中國,即使她們知道我生於台灣。荷麼再次重複了一便這件事,然後一付很盛重的樣子告訴我”當然我告訴華金,妳是台灣人,怎麼可能會是菲律賓人”,她講一付很嚴重的樣子。我說”這也難怪,因為我皮膚色比較深一點,人們可能會以為我是東南亞人,我在台灣的時候也常被誤會是菲律賓或是印尼人”,荷麼一付不可思意的表情的問我”不過太誇張了吧,怎麼會說妳是菲律賓人呢?” 她讓我感覺到,說我是菲律賓人好像是在汙辱我一般,而她的憤怒是在維護我的尊嚴。

回了家我跟室友談起這件事,我說荷麼的態度有點奇怪,”好像我被說成菲律賓人是讓人無法忍受的事一般,我倒是一點都不放在心上。”。室友跟我點點頭,她說” 也是,一般來說菲律賓人可是比中國人好看太多了,她這麼說可算是在稱讚你呢?” 接續我無法回應,對於所謂菲律賓人比中國人好看太多這件事,似乎從未被我思考過,那像是英國愚蠢的學者會做得頭部骨骼實驗的可笑結果會討論的問題,當然裡面大概又要賣個愚蠢西方殖民下來所建構的那套無理的種族論述。我因此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