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Belchatow醫院的140名清潔與廚房工人將在11月3日展開無限期罷工

11月3日波蘭Belchatow醫院的清潔工和廚房員工將會展開一個無期罷工。最近幾個工人因為病假而直接被資方開除,這些身障女工是ZSP工會在醫院的會員。Delfa公司在今年開始接下Belchatow醫院外包出去的清潔與膳食工作,在Belchatow醫院外派了100多名的員工,他們近期不斷地解雇工人。工人在病假期間被資方直接開除,前後總共有30人遭到裁撤。剩下來的工人決定在星期一展開無期限的罷工行動,140人將會加入這場行動,我們預計資方將會撤空醫院。
其實ZSP的醫院員工在這一年走過風雨。去年Belchatow醫院經過外包公司交替,現在的Delfa公司本不打算續聘前一個外包公司的工人,經過工人長期的行動抗議,終於保住所有工人的工作。這個爭議過程中,工人經歷過3個月失業、也佔領了醫院,加上持續不斷的抗議,最終他們爭取回自己的工作。但是,好不容易爭取的工作權卻持續的遭到Delfa公司以不同的方式對工人做勞動壓縮、無故開除,留下來的人又被迫承擔離職者的工作份量。現在一個工人的平均工時是一個月200個小時,身障工人則是被要求一星期工作35小時。
工人不僅在醫院的日常工作日遇到很多問題,每當有工人請病假的時候,他們更是可能遇到被告知不需要回來工作的非預警開除。當然,在波蘭因病假開除工人是非法的,強迫身障工人做超時、超量工作也違法,但是這絲毫不使Delfa對工人的剝削行動有任何影響。
工人們現在提出以下的要求:
-將開除的工人立即復職
-縮減工作小時
-夜晚工作的合理補助
-確實登記工人的工時
-工人請假的權利
-安全的工作服
他們也要求所有的工人必須由醫院直接聘用。很多工人已經在醫院工作超過30,40年了,他們過去的直接聘用對象就是醫院。
你可以以下的方式聲援工人:
1.去波蘭的大使館前抗議(並要求波蘭政府停止外包政策)
2.將你們的聲援行動照片寄給我們(is@zsp.net.pl)
3.將此爭議案的訊息傳播出去
4.你可以在線上(任何語言)對醫院發出你的抗議信http://www.szpital-belchatow.pl/component/option,com_contact/Itemid,3/
5.你也可以以這個線上系統寄出你的抗議信http://soli.zsp.net.pl/protest-letter/emailpage/
6.組織地方的團結募款活動 ,並將款項寄至 :
Jakub Gawlikowski
(PL) 05 1140 2004 0000 3702 4238 2269
BRE Bank S.A. Retail Banking, al. Mickiewicza 10, 90-050 Łódź
BIC/SWIFT: BREXPLPWMUL
SORT CODE: 11402004
Write: BEL

據我的理解,這是一家當地的地方小公司,而且他們現在的工作不多,醫院的外包是他們重要的一個客戶,有效的寄爆他們的FAX 可以有效的痛擊它們. D

他們的傳真電話 + 48(22) 6756227
(FAX內容參考)給 Delfa公司

We are writing in support of the workers in Belchatow Hospital. We demand you rehire all the workers immediately and fulfill the demands of the workers.
(請自己隨意加內容)

Polish translation:

Domagamy się natychmiastowego przyjęcia wszystkich pracownic z powrotem do pracy i spełnienia ich żądań!

628國際反鎮壓行動日

抗議行動不是犯罪!讓我們團結反對國家鎮壓!

2012年3月29日,卡洛斯和卡門在西班牙總罷工期間參加了位於格拉納達的15M罷工糾察隊,之後西班牙政府將他們當天的參與行動定罪,判刑3年又一天。

stoprepr2
2012年3月29日的西班牙總罷工當日,格拉納達的15M組織了一個信息糾察小隊,他/她們在罷工前的夜晚走遍所有大街小巷,向人們傳遞隔日的罷工信息。卡洛斯和卡門屬於當日無數個被警方隨機查證件的人們之一。在他/她們參與的信息糾察隊活動中沒有出現任何威脅與暴力相向的事件的。事實上,提告卡洛斯與卡門的酒吧在信息小隊離開後,也沒有「被迫」關閉的持續營業。但是,酒吧老闆仍提出申訴。幾個月後,卡洛斯與卡門被「政府殺雞儆猴的」判了三年零一天的監禁刑罰。他/她們的罪刑是「侵害工作權」。定罪以後,卡洛斯與卡門申請上訴到格拉納達省法院,但省法院只採納酒吧老闆證詞支持原判。

近年來西班牙政府鎮壓社會運動的方法已經從對行動者罰款加重到對他/她們判處監禁。在此同時,西班牙人的日常生活卻必須面臨更大的不穩定性與毫無盡頭的節撙法案。西班牙政府知道當人民的不滿加劇至無法忍受時他/她們必定會走上街頭,所以一連串祭出的嚴刑峻法就是要先發制人壓制住人們對於「社會問題」的自解之道「行動」。

我們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

我們在國際上發出6月28日的街頭行動日,走上街頭,讓我們來迎頭面對這些「政府」對我們的鎮壓與不公。當行動更廣泛的散布出去的時候,我們就可以更有效的激發屬於我們由下而集結的力量。這樣來自政府的鎮壓行動絕不會是單一與個人的,我們必須總是「回應」,帶來你的議題,我們走上街頭挑戰這些正在發生的混帳情況。

在格拉納達,卡洛斯和卡門因為15M組織的信息糾察隊就要吃牢飯;在加利西亞,安那、塔瑪拉、塞拉芬和卡洛斯也面對同樣的情況;拉里歐拉的Koldo等,在西班牙有很多人都在同樣的情況接受政府的打壓。另外馬德里的米蓋爾和義司馬、巴塞隆納的瑟爾吉(因為巴塞隆納17年老字號佔屋中心Can Vies驅逐事件被逮捕的同志)。在6月28日我們為為所有的這些同志走上街頭。

在國際層面,我們動員人們到西班牙駐各地的的大使館和領事館前,向他/她們表示我們對於西班牙政府鎮壓行動的不滿。

格拉納達抵制鎮壓小組的宣言如下:

社會鬥爭不是犯罪
國際團結行動,來反對鎮壓!

致所有被逮捕、被告、與在牢裡的同志們

我們都知道我們正處於「危機」之中,雖然我們之中的人在這以前早就活在危機之中很久了(別忘了,社會階層之間可從沒有什麼平等,所以「它們一直的繁榮一直是建立在我們的危機之上的」)。自從我們開始被一連串的「經濟危機」訊息轟炸開始,政府就祭出一堆「調整」法案來「確保經濟危機植留於工人大眾」,比如說它們「減肥」的消除掉過去幾十年人們鬥爭來的「基本」社會權利。這個情況當然是「全球一致的」它們的「利益」減少到讓「資本家與政府」很憂慮的情況,所以它們必須把它們以前「施捨」給人們的「福利」給全「節撙」掉。對於西班牙的人來說「不穩定的」生活已經變成生活在西班牙的一種日常形式。

面對與日加劇的生活不安全感,還有「政府、大公司、還有銀行家」們的「利潤危機」,我們得走上街頭去奪取那些本屬於我們的。是的,這些是靠著我們的雙手打造出來的世界,我們不是靠著剝削他/她人而得到這一切的。我們對抗所有的「驅逐令」、所有的「醫療與教育資源的修減方案」、所有的解雇案件,當它們入侵我們的家園時我們抵抗,我們對抗著資本主義從各方對我們侵襲來的攻擊。同時間,這些政治家把它們從我們血汗的勞力所偷取的一切存入它們「免稅天堂」裡,它們無視於我們所抗議、疾呼的正義,除此之外還將我們犯罪化。那些搶奪、欺騙、侮辱我們的人們,也就是那些指稱我們作為「罪犯」的人們,它們以法律與它們的警棍鎮壓我們。

對我們來說,事實非常的清晰。在過去幾個月中,政府所做的事就是盡其一切的打壓所有的社會抵抗活動,它們不只想要我們閉上嘴巴,是的同志們,它們要將我們清洗掉。在西班牙,它們立法「保護社會安全」,然後它們開始改革刑法加重「公共秩序」與「反政府行動」刑罰,所以它們確保我們每一個自己站出來發聲的人不會「被輕易地放過」。之後的公民安全條例草案告訴我們,政府要進入控制我們的遊行活動,還有它們要限制我們「使用公共空間」的「自由」,因為「街道是屬於所有的人的」。現在就連「社會媒體」也被犯罪化,你/妳知道的同志們,它們要做的,不只是要我們安靜下來,它們要把它們的鎮壓內化的我們生活的全部,我們的手腳被讓人捉摸不清一連串的法令綑綁住,法令要讓我們的腳發抖的害怕那我們所踏出的每一步。

我們的一些同志因為他/她們站出來面對這些不公義,後果不是被送進大牢裡,不然就是正在面臨審判。最近幾年,各個國家都傳出這樣的問題,我們所面對的情況是相似的,這波經濟危機「國家」要我們扛下來,又不准我們「出聲抵抗」。我們不該忘記這些被「禁聲」與「肅清」的同志們:卡洛斯和卡門(格拉納達)、安那和塔瑪拉(龐特維德拉),Koldo(里奧哈),八個空中客機的工人等),我們也不應該忘記那些因為示威活動而被逮捕與拘留的同志們(2012年的阿方索、322遊行的米蓋爾與伊斯馬,還有巴塞隆納的佔屋驅逐活動而被逮的同志,等。)我們沒有辦法將這麼冗長的例子一一列出來。我們著實的震驚於目睹社會的倒退、獨裁政權重新再西班牙落腳。我們沒有言論自由、我們沒有活動的自由,它們鎮壓我們的所有反應、我們不滿的任何小小吶喊,我們失去在街上自由闊步的權利,我們對自己街區的保衛被說成犯罪,我們因為失去工作而做的抵抗也變成將我們送入大牢的「起訴原因」。

我們反對人們將抗議者分為「好的抗議者」與「壞的抗議者」,我們之中沒有「政府宣稱的滲入搗亂者」,有的是在這些日子來受夠的人們,厭倦的人們,我們厭倦了鎮壓還有總是特定人士受益的「現實」。別再讓它們挑撥我們,團結是我們的勝算,在我們的手上。我們的同志們現在正等著他/她們的審判結果、他/她們的訴求與他/她們的緩刑可能,這樣一個「反政府」還有「反對工作權」與「擾亂社會秩序」的大罪我們擔當何起,而誰又知道它們又會在我們身上多加幾條「莫名」的指控。而就在它們把我們鋃鐺下獄的同時,這些銀行家、資產與統治階級仍跨過多少工人的屍體「平和的」坐擁它們剝削我們而來的財富。

這樣的日子不會很久,我們已經決定不再恐懼、捲縮在黑暗的角落各自取暖,我們會對那些向我們擊來得拳頭反擊,我們不會讓它們再帶走我們的同志、逮捕、虐待我們的朋友。我們不會再等待救援,我們手上剩下的是:抵抗與團結,這個是他們永遠無法從我們手中奪走的。我們會一直抵抗直到我們都可以擁有一個可以真正「生活、享受」的完整人生。

獻給所有那些不再安靜,而選擇站出來的同志們!
讓我們佔領街頭
鬥爭是必經之路!

國際工人協會在勞動節向所有的工人送上我們的團結問候

過去一百多年來工人階級所鬥爭出來的那些屬於工人該有的基本權利,在現在受到資本階級不斷的攻擊,工人的處境變得更加的危險。許多工人現在生活在貧窮線下,為此,作為工人階級的我們更應該自行組織起來,對抗那些我們所面對的剝削問題。
今日,全世界的工人都在慶祝這個屬於工人的國際節日,紀念那些在1886年芝加哥甘草市集罷工、參與工人運動的安那其工人為工人運動所付出的努力時,我們如同我們的安那其前輩們,持續的鬥爭一個不只是屬於工人階級現實的勝利,我們同樣持續的鬥爭一個社會革命,鬥爭一個自主、解放的社會,追求所有人的平等。
國際工人協會在今天為所有的工人送來我們團結的問候。協會各地的會員在今天組織了很多抗議與遊行的活動,我們邀請所有的工人階級來參與我們的鬥爭。但是,也請記得,一次性的抗議活動是不足夠的,我們必須更積極、更迫切的建立一個抵抗運動,對抗資本主義與那些對工人階級的剝削。
目前,資本主義在工人階級間不斷的分化工人間的團結、製造工人之間的對立。對於資本主義來說,它們惟一目的就是創造更多的利益,所以過去相對較好的工作條件不斷被惡劣的條件取代、工人的薪資越來越少、工作條件越來越不穩定,而那些處於極度劣勢情況的工人更是被資本主義體制特別挑選出來加以剝削,他們面對存活與死亡不得不接受極差的工作條件。這些問題都是世界性的,所以我們的對抗行動也必須在全球同步組織起來。
國際工人協會想要和所有工人強調,面對那些分化勞動階級、支持菁英政治的國家主義還有威權主義,只有全球的工人一起團結起來我們才可以有強大的力量來對抗他們。
現在,我們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組織起來,鬥爭屬於我們工人階級的未來。

模範市場研究顧問股份有限公司[TNS]勞資爭議案,血汗電訪員

TNS是一個跨國市場調查公司,他們在亞洲19國與歐洲37國與拉丁美洲還有非洲等都有分公司。它們的工作服務範圍包括了電訪、還有街訪,在西班牙他們的主要客戶包括超市、電信業還有汽車公司等,西班牙的西亚特SEAT汽車公司(香港名為西雅汽車公司/台灣為喜悅汽車公司)也是它們的主要客戶之一。

在過去兩年間,TNS持續地修改電訪員工的工作條件,包括薪水更加的彈性化、廢除過去的獎金制度、違法延長工時(12工作小時,與法定的8小時不合),另外過多的電訪員工也被迫在狹小不對等的工作空間內工作。在8個小時的工作時間中,電訪員工只有3次休息時間,包括2個五分鐘與1個20分鐘的休息時間。一個正常工作日,工人們必須在西班牙午飯時間(下午2點)前離開家門工作(工人的工作時間與一般正常工時通常是錯開的,因為電訪時間不可能安排在正常工時),工人也在工作時間度過西班牙一般晚飯時間。另外,規定的5分鐘的休息時間,在工人離開位置到辦公室外頭透氣來回路程就必須花上2-3分鐘。同時間,公司持續的公布「電訪完成率」來給工人壓力,若是沒有達到完成率水平,電訪員工就會被管理人員關切。

全勞聯的會員在TNS工作5年時間,面對公司每況愈下的工作條件持續的抗議,直到去年11月TNS將全勞聯的會員開除,我們相信這是TNS殺雞儆猴的工會打壓行動。而對於作為TNS重要客戶的西亚特公司對TNS打壓工會的行動不聞不問,意同支持TNS的反工人公司策略,全勞聯也在此強力的譴責,我們要求TNS與它們的客戶們正視TNS電訪員工的工作問題與它們工會打壓的惡行惡狀。

全勞聯在此爭議中要求TNS立即將我們的工會會員復職。我們要告訴TNS還有SEAT,我們不會容忍它們打壓工會的行動。在TNS將我們的會員復職前我們也不會停止我們對它們的抗議行動。

TNS is a multinational market research and market information company, they have office in 19 countries in Asia and 37 countries in Europe etc. Their work service includes computer-assisted telephone interviewing and street interviewing. In Spain their major client includes supermercado Día, Vodafone, Bankia and SEAT(a Spanish automobile manufacturer).

In the past 2 years TNS continually modifying the working condition of pollster to worse situation, from making a more precarious salary payment, eliminating work bonus, increasing working hours to 12 hours(violating the laws) to locating great number of the workers in a relatively small space. In 8 hours of working hour the pollster only receives 3 breaks, two 5 mins of break and one 20 minutes of break. A normal working day the worker has to leave their house at Spanish lunch time(2pm) and passed their dinner time in the office working nonstop. A part from this,  the company constantly publish the average completion rate to pressure the workers, if they have not achieve the similar rates, it can bring them problems from the management.

The member of CNT had worked in TNS for 5 years, faced the worsen work condition, he constantly protested, until TNS dismissed him in November 2013, which we believe it was TNS’s union busting action – to shut the worker up. SEAT as an important client of TNS has turned a deaf ear to this labor dispute. CNT not only condemn TNS for their union busting action, we also condemn SEAT and those clients of TNS for ignoring the worker’s situation in TNS.

We demand an instant reinstatement of the dismissed worker, we want TNS and SEAT to know that we are not gonna tolerant their union busting action. Until TNS reinstate our member we won’t stop our action against TNS and their clients.

馬德里OHL爭議案 – 立即將清潔工Angel復職!

國際工人協會抗議並要求OHL將馬德里城市清潔工Angel立即復職。OHL是馬德里城市清潔工作的4家承包公司之一,在去年馬德里清潔工大罷工前以「莫須有」的理由開除了Angel和其他20多名員工,我們要求OHL立即將Angel復職。

Angel在馬德里當城市清潔公有十年的時間,在任職間從來沒有發生過工作上的問題,去年卻被OHL無預警開除,為此西班牙全勞聯全國各處的地方工會在過去幾個月持續的抗議OHL,要求他們將Angel立即復職,今年初國際勞工協會的國際同志們也在各國OHL的駐外辦公室前抗議、聲援支持Angel立即復職的訴求。

在Angel被開除之後,馬德里的清潔工們開始罷工抗議由4家馬德里城市清潔承包公司宣布的大量解僱案。在這大量解僱案中,這些公司計畫開除1400名工人,並將薪資調降40%。最後罷工在3個主要的大工會(UGT/CCOO/CGT)與承包公司簽訂了未來四年,每個工人以45天的無薪假換取1400名的工人的工作下,畫下了句點。承包公司在這個罷工事件中無疑還是最大的贏家。西班牙全勞聯不僅正在持續的鬥爭要求OHL將Angel立即復職外,我們也不同意這些大工會與資本家的「協調」結果,無疑的政商本一家,工人被兩股力量在經濟、與政治上壓迫著。

為此國際的團結更加的重要,國際工人協會的各地工會現在正展開它們各地的行動聲援Angel。直到OHL把Angel復職前,抗議的行動不會停止。

抗議巴西政府打壓COB工會活動,抗議法西斯媒體對COB工會惡意中傷的不實報導

2月12日,巴西的COB工會將因組織「違法工會」出庭,另外工會的會員還因為2013年6月的抗議活動而被被起訴其他幾項刑事罪名。

位於阿拉沙市的COB工會在去年開始積極的參與巴西2013年的群眾抗議熱潮。這波抗議活動其因於車費調漲問題,到最後卻演變成一場大型的社會抗議活動,而抗議的主軸也由原先的車費問題擴張到對物價水平與薪資水平的不對等問題上。

在2013年5月,COB工會的會員與一些學生、自治行動者組成了一個團體在阿拉沙市內活動,他們成功了在地組織了一些行動。到了6月抗議活動仍然持續,但是街上卻開始出現一些法西斯份子搗亂,另外警方攻擊安那其主義主與安那其工團主義者的事件也時有耳聞,有些人甚至遭到警方沒有理由的逮捕。

除了法西斯份子與警方暴力的問題外,

工會也受到一些右派學生組織的攻擊。阿拉沙學生會的學生主席在去年交給了阿拉沙地方法官一份資料,提供了「對抗貧窮委員會」的會員的名單與會員資料,在這之後這些名單上的安那其學生們受到了不少的騷擾。另外一家親學生會的右派媒體「Araxa之聲」也在其報紙上報導攻擊工會的不實新聞,他們虛構的指控一名工會會員為「小偷」,並在其報導中把工會塑造成一個幫派團體。這些政治鎮壓雖然帶給了COB工會嚴重的問題,但也一方面地顯示出工會的行動是有影響力的。所以這些右派組織與政府才會意圖打壓工會,以壓制工會行動。

即使工會受到如此嚴重的政治迫害、工會會員遭到警方的逮捕與監禁,工會仍然不會退縮。這些阻力讓工會同志們更堅信他們的鬥爭行動是正確且必要的。阿拉沙解放主義青年,是另外一個阿拉沙地方上的青年安那其團體,他們在這一波的行動中一直與COB工會並肩作戰,並在工會最困難的時期持續的支持工會。

 

COB工會將在12日出庭面對組織「非法工會」的指控,我們必須團結的支持COB工會與其會員,對抗巴西政府與右派團體對安那其工團主義工會與安那其團體的政治鎮壓。

[德國]安那其工團主義工會服務生會員罷工抗議資方打壓工會

一家位於Dresden的左派俱樂部的服務生們最近正在罷工,參與罷工的服務生都是屬於德國FAU工會食物與營養業產業組的會員。這些會員近期被俱樂部以莫名的原因開除,為此工會展開了一連串的抗議行動,要求俱樂部將開除員工復職,同時也要求俱樂部與員工達成一份公司協議,或是同意將俱樂部工人合作社化。


俱樂部的員工在2013年5月成立了一個工作地方的工人團體,當時俱樂部的所有員工都加入這個團體裡參與團體組織活動。5月到7月間俱樂部宣布將減薪20%。受到資方提出減薪的影響,工人團體的成員人數開始增加,一些其他俱樂部的員工也開始加入工人團體裡,隨著工人參與程度與人數的提供,工會決定在7月正式成立FAU工會的食物與營養產業組。

上個月,俱樂部半數的員工突然被通知開除,FAU工會的食物與營養產業組認為這是資方對於工人組織的惡意打壓。作為回應,工會警告資方他們將不排除採取罷工抗議。之後,俱樂部擁有者「Trotzdem」持續地拒絕與工會協商,所以工人決議在2月展開罷工行動。2月的Dresden氣溫下探至零下2度C,工人們仍然集結了10-20人每天晚上8點到12點在俱樂部外發送爭議案相關訊息傳單。行動到了第三天,資方也開始介入尋找「工賊」來頂替罷工工人的工作崗位,但是俱樂部的生意仍受到影響,許多消費者支持工人抗議而抵制俱樂部。

這波行動抗議也受到地方與國內媒體的關注報導,這些食物與營養產業組的工會會員一個月薪資至多只有450歐元,這個所得根本不符合德國一般的薪資水平。而德國的大工會對於這些在服務產業工作的工人也漠不關心,只有一些大型俱樂部或餐廳有工會存在,其他如Dresden的俱樂部這些比較屬於地方或小型的服務餐飲業工人根本沒有爭取權益的管道與機會,因此FAU工會的食物與營養產業組在這個爭議中的行動比起其他大工會的行動更受到人們的關注。

現在,雖然俱樂部的擁有者持續冷處理爭議問題,但是其生意受到影響卻是可見的。工會的會員也在與其他地區的俱樂部員工接洽,意圖將此波抗議行動擴展到其他分店。在2月10日他們組織了兩場爭議訊息會議還有一場公開討論會。

在之後的一個星期,工會將組織一場公開的勞動法勞教課程與一場遊行。FAU工會食物與營養產業組也將持續地,每日地拜訪其他的俱樂部告知人們此爭議案的相關訊息。

我們也歡迎其他國家的人們寄電郵表達你們的團結與支持。
bng-dd(小老鼠)fau(點)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