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北市動物園 3年死590隻動物

更新日期:2011/10/02 10:25 記者郭安家/台北報導

台北市立動物園從國外引進丹頂鶴、無尾熊、企鵝,非常吸睛也製造許多話題。不過過去三年來,有五百九十隻動物死亡,真正老化死亡的只有十一隻,其他動物死因千奇百怪,有溺死、噎死,不少動物甚至死因不明,台北市議員質疑園方照管不力。

 

近日有不少動物保護團體反映,企鵝館的鏡子破損,隨時會傷害到企鵝,紅鶴生活在窄小環境,池塘內還有盆栽,衛生條件、環境品質都堪憂。

 

台北市議員潘懷宗發現,二○○八年至二○一○年間,台北市立動物園動物死亡數字可觀,三年間分別死了兩百廿七隻、一百八十五隻、一百七十八隻。動物園內有四百零六種野生動物、總數約兩千七百零六隻,潘懷宗說,「動物園每年動物死亡率」達百分之六至八。

 

過去三年間,白腹刺蝟死亡率最高,每年有五隻以上死亡,三年來已死廿三隻;瀕臨絕種保育類野生動物絨鼠也死了十六隻,每年有三隻以上死亡;此外馬來猴也死了十五隻、伊蘭羚羊死十四隻。

 

死亡動物也驚見明星級動物,轟動一時的無尾熊就死了四隻,被喻為國寶、日前贈送大陸的梅花鹿也死了四隻,台灣特有種藍腹鷴,竟然也折損八隻。

 

潘懷宗透過書面質詢,要求動物園列出死亡原因,怎料死因千奇百怪,一隻綠頭鴨就被網子纏住頭溺水致死,還有角鴞(小型貓頭鷹)吃東西被肉塊噎死、營養不良,更有不少動物死因標示「其他」跟「死因不明」。

 

潘懷宗嘆,查閱動物園人員分配,偌大動物園只有園長等九名合格獸醫,平均每人要負擔三百隻動物的健康,且這些人員並非專職,還要負責行政職務。

 

潘懷宗指出,這次動物園為迎接丹頂鶴,進行機電、植栽整修,更設置一座恆溫噴霧設施,維持攝氏廿度的涼爽,讓丹頂鶴免於夏日高溫,保育員跟獸醫師也不惜千里,飛往日本取經。

 

相較於此,動物園裡的「老房客」就可憐得多了,往後勢必還會出現資源排擠,讓「動物園的老房客生存會更加困難」。

 

(轉po後才發現這居然是郭安家寫,不過好像說他是跑議會的,會寫出甚麼樣的題目跟它本身應該沒關係的。)

Advertisements

我多麼得想跟妳們分享這個阿根廷樂團唱的動物相關歌曲,但現在沒有FTP又不知道該怎麼轉po上網。
所以請自己按下play鍵自己想像吧

動物工廠

最近出版的新書Animal Factory: The Looming Threat of Industrial Pig, Dairy and Poultry Farms on Humans and the Environment. (相關網站 http://animalfactorybook.com)是由美國記者David Kirby實地走訪三年後的研究所成,在書中Kirby從最大型的畜牧工廠再次解剖動物工廠的血實真相。

在此本書中,他將主軸放在超級大型動物工廠,他在開頭將其定義為:「中心的部分是一個包含數十萬頭牛、豬、雞和火雞等的大規模、機器化的廠區,這些動物只為市場而被養肥,她們的生活總是限制在一個封閉式的建築物中或擁擠的室外區域。
政府或是工業界將這些大規模的建築區稱之為CAFOs”集約動物飼養作業系統”,一般的人將她們簡單的稱之為”動物工廠”。或許你曾經坐飛機的時候遠眺過他們:長長的白色建築物,密密麻麻的三個、四個或更多個排列起來。」

Kirby在近一次於現在就民主的訪問中提到,他書中的重點不是單面向的,而是更廣泛的從各方去探討動物工廠所帶來的問題。在養殖的部分他提出「我們吃的動物們,她們吃得是甚麼?」的問題,指出在在餵養的飼料中存在著大量的不安全物質。他舉例說明,在肉雞飼料中摻入砒霜預防腸道疾病,和加速雞隻的成長速度。主要的原理來自於,當你在雞的飼料中加入砒霜後,雞隻便會生病,而身體所採取自行治癒的方式,會使雞隻吃的、喝得更多,以幫助其將體內的毒藥排出,在這個情況之下生長週期的速度就會比一般正常情況之下快速。另外有些雞飼料中含有牛肉,再經過消化排泄之後存在大量的磷與氮,再經過加工後又被轉回餵給牛隻,而間接的造成牛吃牛的問題。所以在美國嚴重的牛海綿狀腦病的情況,一直都無法有效控置與降低。另外,Kirby也指出那些工廠內的動物生活情況根本不堪入目。十多層的巴達利籠(battery cage,早已經在某些州內立法禁止使用)中裝入滿滿的雞隻,一隻雞的活動空間絕不超過一張A4紙張大小、不見日光、呼吸著充滿著細菌、黴菌、灰塵、抗生素與惡臭的環境中。而當他提到豬隻時,更是讓人不寒而慄,他說「想像著,這些豬隻們擁有人類三歲年齡小孩的智商,她們是比狗兒更聰明的‧‧‧」,到了晚上的豬隻工廠內,「你可以聽到那些喧鬧聲、尖叫聲還有哭泣聲,很明顯牠們因為在極狹小的空間中(己乎是精神崩潰的)在裡面互相攻擊、打架、互咬。就這樣一整個晚上不停歇」。若是有一天廠房裡的風扇停住,只消幾分鐘這大批的豬隻,就很可能會窒息在這個由於她們排泄物與排出氣體而充滿大量氨、沼氣與氫硫化物的空氣之中。

對於這樣的情況,可能對於我們之中得很多人還是很難理解與明白其中的嚴重性的。肉類產品被飼養與宰殺在一個我們眼所不見的世界裡是比較難以想像的,但這並不使我們可以活得比較愜意。Kirby指出,這次美國的蛋雞沙門氏菌的問題,只是另外一個爆發點,背後更嚴重的是,整個動物農場對於環境與社會的影養。消費層面我們不斷的要求與習慣於更便宜更廉價的產品,反映回生產系統的是更低成本更大規模的集約飼養工廠直接取代所有其他形式的傳統農場。寡頭市場造成了風險提高,記得我們都知道那句,不要把雞蛋都放在同一籃子裡嗎,現在我們面臨的情況可能就是:一個籃子裡裝著的是所有的蛋、牛、豬、雞等肉類產品。豬流感早就會退流行,而經過不斷混種的新病毒將在未來的不久再次奪取人類的性命。

一個鄰近於(美國)阿肯色河Prairie Grove的小鎮空氣中發現含有砒霜,不管是在家中或是學校裡面,空氣中的成分令人感覺窒息。追查原因來自於雞飼料,散布在田野裡的雞屎中還含有她們所吃下的砒霜。部分肉雞也被檢驗出體內還存有砒霜的成分。我們為墨西哥灣上的漏油事件感到憤怒與不安,但造成魚類死亡的主要原因來自於動物工廠液體排泄物的汙染,每一年夏天它都殺死好幾十億的海洋生物。

美國動物工廠的災難性教訓似乎還不被其本地有效的認識與改善,而在面對國際市場競爭的情況之下,台灣一些位於雲彰區域的農場反而似乎是躍躍欲試般的意圖轉型入大型工廠化農”廠”。事實上,目前台灣尚未在口蹄疫的疫區國家中除名,面對可能存在的病毒在這樣的動物工廠中的經過一再變種與重組,我們無法預知下一波將爆發的新問題是甚麼,而在此之前是否又會出現大量的動物與人類的犧牲來換許人們不斷的挑戰自我毀滅的極限呢。

美國蛋雞危機,來自動物工廠!

在近期美國爆發了近年來最大批的雞蛋回收,跨越整個國家總共回收了5億多顆雞蛋,美國本土出現有近1,300件因雞蛋而受到健康威脅的回報。就研究報告指出大批的雞蛋受到沙門氏菌的汙染。

這批雞蛋的來源來自於兩家位於愛荷華州的農場,Hillandale Farm與Wright County Eggs,過去Wright County Eggs曾發生過農場要求工作人員徒手清理雞隻排泄物與病死雞的違反安全事件。但究竟是甚麼樣一個原因使得原本只是兩家農場的沙門氏菌感染爆發如此大量的雞蛋回收事件,追根究柢來自於工廠化農場的問題。這兩家農場的主要供應商之一,即是Decoster公司,這家公司擁有在愛荷華、俄亥俄洲等幾家大型工廠式農場,同時在公司之下還有30多家不同的子公司名稱。Decoster作為提供蛋雞的飼料、與小雞等不同的供應主要來源廠商,造就的大型的動物工廠與嚴重的市場寡占現象,使得此次沙門氏菌的蛋雞風暴造成如此嚴重的影響。

Decoster這家公司的主人是Austin Decoster,過去它們曾發生不少關於違反健康、安全與工人權益的訴訟案。1997年,Decoster被當時的勞工部長羅伯特指稱其工作環境「如同血汗工廠一般的危險與充滿壓迫」,為此其公司支付了兩百萬罰金。在2002年,公司幾家工廠也傳出對墨西哥女工的性騷擾與強暴案件,為了平息此事件,Decoster又支付了一百五十萬美金。到了今年夏初,與Decoster相關得一家公司,在緬因州發生了動物虐待事件,而又賠償了12萬5千美元。Decoster在不管愛荷華或是其他擁有工廠的地方都是惡名昭彰的蛋雞大王。

面對這樣的大型企業對市場全面控管與集中之下,消費者的選擇除了印有不同名稱的包裝紙外,並沒有其他更多的選擇。而其他有機與對地球友善的小型農場或是獨立農場面對市場競爭之下,往往無法通過經濟壓力的問題存活。工廠化的養殖動物,極其違反動物的權益,過小壅擠的牢籠,促進生長的飼料與不自然的排蛋週期等,不僅如此壓縮的還包括了在工廠中的工作人員,與在最供需鍊下的消費者自己的健康。

關於台灣動物相關團體處境與社會對其認知上的問題一

台灣現存的動物保護、動物相關團體不多不少,大而由影響力的團體屈指可數,但另外也存在不少地方性的小團體。團體關懷主軸多半可歸致兩個大項,第一,是動物保育類,這項目中也包含衣些綠色團體與組織等。另外第二的是,一般普遍人們會做直接聯想的狗貓保護關懷組織,內容不管是保護救助貓狗,收養等。主要這些團體的支撐財源來自於每年於政府申請的經費,另外就是來自於大眾的捐款,但捐款不定且常出現定期捐款幾百人或不出兩百的困境。少數的團體擁有大批的民眾捐款,但不是此種團體的常態。團體可能也出現販售相關商品的項目,但多半出現多不敷出的現實。

在組織概念上,仍出現不少混亂的界線不清問題。一般來說並不存在激進組織,多半組織奉公守法,傾向走軟性的訴求路線,主要原因可能來自於,台灣動物相關組織與團體得起步來自於一些比較專業人士的道德請願與訴求,經過80年代得起步與後來相關發展侷限在一些比較以人為本出現的道德論述,雖然有看似激進的以動物立場作為出發的論點,但因起因來自於宗教團體,因而使得此說法出現強烈的宗教色彩,最終無法得到社會重新原始的認識與探討。而開頭所指稱的概念問題,主要來自對於動物議題本身的問題探索不足,相關探究題目與論文在台灣與中文世界非常稀少。即使偶而出現一篇論文,也常常有問題談得太精確哲究而使人不得其入。既然題目談得少,一般社會對於動物的問題認知就非常的貧乏,且會遷限在某一個比較主流的論點上,當遇到棘手問題的時候也會變得鈍足不進,不知該如何取捨的問題。這個現象使得團體長向其特無比外,還有一套怪異哲學。比如說,動物保育團體的過度關心保育類動物,與另外一邊對於動物工廠的莫視反差。狗貓關懷團體,對於其他動物生活在農場上的剝削也一無所知。「動物保護」簡單的停頓在狗貓等與人接近頻繁的物種,或可愛的另類寵物「兔鼠等」身上。或是另外那些瀕臨絕種的物種,仿佛出現兩個世界與兩套認定標準。

而另外一部分,面對台灣在近年來非政府組織的企業化等問題,各個團體也面對道德團體的人手不足與經濟條件差異問題,導致企業化經營的團體常常面對人力流動頻繁,且組織與團體概念與個人工作者的分歧困境。

待續…

(歡迎提出意見反對與討論)

[Animal rights]Against Whale Sharks in Captivity

新加坡的Resorts World為了找新噱頭來吸引遊客,意圖引進鯊於來做為新鮮焦點,但對鯊魚來說,這只是一個嚴酷的牢獄之災。

請簽名抵制!

Resorts World at Sentosa wants to import whale sharks for the attraction and entertainment of visitors. Whale sharks are vulnerable to extinction and have never done well in captivity. They can grow as large as two city buses, migrate thousands of kilometers in the wild, and live up to a hundred years. It is just plain cruel to keep them in glass cages.

Whale sharks have never fared well in captivity. Two whale sharks died within five months of each other at the Georgia Aquarium.

Write to the Minister of National Development, the Singapore Tourism Board and
Resorts World at Sentosa before this tragedy happens on our shores.

<!–NEW: Click here to see our merchandise!

–>

Sign the petition at http://www.whalesharkpetition.com/

牛奶有什麼罪?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