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外包清潔工在西班牙危機中的命運

塞爾維亞的地方政府一向把公立學校與公共場所的清理工作外包給外邊的私人企業來承包,這個承包的案子每過幾年會有不同的企業標到而轉換企業承包商,在這樣的情況下過去在法規上規定,在這個轉換的過程中,原在業的工人必須由下一個承包商接收延續他們的契約。雖然這個法規看似好像可以保證工人的權力,但是在這個轉換過程中的不定性常常會導致一些違法的開除,不延續約或是工作契約與規則的更改,這就是說只有那些存在很好的組織與團結力量的工人外,這些工人還是面對著可能就在這些交替其中被踢掉或是被賣入新的工作規則火坑知中。

就在2012年這一連串的撙縮之下,外包商接受了一個更美好的外派環境,他們可以更容易得開除工人與改變契約性質。而這個清潔工的案件就是如此而來,過去法令中規定必須接續所有工人契約規定被拿掉,在面對經濟衰退的情況下,大部分會發生的情形可能是縮減人力,本來三個人的工作派由兩個人完成,不然就是企業會尋找可能的機會將工人替換成自己的人(裙帶關係)。

在托鎮公立中學工作的X就是遇到如此的情況,外包公司替換之後,新公司Orlimtec”自然”的就沒再對卡門續約,不聞不問的卡門就失去了工作。然而當我們像新外包公司要求解釋時他們只是一昧的以法令條文來表示公司的無罪,一切依法辦理,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公司對於卡門(還有兩個未成年孩子,一個久病無法工作的丈夫)有多處得同情,但是無法他們”無能為力”,並且在溝通的過程中不斷得親切的以嚴厲的否定詞語安慰失去工作卡門。

經過幾次向外派資方的抗議,並且大範圍的在公司區域與卡門原服務的學校周圍張貼傳單與海報之後,新公司打電話給卡門並生氣的告訴卡門他自己毀了工作的可能,因為公司本來在內部討論並積極的希望可以恢復卡門的工作,但在經過卡門這翻無誠意的宣傳之後公司不再考慮這個可能。即使過去公司一貫的以法護身的保護自己不需續約卡門的合法權力。

 

Advertisements

[CNT] CNT Huelva + CNT Camas en Huelga General

總罷工在南方城市的情況

 

Come come!

 

我們必須承認痛苦讓我們對於創作有兩個反應,一個昰失去一切的無力,另外一種就是重新活了起來。最後我還是不可能忘記我來西班牙的目的,在我走之前,抽光血也要戰鬥,歡迎回家,工會就是妳們的家,我們不是恐怖份子。

[CNT CAMAS] Iº JORNADAS LIBERTARIAS

人物小誌

在我們工會,我指的是全勞聯,規定工會不能簽署或是同意任何勞資爭議案以遣散和解,但在我門的抗爭之後,很多的工人都會最後自行接受離職。聽起來的確是一個很進步的規定,但也使好多個地方工會面臨被批鬥和開除的問題。

三年前的五一,我第一次見到卡洛斯,他在五一的遊行上發言談到他的工作,激憤的哭了。他是工會在他清潔公司裡的代表,在十年前她們的爭議造就了賽維爾工會的鬥爭名氣,她們成功得再全面的罷工與絕食抗之下成功得贏了這場爭議案。當時清潔公司的政府外包清潔區中,大部分的人都是全勞聯會員。十年之後,只剩下三個人,大部分的人在期間被迫離職。卡洛斯作為其中的基進清潔員,當然也飽受壓力,這十年來多次受到騷擾,從給與她小隊長位置,到強迫她自行退休所有的問題她都撐過了。但三年前他又被迫以不適任遣散,他家還必須靠他的薪水支撐,在兩年前的一個反衰退遊行之上,我們以卡洛斯的爭議案為主題,談的是資方將經濟危機與衰弱轉嫁工人身上的問題。本來計畫好的直接行動,在卡洛斯的要求之下取消,因為卡洛斯擔憂會惹惱資方。而全勞聯本該有名得就是特愛惹惱資方得不妥協直接行動。

兩年前瑪麗亞因為爭議案而將她服務的NGO告上法庭。兩年後得這個月獲得勝訴,其中多次資方意圖和解,願意私下給附全額得欠新,但要求這個和解全面得私下解決,這表示不會有合法文件、也不能對外發言。馬麗雅拒絕了,她要求資方必須要同意簽署文件來公開承認,過去對她的欠薪與剝削事實,除此之外我們還會在之後發送新聞稿,資方律師從一開始的憤怒掛下電話,到最後一次的好言相勸和動之以情的溫柔告誡。我們兩年來不斷的抗議,使用各種的直接行動,直到兩年後法院訴訟結束。瑪麗亞得到他的欠薪,當之後然還是要照付扣稅跟10%律師費。

卡洛斯加入工會有超過十年的時間,其中在實然似乎沒有轉成安那其主義者,但因為做為安那其工團主義工會的會員,一直被資方跟外界、也或包括她自己認為是一個安那其主義者。瑪麗亞加入工會三年,正在遠距離大學攻讀第二個學士文憑,自稱安那其主義者。

The conflict

the part about myself

I lost so many things eversince I decided to come to spain. But if anyone can track back to the beginning, I can only have myself to blame, I used this oppotunities to try and to become one of this privillage european(I thought i can finally live out the difficulties of lower class struggle in my own birthland, but the life dig you out in all ways) . so I came, and finally I was part of the “wrong”.  I could play unguilty to all, becuase honestly I had hardly even giving any opinion to anything, most of the information I got was second-handed and one-side stories, some were intently made. While no one was once doubt about my position, I was being put into where (they think) I “should” be, where I didnt have choice to. I knew it was my fault, like what most people would and what some people said to me “it wasn’t my fault you dont understand anything!” and yes, I couldnt agree with you more on this.

So yes, I was and am still here, (hopefully not going to)  when some of them was and is happening, I can tell you now, most of the things I was really disagreed with but I couldnt react at the point becuase of not understanding it. But I am not making an excuse out of it, I will take the responsible like how I should. Nobody is really innocent in a war like this…..

So I am going to tell you what had happened….

 

 

They told us, we shouldn’t talk about the union outside of the union.

Well, they are wrong!

[西班牙南方]Dujonka那些捍衛他們服務對象的員工

Dujonka是義大利跨國企業Serenissima Ristoraziones Spa旗下子公司之一,這家公司主要在西班牙南部的安達盧西亞州內的各城提供在學校、監獄等地方的餐飲外包服務,其涉略服務範圍廣大遍布各城,許多國中小學都是Dukonja的服務對象。但最近此公司頻頻傳來被要求解約的問題,馬拉加的六所小學與塞爾維亞的一所監獄解約之前還傳來許多的抗議言論。他們聲稱Dujonka的餐點水準低劣、不足果腹,小孩一回家就喊肚子餓,這讓父母們極度不滿。
然而Dujonka惡劣的不只在於它們的餐點之上,他們對於員工的態度也相當的蠻橫無理。面對一所超過百人的小學校,Dujonka的員工必須要分發餐點給於每個孩子外,還必須要負責各個孩子用餐上的看顧。Dujonka安排了相當少的員工,面對過百的孩童,這些員工的數量與所須服務的學生數對比差異極不合理,員工除了無法有效勝任其工作內容,公司還對其要求必須對它們那”眾所階知”的劣質餐飲內容閉嘴,他們只管幹份內的事,或是有人意圖越舉,公司將予以開除。全工勞動協會的兩名員工面對公司的調配上有所不認同,再加上Dujonka直接違反過去的工作合同在薪資上的規定降低其薪資,便以1.工作內容(不對等的工作人員與服務對像)不合理;與2.薪資違法,訴請勞動檢查。無奈適逢西班牙夏日假期,官方以勞動檢查人員正在度假為由延後勞動檢查時間。在這節骨眼上兩名工會會員被公司直接開除。
Dujonka所提供的餐點被一些家長這麼形容:「那些食物過度烘調以至於過乾,嘗來無味。」「有些食物送上桌時還混著塑膠包裝袋。」有些父母則是忿怒的表示他們無法忍受10歲不到的孩子每天從學校回到家都是饑餓的狀態。
9月中開始,工會進行一連串的抗爭行動。每個星期有兩至三天我們來到Dujonka的服務學校發傳單,與告知Dujonka的問題與提醒這些孩子的家長們這些員工所為他們孩子憂慮的健康問題。9月底開始,我們展開連署聲援這兩名員工的活動,同時也要求Dujonka改善餐點的問題。多數的父母樂意聽到這方面的消息,許多父母更向我們直接抱怨起同樣的問題:不足量的食物、劣質的餐點品質。但直到現在Dujonka仍不出面與員工溝通,而當兩名員工遭到開除之後也尚無另外增加工作人員,面對更少的員工,是更不對等的工作條件與更差的服務水準。十月開始工會將會更加積極行動,要求公司解除開除與支付合約薪資,同時員工更要求改善工作條件上的不對等與餐點品質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