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屋]西班牙的自殺率與住屋驅逐率

西班牙得主流媒體,就如同全球的主流媒體一樣,非常自愛自理,所以你在西班牙的新聞就算偶爾有看到因為被驅逐出家門的死亡也沒無法意會到,這波經濟危機是多麼深刻的在殘殺平民百姓。在由一份佔領團體的報導中指出,在西班牙已經有3,158人次因為這次的經濟危機影響而自殺死亡,這個數字還不算及企圖自殺但沒有成功的人。若是這樣你還無法明白西班牙內部嚴重的經濟問題,讓我來做個比較法你就懂了,在希臘一年內發生720件驅逐家庭案件,而在西班牙一天內發生512個驅逐案件,這樣你是否就可以知道他的嚴重性了呢?而在這3158人自殺的數字中,有120人是因為驅逐事件而死亡。感謝西班牙政府還有銀行們家的努力,西班牙的人民步步維艱。但是主流媒體仍然對這樣的現像三緘其口,讓人們死在無聲無息的情況之下被忘記,畢竟窮人的階級是不一樣的,他們沒有說與反抗的權利。

為此西班牙佔領運動特此為這些人做出一份詳細的記錄,來將這些由政治與銀行家造成的世界危機得犧牲記錄下來。

以下為2013年自殺事件的列表

2013年

5月20日 一名53歲的身障男人,在其可拉納(安達盧西亞)自殺,因為沒有辦法負擔他的抵押借款。
5月14日 一名住在目西亞得男人在進行驅逐的時候自殺。
5月10日 在2013年2月18日一名女人自焚的時後大喊「他們將奪走我的一切」之後送醫死亡,地方政府答應照顧她遺留下來的孤女。
5月6日 巴塞隆納一名男人在法院人員要進入驅離時發現他吊死在自家中,原因是沒有辦法負擔房租而法令裁決驅離
4月17日 一名19歲住在巴塞隆納的青年,因為沒有辦法找到工作而放棄學業,面對家庭將要被驅逐的壓力而自殺死亡。
4月9日 一對情侶因為經濟因素而相約自殺。
4月3日 一名56歲的男人在艾利坎榻從家中驅逐十天之後,被發現在路邊上吊身亡。
3月8日 一名41歲的婦女被驅逐出家門後幾個月因為付不出後來租屋的租金,受不了壓力而自殺死亡。
3月6日 一名45的失業男性在目西亞自殺身亡,他曾在一個月前到當地的失業服務處要求幫助,但是她們拒絕給予他任何幫助,這名男性在去年就已被驅逐出原住家裡。
一名50歲的男人在畢爾包自殺,相關人員當時正要進入他的家裡將其驅逐,他從4樓一躍而下。
2月26日 1名45歲長期失業得男性在卡塔漢塔自殺。
2月18日 1名47歲的女人在卡司帝昂一家銀行中內自焚而死,送醫後在5月10日去世。
2月16日 68歲的的一名男性因為債務而失去家後自殺。
2月14日 一人跳樓身亡
2月13日 法務人員正在進入一個房子內意圖強迫驅離時,原屋主一名55歲的男人被發像在自家上吊氣絕。
2月12日 一對老夫妻(男68歲女67歲)在收到驅逐公告之後在自家自殺死亡。
2月11日 一名住在維斯卡雅的男人在自家的水電因為付不出來之後被切斷,他留給自己的兒子一封信談到「我在也無法支持下去了」後自殺而亡。
2月8日 一名支持反驅逐的行動者在可羅多自殺而死。這個36歲的男人已婚有一個孩子,並且當時正在面對自己家的驅逐令。在2011年7月他在男方合作金庫對銀行要求他驅離的事件抗議。這部小紀錄片記錄了他的故事。

1月13日 一名38歲的男人因為債務而在自家跳樓身亡。
1月17日 一名商人再要被驅離得當天自殺,之後在這名62歲的男人口袋中找到一個法庭判決她失去其公司的文件。
1月2日 馬拉加一名男人自焚。
一名57碎得男人在馬拉加醫院前自焚,原因是經濟困談,之後在兩天內宣布死亡。

伊斯坦堡(土耳其時間6月2日)更新

土耳其時間6月2日來自當地人的更新,在8點半位於安卡拉的Kizilay廣場,一輛黑色的轎車駛向抗議群眾,撞集了許多當時站在前排的人們,之後這輛車被攔下後,又再次的衝撞群眾。而這次的撞擊發生後,他拖曳了一個男性抗議者大概30米的距離,之後駕駛快速得逃往大國民會議廳的方向。這輛車子的牌照號碼是61 ES 459,他的一個車窗破落。我們無法確定被拖曳男行動者的後續期情況是死是活。

在晚間十點,警方開始突擊Kizilay的咖啡廳,居留了許多人,並且向醫療室投擲瓦斯。超過300為抗議者被拘留,他們現在被帶到Akköprü的體育中心裡。在Kizilay購物中心,超過2百人被困在裡面持續得被警方以瓦斯彈攻擊。附近的街道部斷的發生衝突,行動者築起路障來抵抗警方的攻堅行動。在安卡拉很多地區、住宅區人們掛起的反對政府的口號布條,他們大聲的以敲擊鍋碗瓢盆表達他們的不滿。

在安卡拉我們目擊了三天的政府對人民的屠殺行動。我們被警方以爆彈,瓦斯彈攻擊,我們懷疑這些氣體並非平常的瓦斯物質,最後當然我們也被警方射擊橡膠子彈。而我們所擁有的自我保護工具只是布類口罩、檸檬還有次和解酸劑。

這樣的訊息必須要被傳達出去,人們正在死去。

(參考)

下面網面有13張照片告訴你的在土耳其發生的現實情況,內有血腥照片,請慎點入

 13 Photos Showing Severity Of the Protests

現場直播

死亡火籠 – Ashulia地獄

https://i1.wp.com/www.libcom.org/files/imagecache/article/images/news/factory-Nov2012-2_0.jpg

在孟加拉Ashulia當地的ㄧ家屬於圖拔集團的塔兹琳(Tazreen)服装公司在24日傍晚發生火警,超過120人被火燒死,百餘人受傷,這主要反映了全球成衣工業工廠內部生產的問題,在面臨到競爭激烈的市場,與快數更替與製造時間需求的問題下,供應商面臨到了遲交貨可能罰款等的問題,這些自然都並須轉嫁到成本上的控制,而承擔者就是第 ㄧ線的工人,包括工作環境與工作條件的壓縮與剝奪。即使在現在成衣業者不斷宣稱火災等工殤的問題在數字上有所減少,但真正的事實是現在出現了更多的工廠與工人,所以在分母不斷成長的情況下,平均數自然看起來有減少的跡象。

現場情況

據目擊工人的說法,火災開始於星期六下午的6點45分(目前尚未被證實),從一樓開始散布到樓層上方,工人們聽到警報器響時,紛紛開始逃離現場,但現場的管理人員卻要求他們回到工作岡位上,並宣稱警鈴因為故障才發響。然而這個謊言很快的就被拆穿,火苗開始竄出樓梯間並點燃了堆在期間的物料與貨品,ㄧ千多名員工被困其中,因為在這個大樓並不存在安全出口,工人們僅僅只能從三個樓梯間中逃離火災現場。

Zakir Hossain說,管理階層告訴工人們不要急著撤退,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叫我們留在原地,叫我們不要慌張,但我們沒聽他們的話ㄧ直想向外移動。很多人被困住,ㄧ些人試靠著從樓房外的竹架子上爬出去而活命,火災警報器在意外發生時響起,這時我們因為害怕火災一發不可收拾而意圖往下方逃離,但管理階層說根本沒有火災,只是警鈴故障。Ripu說道。
他們從外面把折疊門上鎖,並叫工人們回去工作,警鈴已經修好了。
Kamrun Nahar是5樓車間的裁縫機操作員,他說當他們往下逃到2樓樓梯間時,樓間的門被鎖上,而管理者還是叫他們回去工作,她說,我無奈得等了兩分鐘,然後我轉到另外一個樓梯間去,大概50個男男女女跟著我,往下逃離時,我們一直感受到熱氣,也看到濃煙,直到我們到了一樓的出口處。而大概400多人則打破窗戶從隔壁的大樓逃出現場。

很多人被迫以跳到附近大樓的方式逃離,ㄧ些人也因此不幸的墜樓而死,另外ㄧ些人將身旁可及的原料DIY成救命繩索或是臨時建起連接橋而順利逃脫。

將門上鎖常常是工廠火災中受到工人抱怨的一個最大的問題,廠方主要的理由常常是出於安全(誰的安全)考量 – 防止原料被偷盜,甚至是控制工人的行動出入等 – 出口常常是被上鎖的,就算這個問題在幾十年來造成火災後嚴重的後果,人們仍然沒學到教訓,在多的死亡都無法動搖工廠主的堅持,一切只要符合成本利益的考量就可。

人命不值錢

對於圖拔集團這次的的火災對其影響可能只是一個小挫折,工廠設備等硬體在當地成本低廉,更不用說可以被輕易代替的廉價勞動力對於這個世界上的窮國來說更是便宜。Tazreen工廠廠主Delwar Hossain說”對我的員工和工廠來說這都是一個大的損失,但這是我擁有的七家工廠中第一次發生火災的”,而這家工廠正是 為C&A利豐製造成衣的工廠,事實上在去年的Walmart檢察員的報告中已經對這家工廠提出高度的安全問題關切,但事後不管是廠主或是下流的企業都沒有對此做出後續的動作。

https://i0.wp.com/libcom.org/files/Bangladesh_Factory_Fi_Kand.jpg

ㄧ條生命被資方以1200美元買斷,生命無法挽回但對於資本家更重要的生產線卻很快會重新接軌,孟加拉是次於中國的主要成衣出口國,大概有四百萬的工人在4千個成衣廠中工作,每年為資方賺入20億美元的收入,這些利潤就是建立在這樣的工作條件之下,越高的收入與利潤的反面就是讓成衣業工人成為世界上工資最低的一群工人。

資本主義的真相,企業責任真是個鬼

為了維持全球知名品牌的形象,各家企業會派送核查與檢察員到其供應商做例行的審核檢察,但其實各方都慣於這場官方遊戲的操作,只有少數工廠大致通過最低標準,其他的就只是做做樣子,利潤至上是企業準則。另外一方面所謂的檢察很多時候只是帳面資料跟書面資料的查核,而就算發生了甚麼問題(如本工廠的例子)大廠牌企業也不會介入干預。當然公部門也存在著這類的檢查員,但這些相較起來領較低薪資的檢察員自有一套”調薪”手段。縱然存在所謂的檢察制度與大廠牌企業最愛掛嘴邊的所謂”企業責任”,最前線的工人在實地的工作現場面對到與利益競爭時,還是落到四面楚歌的處境。

2011年5月16日Walmart得檢察員報告中就曾經將火災工廠評定為橘色(註。在Walmart的評鑑標準中,若是在連續三次的核查中連續兩次被評斷歸為橘色工廠,便會自動得將工常排到紅色工廠區塊,這表示將會取消ㄧ年的生意合作)的高風險工廠,在報告中並指出”(它)不僅違規,其工廠情況可視為高風險”。

從 Tazreen的例子中就可以看出來,這個在全球擁有4.5億美元的成衣業到底是怎麼立足起來的,然而某些人可能認為就算如此,在經過這樣的教訓中或許成衣業可以開始受到改善,但Tazreen的火災例子並不是獨一無二也不是最慘烈的ㄧ次,過去經歷過多少次的”史上最慘”火災之後,成衣業這塊豐富血汗廠仍然不放緩它的腳步。

就在事件過後兩天的26日,另外一家位於Ashulia的工廠也發生了火警,儘管這次沒有人傷亡。當天就在為了抗議 Tazreen事件的遊行中數千人走上街頭踏在燒毀的工廠殘骸中,憤怒的要求改變工人的工作條件。

(本文部分轉譯自,其它相關中文新聞請參考)

Corrala La Utopia

在西班牙圓圈V(Circle V)所代表的意思V de Vivienda(V開頭的住宅)

大概在今年5月中的時候在西班牙的南部15M運動所發展出來的分支開始她們在入地化後的大動作行動,位在城區(Centro)外的一個稱為馬卡蓮娜區(Barrio Marcarena)的區域組織會占領了一個位於區域裡的中型住宅區,這個住宅區是由4棟樓所組成的,就google Map的地圖上看到的畫面這個原地址才剛開始建立,地上沒有大樓只是滿滿的建築材料。直到幾年前完工後,它就馬上跌入歐洲的經濟衰退漩渦中進入沒有日光的黑暗期,原來的擁有者易主並且財務問題如同黑洞很難解決,但這表示直到解決問題前這落大的住宅區都不知道會被轉移或是變賣到誰的手上,直到財務問題解決前,他誰都不屬於,行動者看準這一點便決定採取行動。5月初的安達盧西亞事實上是比其他歐洲國家還早開始過夏天,午後的氣溫著實的已經可以飆到40度了。11個家庭在一個清晨出現在樓旁的騎樓下三三兩兩分批站在不同點以防有人注意,有些人提著孩子的卡通小書包裡面裝滿了衣服與生活日用品,這個行動計畫是”小朋友的足球活動日”。早上6點不到,街旁半個行人也沒有,而樓前的那條大馬路上到是塞滿了車子,這是工作時間的車流,大馬路承接的是塞爾維亞與外圍小鎮的交通。我與兩個朋友坐在對街的馬路邊,就在清晨轉變到大豔陽時,這些樓悄悄的被佔領了。然而,當時的車流或是開始出現的上班人潮還有我們都無法感覺到有些甚麼東西真的不一樣,而在那個陰暗的大樓裡開始出現了生命。

佔領之後的公開日行動

有佔屋經驗的朋友相信就知道,房屋有沒有水電有時是一個命定的事,你只能期待但不能保證。而很幸運得這棟大樓建完之後水電也都牽好了,水總開關一開就解決了首當的問題,然而電線的大樓主線路鋪好是鋪好,但線路接點被切斷了,當時只是個小問題,我們只缺水電工的專業。11個家庭進了屋開始他們的生活,終於可以不需要在日日擔心她們會被繳不出房貸的銀行趕出屋子,等著下一個敲門的討債者,另外一些人則實早被趕了出門的塞進了2個小房間的親戚家裡過著2-3個家庭分享一個小房間廁所的日子。而這棟房事實上幸運的度過了夏天,直到今天還都活著證明了”需求佔有”的概念。當然在進駐的2個禮拜內大樓的電就被硬生生的切斷了,不在只是需要的水電工手藝的回春問題,他們從6月就開始要求電力局接上電線然而這個問題還沒解決前在距離今天1個月前他們又被切斷了水。失去水的生活著實不能想像,地方政府很聰明,在切斷水的當天幫她們在住家旁邊接了一個地下水水口,人們只得提著水箱從高樓走下來一桶桶提上去,你可以想像洗衣,洗澡,煮飯樣樣少不了水。

要水行動

抗議行動一波接著一波,在上個星期四,家庭成員們站領了即將接收大樓的IberCaja銀行(當然,本來要花上幾年的談判問題在佔屋的影響下很快將樓房的所有權者合法的確定下來了),3小時的對峙期間,銀行死不拿出善意直到最後被迫提出一份聲明稿表示願意與這些家庭們”商量協議”,但內容不在內文上有任何表示,另外聲明稿出現之後銀行行員也堅死不願意蓋上銀行印章。

從5月到今天,這些家庭過了整整5個月無電的生活,這期間政府曾經造謠將因為生活條件欠缺的問題,可依照兒童保護法將這些家庭的孩子從父母親身邊帶走送到社福中心,直到這個謠言被社福工作者打破,地方政府們都在不斷對家庭失壓並且製造恐懼(隨時會將他們掃地出門,無水電,合法問題…)。另外,受了這個行動的影響,西班牙在其他地區內也偷偷的在滿地開花,一些些流離失所的人開始提起勇氣打開荒廢已,閒置已久的房門,將生命注入開始且維持一個新家。

註.標題的corrala是過去西班牙常用只舊式住宅區的字,他是一些小樓房建在一起的建築方式。這個字再後來被沿用稱那些佔領的一整個樓房,意味回到西班牙過去那種鄰居團結相親的居住文化。

[西班牙快報]佔領”國會”

大概在幾個星期前,占領國會的訊息就在一些網路與朋友間散開來.當我聽到這訊息的時候覺得有點無趣,因為好像有點棺材燒一半了才不想死的感覺,有加我臉書的人應該都看到我今早的訊息,你想,若是公務員的工作條件可在落荷一上台後下修的速度那麼快你就可以了解他的失業率是像和三個胖子玩蹺蹺板一樣不著痕跡的讓工人百姓墜地直接死亡,這一切都還來不及爭論,也不是說來不來的及,因為自從洛荷一上位後就是這樣了,反正”她們在救西班牙”,就是這麼回事,沒甚麼好商量的,PSOE的發言人一臉衰臉的依然照著腳本演出在野黨批評執政黨經濟政策的戲碼,但大家都在想,”他媽的衰鬼臉,薩柏泰洛當位的時候也是一個鳥樣”(這來自我私人評論,不過PSOE在去年換了他們媒體發言的背板,顏色從紅白色換成跟PP一樣的淺藍色,你他媽的也太扯了,有時我轉台看到他我還以為是PP發言人咧.人們會說PSOE跟PP都是一樣的屎還真不是沒有理由”PP y PSOE la misma mierda es”).事實就是如此,因為可想而知的伴隨著的福利制度下修的速度就更不是妳們能夠想像的(砍呀砍呀砍),我甚至連新聞都不想看了,反正你每天看著洛荷一穿著西裝跟歐盟經濟長發表談話時就是又有人要餓死的時候,反正情況不會更好,只會更壞,而我期待的想像可以壞到甚麼程度.

說這個佔領國會會拖到九月25還真是了不得,因為我覺得最好的時間都過了,不過咱們清醒一點,在西班牙要用西班牙的方式思考,所以誰在678月的夏天抗議啊,那是度假日,就算不能出國出門,也要在家納涼.所以呢,自一個星期前一些安排組織行動的團體與人們就開始在連絡交通的部分,有些區域好像甚至租了公車作為馬德里抗議團,在24日晚上我還有點動心真的想去,光想錯過3月29的巴塞隆納我就夠噢了,不過奈於口袋沒錢也只是想想就算了.

塞爾維

當然S25我們這塞爾維亞也有活動,因為安達盧西亞省的議會就在我家附近,所以一些地方團體也組織了下午的抗議活動,參予的人果然還不少,我們推計有大約3-4千人跑不掉,相比起來馬德里的萬人當然比不上,但比起去年的M15來說,人還是少了許多,也或許他們都去了馬德里吧.說也奇妙,我們安達盧西亞最大的左派工會組織是SAT(安達盧西亞工人工會)光他們就佔了2/3的人,滿天飄著的是他們那個安達盧西亞自治省區旗與工會旗結合體(他們其中很多是獨立派,他們自稱安達盧西亞人,當然現場一定要有的就是共和黨旗-大家最熟悉的西班牙內戰三色旗-學一下,這是西班牙政治ABC),而最近他們可熱門了,前一個月他們領導Sanches Gordillo(也是馬里納雷塔的市長,左派聯合的民生用品秘書)搞了一個搶劫超商的行動,可紅的不得了,為了此事人們還稱他甘地呢(我說應該是西班牙葛瓦拉吧,笑-結果昨天還真有人拿了一個印有他臉的旗子耶,真的葛瓦拉化了),總之呢昨天意外的平和,人們不時的尖叫納喊口號.然而,我其實滿心期待這些會搶超商的SAT會員會衝破警察防線佔領議會,但除了傳來人們之間傳遞的一些不知真假的訊息(有人說要衝破防線在議會建築物上塗鴉)外並沒有發生甚麼事.人們在大概8點開始散去,我們都期待馬德里有些甚麼好消息,我甚至一度認真的以為他們可能可以佔領國會.

今日下午,從網路的訊息看到今早一些地方工會的人進入到一家銀行中意圖佔領銀行要求釋放馬德里的居留者.不過似乎小火花一場,但最有趣的是,近日一位原為西班牙出生的安那其主義長者(快80囉,現居法國巴黎)來塞爾維亞拜訪,他過去曾在佛朗哥時期的60-70年代盜印製造假錢與當時稱為第一國家城市銀行(花旗銀行)的旅行支票而被西班牙通緝,之後在一個戲劇性的情況下他逃脫了嚴厲的”法律制裁”,並且讓第一國家城市銀行以條件同意讓他們不須歸還那些盜印的鉅款,他居然就是新聞的主角人物,媒體放上他老人家照片拿著拐杖複合著”法國安那其主義者佔領銀行要求釋放馬德里居留民眾”標題.看來聲稱賽維爾安那其主義者的我們好像該檢討一下囉…

馬德里

這篇文章寫成中文,就是意識到在亞洲好像沒把這新聞給著實的刊出來,主流媒體盡放些傻呼呼的截譯文.在馬德里的佔領行動是有時間表的

主要的網站在, 至於主要的組織者我想好像不存在(總之又會是一個桌下的政治角力,你懂得),但因為此網站做為其主要資訊連絡所,自然他的政治影響裡可能就大了,所以這是這個從15M運動發展其來一個很奇妙的群眾運動長像,因為他有人寫宣言(請看這),喂喂喂……xo$#$@#%

等一會,發生了甚麼事兒

剛我要幫看此文的人做點入連結時發現了件事,這宣言頁改過了!!!!!昨天我正在上網看馬德里現場轉播時,他的宣言是有列點的訴求,內容我無法一一記得,基本上包括了解散國會,免職所有政府官員的職務之後再重新建立新的系統,以做為消除西班牙經濟問題為一個重要的工作,並且讓人可以安居樂業的活著等等,反正就是一般很大很籠統的改革派宣言,聽起來好像很民主但事實上比較像是不知葫蘆裡賣何藥的感覺.但今天點進去,宣言往後退了一步(其實是進步),不再給一個訴求目錄,內容改為控訴西班牙的問題,還有說明占領國會行動的粗淺原因,除此之外看似多了一點點安那其原素的東西在裡面:要求去除錯誤的中介者(我猜他想說說政治代理人的代議政治系統,但也沒說出這幾個字,他用的是”錯誤的”中介者的說法no necesitamos falsos intermediarios).而發言者在今日的新聞上對問起對抗議者”施暴”的情況回的也似乎不錯,”在使用暴力的是她們”(但發言人是誰呢).

總之昨夜馬德里的廣場塞滿了上萬人(雖然媒體稱之只有幾千人),抗議活動中也爆發了很多場的警察追人暴力事件,還上演了群眾毆打警方的精彩場面,過程中人們不停的喊口號,要求洛荷一下台,解散國會,誰也不能代表我等等口號…而整個活動下來至少35人遭到居留,67人負傷,負傷的原因來自於警方的毆打(被打不能還手嗎),並且警方也朝著抗議者射發橡皮子彈.而具資產階級媒體的報導中提到這些被拘留的人似乎將面臨嚴重的”反國家(delitos contra la nación)”罪行指控,這項指控最嚴重可判至5年牢飯.而且距今日在廣場中宣讀的一份官方聲明稿中政府代表極度的讚賞昨日的這場”警察鎮壓行動”.而這場號召的最初主要訴求別忘了,就是反對並且抗議這些政府的經濟景縮政策.而今日在希臘也開始另外一場街戰.(這個月剛有朋友從希臘回來講了那邊的情況,等我電腦回來在寫寫希臘的抗議長像)

25日景況,請望這像千人嗎,隨便數個人頭一堆都有萬.

26日午後

[15M 西班牙現在就要真民主後續]小鎮居民住屋說明會

昨天晚上在塞爾維亞區的附近小鎮舉辦了一場房屋問題說明會,大概8點開始外地的人們,包括塞爾維亞區域其他不同小鎮的人紛紛到來,當地小鎮的行動者兩人開著車拿著擴音器在小鎮裡繞圈,拿著擴音器告知地方人民8點半的開會時間,一開使地方人士並不多,直到逼近八點半人們開始來到地方鄰居協會辦公室的門口,我大概屬了一下有40-50人(到最盛期)。人們坐在排好的椅子上,大部份都是相約的朋友或親友,大多數人屬中年夫婦。會議開始地方的行動者先向大家報告,這個會議屬於15m延續得行動,大概的訴說一下15m的形態與組織方式,還有這個會議意圖在地方上組織起來的目的,包括幫助有住屋問題的人們處理他們的住屋問題,解決付不出的房貸問題,還有支援那些無家的人,因為在西班牙與這個小鎮上空房仍然很多,前一天我們收到長長的單子上寫著各區將被銀行驅趕的問題住屋,還有一部分寫著是屬與銀行的空屋,落長的單子顯示出不對等的居住問題:銀行手上一堆房子,因為經濟問題一堆人付不出房貸而被趕出來,加上原有本來就賣不出去的空房;比對另外一邊是因為長期失業的人們無法負擔房貸而被驅逐,還有一堆人永遠都無法開始貸款買屋的終極無產者。

小鎮的名字叫做Torreblanca他位於塞爾維亞本城外20分鐘車程之外,在前一天我聽人們說在當地有80%的失業率,而一些將之稱為半「貧民窟」,因為這個位於邊緣的城市中有一部份充斥著嚴重的犯罪問題,極端邊緣化。

開會的主要起頭是兩個來自於塞爾維亞本城的行動者,一位是長期參與站屋與房屋運動的行動者,另外一位是房屋律師。行動者談到住屋做為一個最基本的權利問題,跟著提到了西班牙與小鎮所面對的問題是全球貧民一制性的問題,他向人們提醒他們不是唯一,但是只有在團結起來之時我們才有力量,銀行或是政府可以輕易得扳倒我們每一個人,但是我們若是有一群人他們將無法抵抗,因為它無法除去我們的聲音,或把我們全關到大牢之中,因而我們一定要一起團結行動,除此之外他跟著開始提到了佔屋的可能,並以他自己在塞爾維佔屋運動的經驗與實際例子向人們解釋可能性,在它的佔屋樓中有10戶人家,他們堅持了6年時間直到現在,他說「生活很平常」,團結讓警察無法輕易的破門而入,而且他說,簡單的說我有個家庭我需要個避風遮於之處,我看不到我做什麼犯罪事件。跟著律師清楚得接說了佔屋的法律問題等等,並提出過去的一些案例。第一部份發言時人們聽了入神,但似乎還說不上十分贊同(至少沒有表現出來),總說行動者的說法是有力的,但是也很難不會被一般民眾輕易的懷疑做為一個政治宣傳演講,但是直到會議中段之後人們開始讚許,並且發出同意的呼聲,滿屋子的人不是來看戲的,他們心中的問題糾結在整晚的會議內容上,這些談話不是空泛的政治問題,而是活下去的問題。

一個小鎮的居民,後中年婦女他抱怨他的兒子失業,付不出房貸之後兒子的房子要被沒收跟著她的房子也遭殃,她憤怒的說這一切極不公平。一位它鎮的行動者提到關於銀行強行沒收的問題,就是說整個失業、經濟社會的問題都會被轉嫁到人民身上,銀行並不在乎我們的問題可以怎麼解決,他們只是要收回他們一切的欠款,我們像是填補一個永遠無法消失的坑洞,因而我們要對抗銀行與這個體制對我們的欺壓,我們要團結起來對抗、並且最重要的是我們要解決這些問題。一個男子首先發難,他說他不要跟銀行對談,他已經失業很久了所以也無法付出房貸,下次他在到銀行他要準備一把槍,對談已經結束,跟著它以大笑來消解這個尷尬,在場的人們也笑了起來,聽起來是個心酸的血淚現實。在場的人們笑完之後不忘提醒人們,我們千萬部要一股腦作氣的衝動,因為這些事只能讓我們陷入更深的泥沼,其它的一些在場的行動者再給與「團結」一個強心針,參與居民開始點頭,會議開始互動。在場得部分行動者意圖推動「佔屋」行動的概念,一些人提出「團結佔領」行動的極高可行性,想像若是幾戶人家一起佔領一個樓陣我們可以相互幫助且在地點上可以集聚團結力量,或是街坊上的集體佔領都有很高的成功可能。另外,對付銀行我們一定要採取團結行動的方式,不要讓人們落單與銀行談判或是面對自己房屋貸款失效的問題,一 個行動者說,若是我們有70人一起上銀行,我想我們在這樣的情勢下更有談判的籌碼。站在我身後的人們開始點頭互相竊竊私語。最終,重要的是要設置起一個訊息點,讓所有有問題的人都可以找到幫忙,讓這些問題可以具集起來被處理遇面對,必且顯現在社會上。除了佔屋問題之外,最後一部分發言,來自塞爾維亞本城的一個行動者提到,人們有著很多與銀行房屋貸款的問題,除了佔屋是一個解決方案外,我們可也可從與銀行的交涉之中找到行動點,而不是被迫放棄自己繳了大半輩子貸款的房子 ,在失去房子的情況下同時又持續得背負剩下的貸款金額(銀行會評估房子的ˋ現值,這個金額可能大大的小餘之前人們購買的金額,這樣的情況下就算屋子回收,屋主還是要持續的負擔那一份多出來的差額貸款)。

15M運動在西班牙開始展開到地方上的行動中,看似非常的進入真正的貧民區與貧民問題中,torreblanca的小鎮行動即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之後將會有相關行動的持續更新。

 

參考相關報導  西班牙部分移民無力償還房貸被銀行收回房屋

義大利港口裁員抗爭爆發衝突

義大利港口工人在反對大型裁員的抗爭中與警方發生衝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