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urprised visit in Sevilla Eco market 西班牙南方有機市集意外訪

歐洲在有機農業上的組織與政府推行也不是一兩年的事,所以當然在營造出團體與行動效果上似乎比較有”成就”,賽維爾的月市集事實上也已經存在很久了,不過上個星期是我第一次去,市集大大小小20-30個小攤圍成一個中型長方形的空間人們塞滿了店鋪的前面。老實說我在賽維爾住了兩年使用有機產品的機會很少,因為兩人住的收入65%以上付了房租水電之外,20%-30%是在食物家庭用品上(只能負擔得起中國商店的便宜物品,偶而買的近三塊歐元(健康食品店購買)的麵巾粉要撐上一個月,因為一小包只能製作出6-8中型素肉塊,加上製作中所需要使用的醬油量可以讓人飆淚),有時遇到家裡的東西壞掉需要維修更是破表。

在馬佳蓮那區中的傳統市場裡有一家有名的有機菜攤,聽說老闆人很善良,但我從來未去那裏買過任何東西,一小包同樣的麵筋粉要價6塊多歐元,本來的生活就得斤斤計較了,更不可能去那種藥價可能兩倍的店家。而前幾天聽朋友傳來聽說得一家很便宜的有機菜店,也在我們的新打聽名單中。

遇到以機市集是很意外的,一來我們生活平常所遇到的有機多半是偏一點點安那其或是嬉皮思想的人所組織的個人型小農場,要在那種小農場裡配到菜或是小農地一定要有一些認識的人或是關係,倒也不是因為她們極度的封閉,主要還是因為地小,還有牽扯一堆先來後到問題得排隊名單,而大家其實都想介入,而不可能人人都介入,所以我們也到不奢望分到他們甚麼些東西。至於說”意外”遇到的市集因為來自於南方政府支持的有機組織,跟我們幾乎有點絕緣。

我在賽維爾好歹也混了兩年,可以說大部分的安那其或是嬉皮偏極左的人都應該打過幾次照面,(雖說真的有認識得還是哪一小群人),但當天可沒見到任何一個素食有機主義者出現在當天的市集裡,反而排在隊伍上的盡是一堆中上產階級婦女跟老太太,一些女子穿著入世,頭上頂著名牌太陽眼鏡說給我一公斤的黑色有機米。我跟朋友被埋在一群貴太太跟貴氣老太太群中,偶爾稱插著一些偏點嬉皮的文化打扮的雅痞年輕人。我們排了近一個小時才買到東西,跟我一起去的朋友幾次幾乎忍受不住等待,我身旁的老太太身初帶著大鑽戒的手說”給我一斤那個”,我們跟著在最後買到了一些有麵粉,最便宜的有機米等。

而我希望過陣子我會找到為什麼西班牙南方這個窮苦的地方的中產階級們,對有機品如使熱愛的原因 –

Advertisements

搞怪的西班牙南方抗議文化

新未來爭議案這個星期每天都有行動,因為新未來在Rastrillo Sevilla的飯店內舉辦為期5天的募款拍賣會。每天六點我們都會在飯店門口報到拉旗,扯喉嚨喊口號,發傳單等做訊息告知。每天還是皮草大衣貴婦出入,其中有時會有人停下來問怎麼回事。有些人會點點頭說,喔真的啊,我從不知道有這事,多半有興趣詢問的人回應雖不直接支持但總會露出一些的認同。

從星期五開始來參與募款購物的人變了多了一些,一個女子在飯店外抽菸時對我們大喊,叫我門去找zapatero(西班牙總統)抗議,"你們為什麼不去找zapatero說"他喊著,我對著旁邊的朋友說,”真奇怪明明這家的老闆去年欠薪跟違反勞動法規跟Zapatero有甚麼直接關係,我們可不是在對著她們抗議勞動法規修改吧(雖然zapatero愚蠢至極)”,一個朋友回說,這些資本家族的人本身腦袋就有對遲鈍,另外一個朋友說,因為她們都是法西斯右派所以只要有任何問題,她們都覺得是社會民主黨跟他們總統zapatero的錯。這時我想起來,在馬德里的時候這個回應也發生過,幾個老人家看到我們在馬德里的募款會上抗議很憤怒的向我們衝來,一直對我們喊著xxZapatero…@#%…的話,她告訴我們全都是zapatero的錯,她們激情得大喊著如同是開羅場上的抗議者一般。

"你是說即使一個人走在路上跌到狗吃屎都是Zapatero的錯嗎?" 恩,可能這個強度就是如此。

有趣的是,西班牙南方的幽默感是如此的硬蕊,我旁邊的朋友們在女子歇斯底里的歸咎於一切在Zapatero的身上之後,她們也開始了那一套南方幽默。"新未來是zapatero的走狗",她們對著入口大喊,"新未來的人們盡是一堆Z字P(指稱zapatero)派""你們都是社會主義者""你們都是西班牙社會民主黨的會員"”社會主義思想者”人們大笑著喊著。一開始我看得滿頭霧水的,” 這是甚麼意思”,人們剪短的回答我說”我們要使她們更極端憤怒”,這時出入的貴婦用力的用著她門的高跟鞋大聲的敲著地板,用力的甩著她門的頭進入飯店。

"如新未來這樣一個接政府案子的非政府組織,她們的多數經費來源來自於政府撥款,與有錢人的名聲鞏固起大愛的宗教愛假像,極端的道德與高尚光環讓她們都上天堂,最後加入耶穌狂歡派對,喝著高價的酒精飲料,穿著百隻狐狸皮做成的大衣與初生小牛皮的名牌高跟鞋,扭動她們的臀部直到七孔流血而它們永生";P

新未來案更新

似乎在西班牙四周的地方都陷入了大規模的抗爭,但回到西班牙南部後還是一樣得冷靜,人們依然優閒的在小巷中穿梭買東西,但是小而便宜又極端怪異的複合式的商店也開始悄悄的出現在我住的這個非常西班牙南方式的小城裡。若是說經濟衰退真的降落在歐洲南方,西班牙南方的我們真的很難直接面對全貌,我想問題也不是因為人們單純的就是後知後覺。反正失業的人也不是一兩天的事,習慣於失業的就業人口對經濟衰退的反應很坦然。

但,當然這可不是西班牙南方的全貌,2月9日當天我們又開始對新未來一波的抗爭運動,在那里昂區得一個高級飯店內展開新未來的募款活動,入場費比起馬德里或是卡迪斯的5塊歐元還要漲兩倍多13塊歐元,這次的募款會沒有我們在卡迪斯時看到得一般上中產階級的小家庭名牌休閒裝父母小孩,有的只是穿皮草跟超高跟鞋的超老太婆與貴婦。多半的老太婆已經不便於行,她們穿著直逼膝蓋的大皮草厚外套,細細兩根竹竿的腳頂著一雙閃亮外皮的小鞋她們一步路走上半分鐘,旁邊穿插著進入的還有翹屁股緊身洋裝的女子,她們扭著屁股頭也不回的在我們抗議聲中進入飯店內。一位女子上前問了我們拿著紅黑期的朋友說,請問你拿的棋子是佛朗基(西班牙極右派)的棋子嗎?有人對我們大喊,她們覺得她們在救這個世界,而我們再毀了他們所為我們這些人創造的新世界。新未來真是感覺油澀的炸雞腿尾端,感覺極度的貪婪而又浮誇,血跡滯滿是。

飯店前門的人行道上是我們,隔著車道另外一邊飯店大門前廊又是另外一個世界。

如此受到上中產階級與統治階級歡迎的宗教性非政府組織,如此玩弄著人們對於正義的真正理解,她們也賣弄革命與團結字眼,認為我們所需要的只要服從與完成與它們奢捨我們的一些同情而社會就會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