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

i love this song so much!

Advertisements

heh

2007

台灣infoshop

對台灣infoshop有興趣的人

請留下你的稱號   你打算為台灣infoshop幹些什麼(寫東西? 翻東西? 訪問? workshop? 提供免費地方? 免費印刷? 或願意用勞務跟其他的人換到以上的免費地方/印刷..等等) 還有你覺得台灣的anarchist mutual aid可能怎樣實現(踐)  或是你要分享一下你們當地的infoshop是怎麼一回事 怎麼運作 或是你們在過去mutual aid中遇到的問題跟無法突破的瓶頸等等….

我非常懷疑以上的問題有沒有人會想要回答 有興趣的人都搖搖頭走掉了嘛? (這才是真正要開始有趣之處)

台灣infoshop的文章還沒開始放 不過已經跟希臘/西班牙/德國/英美加…等等國家的無政府主義/團體大概講過我要做的事 大家都很支持 在我去歐洲的時候他們會在和我詳談 順便給我一些建議等等

我現在看到的畫面是這個房間會塞滿一堆書/小冊 一堆圖 和幾個有強破症的人 他們看起來就像普通人一樣  只是他們的手停不了 也或他們的腦子停不了 有些人說不停 有些人拼命拿筆猛畫 猛寫 有些人坐在旁邊敲打字機  而有些人則會不停的談吉他跟鋼琴  所以我說的地方 應該是可以塞下150罐噴漆 3個大木板 10個書架 一架鋼琴 1組鼓 4把吉他 1把貝思 3台keyboard 一堆油畫板 牆上寫滿名字電話 塗鴉 貼紙的地方 這個地方是給外來旅客歇腳的地方 這個地方是給中部南部上來行動者的地方  他也是美周晚上看紀錄片跟小成本電影的地方 汽油彈workshop的地方 有人自動自發整理環境的地方 音樂沒有停過的地方 人沒有離開的地方 沒有銅臭死屍的地方 沒有壓迫的地方 沒有仇恨 所有的批判都那麼讓人醒悟 興奮的地分  沒有自私跟小惡的地方 一個不存在的地方

真它媽有趣的地方

鐵馬與塗鴉客

以我過去一慣的個性,逢事必譙,講完沒有一個人是夠酷夠屌所有的人怎麼著都變像的出賣了靈魂,今天我要寫的這一篇居然會很跌破眼鏡的正面,到底是因為我還了解不深還是這個真只是個開始?就看後續報導吧

我第一次遇到一群塗鴉人是在前不久的The seventh letter tour,就在華山事件過後不久。事情來由是這樣的,本來華山那天我也是要去的,但就在那陣子我非常常態的爽GranixBbrother的約,好巧不巧的那天我又再次幹了這樣的事,Bbrother在電話那頭很不爽的說「你是要來不來」。「我要睡覺啦」就這樣我和塗鴉人第一次的懈構機會就在我奇蹟的好運中錯過了。事後我抱怨GranixBbrother在一群塗鴉人出動的情況下不通知我,但也在有點「別人的孩子死不完」的心情下暗爽那天的僥倖。事後我問起那天的情況,有人跟我說其中一個塗鴉人在噴漆的時候跑過來跟Bbrother說「ㄟ,howa15歲,噴freehand」然後戰場就這麼打開了,Stencil freehand的塗鴉者有認知上的爭議,昨天某人說了他個人的感覺「Stencil比較像是街頭藝術Streetart」這種放話是不是含著些許的挑釁意味?塗鴉又是該由誰來做定義?是Saber?是DabuDabs?還是你?

身為一個做Stencil的人,我從來也不覺得自己算是個塗鴉人,如果你曾經參與過我們的行動,你就會發現,很多的時間我們之中的其他人在抽煙打發時間等Stencil的底色乾,聊八卦,講一些你像Banksy或是Afro fish copycat等等無聊的互相攻擊言語,若是Bbrother在,不免要攻擊一下他的地位,而再若是有Bbrother的訪問者,或是粉絲的話,就更有趣了(更沒有感覺了),Bbrother是個天生的藝術家,噴起stencil來都特別帥氣,有人要合照(不可以照臉唷!),帶起mask來我們還只都是假扮的Zapatista,連噴漆客都稱不上。我個人認為這樣很沒有塗鴉的感覺,要時時都有被抓包、追街等等的事發生比較刺激。而最了不起的,有些模版圖壓人把一些圖像變成模版後噴在街上這樣一個複製動作完成後居然也成就了他的藝術家生涯,4頁的訪問我很想知道說了些什麼,但我沒問。我沒問,就點頭走掉。

我記得一次在法國看到一個塗鴉人手攀在一個支架的上面,另外一隻手正在作畫,老實說我個人對泡泡字沒什麼興趣,我比較有興趣的是他很ㄍ一ㄣ的掉在那裡就為了畫泡泡字,看過幾次很驚險的行動後我對塗鴉人開始慢慢產生興趣。對我來說畫作倒像是其次,喔!當然畫作也是很重要的,不過比起來他們不怕死的行為更像是強迫症患者般,這是我在城市中最喜歡的一個部分,也是我離不開城市的最大原因,城市造就出這些怪胎,他們還以為自己不是結構下的產物,他們辯解,將手塞在口袋裡說「我要怎麼就怎樣,是沒有原因的」。這也是我喜歡他們的原因之一,他們的純真將將他們帶像一個更奇妙的外太空境界,而這都是城市中的擠壓所產生的。

鐵馬影展這次有幸放了piece by piece這部紀錄片,我也找到了一個機會把我思考很久的問題丟到這一群人面前。那天我跟一群朋友在BB的車庫裡開會討論樂生的事,剛好聽到其他的朋友在問BBr願不願意為鐵馬影展做一個塗鴉的事,我坐在旁邊發著愣。自從從文建會的華山拍頭會議走出來後我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文建會主委說「當然當然我們不是反對塗鴉」(你不反對?)「這是一個藝術」(媽的呀!加上這些藝術品華生不是又增值了)「年輕人的發聲」(呵再講啊!)「我不知道塗鴉的人都長得那麼漂亮的」(我也不知道,有嘛?介紹介紹!),是什麼樣的原因讓這些文化人站出來挺這樣一個「塗鴉破壞古蹟」的事件,而官方又是為了什麼低聲下氣,沒有合理性嘛?沒有正當性?我相當好奇,雖然我在連署過後沒幾分鐘就簽了(講義氣就是這麼回事,出賣靈魂也是兩肋插刀啊!),台灣這一個讓人感覺有些那麼起雞皮疙瘩的那所謂對「進步的追求」到底是怎麼樣定義的啊?什麼叫藝術?什麼叫塗鴉?這一切都沒有人能解答似的,一群文化人坐在華山,外面的天是藍的,心是黑的,說的話是擦屁股用的,我們都忘了自己為何在那,在那為合,追求的只是一個藝術的虛無,與進步的假像,若是我們在這洪流中都多情了出賣了靈魂也是可原諒的,難到不是嘛,我們也都想像毛澤東一樣的吟詩啊?

所以就在昨天晚上,兩個塗鴉人在臭罵了一頓我那太「主流」的問題之後,我才開始再次從新學習到,塗鴉、文化、藝術、還有城市。而我若是這樣稱讚他們,不只包括了他們那城市國家中產生的強迫性症狀外,更是他們那鐵打的DIY精神,(這個我想全台灣的那所謂的自我期許龐客們,和那若是有的無政府主義者都應該跟他們好好的學習。)而要怎麼講這一個DIY精神,我無法口述或文字表達,只能形容這是一個打破頭都要幹的精神與態度,一個每個人都該有的好態度。




(我後來發現這應該是台大校園最屌的噴漆吧 college dropped out! A+!!!)

當然也不免要在自我檢討一下,過去我過份擔心這些人不知道他們的能力,這我對了一半錯了一半,他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幹麻,但他們的作法過份老實,如果有人願意說,我們就該願意聽,不是嘛?做一個改變,我們會從他們身上學到更多,這一切不像我們所想的只是塗鴉。

我真的深深覺得我在一群人類裡面過不知那個星球的外星人生活

過了20多年 我還是不知道要怎麼在之中調適

怎辦?

cans

黑*7
白*14
天藍*4
浪漫藍*5
鮮藍*4
鼠灰*5
灰*5
機車銀*3
玫瑰紅*4
嫩綠*5
粉紅*3
翠綠*2
淺棕*4
檸檬黃*3
機車紅*2
洋紅*2

有天晚上經過西門丁 聽到噴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