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西斯主義在歐洲近期的崛起

在歐洲正個經融危機時這些極右派也積極在各地展開行動,除了幾個深陷經濟危機的國家包括希臘,義大利與西班牙可以開始在主流媒體與街頭活動上看到極右派的行動外,很少在主流媒體中聽到消息的俄國的極右派其實活動一直很熱烈,群籍的攻擊與遊行都是正在進行式,除此之外波蘭等其他東歐國家也正發生同樣的情況。這些行動還不僅僅只是一般的群集街頭活動,正式的組織發展也同樣的在發生。在希臘的金色黎明的組織方式或是就可以作為一個重要參考的標記,去了解到現在的極右派操作方式與過去的差異。

是民族主義者,不是納粹主義

不管是義大利有名的極右派佔屋的卡薩螃(音譯,意譯為螃之家)或是希臘國會中佔了18席的金色黎明黨,他們一直以來都是反對這個納粹主義的稱號而稱自己為國家主義者,他們傾向於去談認於國家認同來去表達他們的反移民與種族主義的意識形態。並且在對於希特勒的態度上都表示對其統治與思想的讚賞,並且在公開的活動上持續的延用所謂的極右派手勢(右手手指合齊斜往正前方向上舉起)。

公開的斥責移民作為本國國家的最大問題是這一派人解是經濟問題的主要說法。而對於移民店家與對移民的攻擊時有耳聞,希臘在今年初就發生了一群平均15歲的青年攻擊巴基斯坦商店的新聞,同時卡薩螃的主要人物身上也背負著幾條對移民攻擊的起訴案件在身。

組織,教育和深入地方

雖然金色黎明於1993年開始組黨,而經過了十幾年默默無名的發展,就在當希臘遇到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時反倒推了他們一把,除了現今在國會佔有18席的7%的選票之外,還有媒體預估在現在的政治情況之下選舉金色黎明預估可得到第三大黨的席次。而這主要的原因都是來自於經濟危機的壓迫,這些問題開始反映在中產階級的家庭中,當這些青年面臨到實質問題時就會開始自己尋找答案,他們群找的方向來自於四周可與的的訊息與資料。這就是金色黎明的手段,他們進入到了青年常常餐與留連的健身房與青年活動中心,並且在最近更深刻的進入到校園之中。

最近金色黎明展開一波所謂的民族自覺巡迴中,更是在各地方中心舉辦青年工作方,邀請青年朋友去認識所位的希臘傳統,並且在之中宣揚一個優勢的希臘形象,而這些思想概念最終帶出來的就是一個未來的希臘,那些充滿自由思想與左派思想是屬於過去,必須被丟棄的歷史。青年在受到這一波斯想影響中,加上同儕中出現的青年”硬漢團體”,民族主義便被轉化一個時代潮流的同義詞。在一篇The Independent的訪問中,超過50位的老師與父母同意金色黎明慢慢的該使在學生中便的非常時髦。

一名16歲支持金色黎明的青年受訪時談到他曾經對巴基斯坦移民的家丟擲石塊,”我這麼作是為了要讓他們尊重我們的國家,我很熱愛希臘”, “金色黎明的孩子們不是殺手,他們只是那些擔心會因為這些非法移民而在未來會找不到工作的人”。另外一名也是16的女孩受訪時穿著與時下青年流行的黑色衣著,修剪整齊的指甲上擦著黑色指甲油,手指上還帶著一個刻著愛心圖案的金色戒指,她提到未來想做個律師,”金色黎明不是納粹的跟隨者啊”把玩著她脖子上的吊飾一邊說道”那些說我們跟納粹有關係的人她們就是不了解這個黨是甚麼”。作為一個典型的金色黎明青年支持者,那些經濟危機的財政緊縮變是直接壓破了她本來的中產階級經濟生活,採購的次數減少,過去的歡樂不再,這使她不得不為未來感到擔心。”金色黎明試圖在這個艱難的時期提供一個解決方案,並且反對其他的黨派,她們是那些真正說到做到的人”,跟著她還提到她的表哥曾經受到非洲移民的搶劫。

就向這一些年輕人一樣,很多人在網路上收到金色黎明的消息,即使前幾個月臉書為了表明劃清自己的界線而刪除了金色黎明的頁面與相關資料,他們仍就在這些互聯網上傳播著。並且草根動員也是他們主要招集會員的方法,他們積極的餐與居民行動,特別是那些常發生犯罪事件並且住有許多移民的地區。有個年輕人在訪問時說道這些黨員常常將他們的手機號碼給與這些街區的年輕人,並告訴他們若是他們需要在晚上回家時黨會派人保護他們不受到這些移民的騷擾。除此之外音樂團體也是一個有效的方式,Artemis Matthaiopoulos作為的黨的一員也是一個白人至上搖滾樂團Pogrom的貝斯手。

Advertisements

[佔屋]可羅拉


*(上圖為過去可羅拉的長相)

從去年5月到現在塞爾維亞出現了6個(一個在佔領之後的一個星期內的清晨5點被驅除)可羅拉佔屋建築,可羅拉的西班牙文是Corrala,他昰過去馬德理的一種聚集住宅區,個人覺得有點向現在不含廁所的旅館樓房,基本上它是由一個框形的四面建築圍搭而成,所以中間有個屬於他們公共的庭園中心,四周的樓房內都是小空間的房子,洗澡與浴室間是公共分享,很多小房子中必須塞上一個家庭。在安達盧西亞他們叫這些房子Collare 。在我記憶中在不少的歐洲電影中都有看過這類的住宅區,你住在當中還可以大聲嚷朗的與對面戶說話,或是在你們之間遷起一個曬衣服的線互相幫忙。

這樣的建築線在已經不存在了,塞爾維亞的佔屋建築取之為此名,我想是因為要強調這之間住民的關係,如同過往,帶著悲憤的住在小小的建築中與其他人分享他們不得不分享的一切。雖然現在的房子內與各個可羅拉內都一定會有一套正常的住家設備,也或是乾脆說這所有的建築都是這幾年新件出來的件物,所以雖然為有家具,但各個都是又新又美又現代的建築設計。


(上下兩圖是圍入住後整理過的相貌,圖為幻景可羅拉 – 之前寫過他們公開佔領的文章)

雖然建物又新又美,但是卻無水無電,各個家庭如同過去一樣,在家自行土法煉鋼的準備三餐,幾個家庭一起併餐是常有之事。

Protected: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