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社內部長相I

1.當人們談論公社,人們很容易的刻板印象的想像那是一群嬉皮士之類的人搞的。你可以說說,到底搞公社的人是什麼樣的人嗎?
 我會說,他們就是那些農業區裏一群對現代社會,還有那些所謂的城市生活方式不同意的人們。在我短暫的經驗中,這些人大部份是中產階級(從高級到低級中產階級都有),他們有一個強烈的左傾思想、環保意識,有一些人則是受到神秘主義的影響。
2.一個公社和一個佔領的住屋有什麼不同?公社存在不同的類型嗎?有什麼不一樣的類型呢?
公社和佔領的房子差異很大,第一,公社不一定是一個佔領的空間,很多是共同租用、購買土地。。看組織的情況,可以有所差異。然而不管這個公社的土地來源是如何,他們很少存在一個『公社』與周圍他人的區隔,所以比較起來公社是比佔領的住屋更加開放。另外,很容易找到一個在經濟、育兒、日常生產上分享的公社。。。但這城市裏的佔領住屋比較少有這種情況,雖然也有一些佔屋是這麼樣運作的。
3.這個主意是怎麼出現的,有一個歷史背景嗎。
我認為這是嬉皮士運動中的遺產。60、70年代的嬉皮運動開始反對工業社會和那套價值觀,他們起而捍衛一個更簡單,並與自然和諧的生活,他們意圖建立一個更團結、平等的價值觀,和快樂的人生。我認為近年的危機強化了這個過去被提出的提議,因為這個城市已經沒有辦法為幾百萬的人們提供任何解決之道,尤其是青年人。在這樣的背景下他們提出了新的生活之道,並開始加入實驗一個新的「社群」團體模式,特別在農村的部分,他有很多多樣性,特別對於西班牙,比如說Lakabe或者Portales(這兩地為有名的群聚公社,請參考註一),他們開始有了更多人的造訪,還有合作。
4.很多人都在問,這樣的公社在西班牙北部可行,因為那裏有很多遺棄的土地,還有那裡也有佔領的歷史,你覺得是這樣嗎?
在各地都有公社。其實擁有最多閒置空間的自治區不在北部(阿斯圖里亞斯除外),比如說卡斯蒂利亞(在teruel, soria, guadalajara等⋯⋯)。還有公社與其當地的都市化壓力是有相關性的。所以,其他地區我所知道的唯一在臨海區的,只有一個位於阿美利亞的佔領村莊(其實不是公社)。我覺得大部分的公社位在那些土地價格比較便宜的區域(巴斯克除外,但是他們有非常具體的社會政治因素在其中),還是那些不存在旅遊業壓力的地區。顯然的,很多人進入這樣的社群中是因為他們想逃離城市那些不穩定的生活情況,同樣的他們也沒有辦法負擔大筆的土地還是住家的投資。
5. 公社怎麼運作,多少人,還有怎麼找到一個地方,誰做什麼工作?可以形容公社一日生活嗎?
我想再次強調,公社有很多不一樣的項目。我住的那一個做為例子,有一個表格紀錄著所有的工作項目,然後每個星期我們分派工作,每個人都知道自己必須負責打掃,做飯等⋯⋯。還有一個時間表會標示在什麼時間該做什麼工作:生產工作(菜園,材火,採買。。。),教育工作(照顧那些和我們一起住的孩子)還有個人時間(每個人自己做自己的安排)。以前我們有三個人,所以是一個小的團體,對我們來說要組織這些相對的容易。如果去想像 Lakabe的情況,他們必須面對50個人共同生活的組織方式。
6.可以談談人之間的關係嗎?公社總是座落在城市之外嗎?這樣這些人總是花時間待在一起,可能會加深相互間的緊張關係嗎?一般來說的情況是,怎麼解決這些問題呢?
像我前面說的,很多人選擇去了郊區,但是也有些公社選擇在城市內組織公社。在村落因為他們經濟上共享,所以相互間可能更容易產生爭議。我所在的這個團體,在之後花越來越多時間在這個問題上,因為這個問題在當時對於我們,是唯一一個可能使團體崩解的原因。所以我們開始一個星期聚會一次,做一個“情感空間”的活動,在這個時段我們使用遊戲的方法,在一個安全與關愛的情境下幫助我們解決相互間的衝突,在這個時段,我們也可以產生相對的同理心,還有紓解張力。在這個時段,我們也操作受壓迫者劇場,還有我們也為這個時段設計了很多個動態性的活動。對於衝突沒有萬靈丹,但是重點是必須認識在社會生活中,衝突總是存在的,在相互的生活中我們可以一起學習著與衝突共存,並學會辨識衝突的發生,進而去談論他還有改善。
7.經濟部分的問題?在公社裏沒有存在金錢嗎?怎麼安排呢?錢來自於哪?公社可以抽離我們現在的社會體制?可以完全不需要錢?
在我屬的公社裏我們內部不存在金錢交易,但是,當然外部的一切事情都與前有關係(汽油,租金,電,丁烷,還有食物等。。。)不使用錢生活是非常難的,我們必須放棄很多東西,還有需要很多的力量生產一些基本生活用品。我不認識任何人在完全沒有金錢的情況下運作的,在我的團體,有一個人他有一個遠端工作項目,他在做這個工作的時候,也算在公社安排的生產活動中。然後,他把所得全放進去公用的罐子裏。有一小部分也來自其他人的工作,除此之外他們每15天做一個公共素食無殘忍廚房,這些也幫助少許收入,但是我們沒有一個大的共同的經濟項目,這也是我們團體可能應該嘗試的。
8.在資本主義制度之外的生活。是否有可能?
我想你不可以說他是一個資本主義之外的生活,但是是的,就像剛剛我們說的,這是一個“降低需求與滿意”的生活,就是說,我們花費的極度少,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不需要進入一個僵化的工作情景與條件中。在我的團體,一個月3個大人一個小孩花費400歐元(13,200台幣)對於西班牙來說,這是很少的。但是要放棄所以在資本主義中生產的東西(房子,電,太陽能板,在我們的天氣不可以生產的食物,比塗說麥子,有等。。。我們只能以腳踏車還是步行移動,不能與那些住在遠處的我們所愛的人見到面。。。)我個人覺得這是一個很基進的解放於需求與花費的行動。
註一 一部小的紀錄篇介紹Laka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1pBFyLWIx4。關於Los portales,更多的介紹可以看 http://sites.ecovillage.org/los-portales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