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情況系列一 (持續更新)

(本篇訪問對象是俄國安那其工團主義者Vadim,他曾經出版多本關於安那其主義與安那其工團主義歷史的著作。目前仍在莫斯科行動著。他的立場是全面的反對任何親民族主義,民粹主義的操作。)

1.你會怎麼解釋現在正在發生在烏克蘭的事情?到底在在烏克蘭發生了什麼事導向了今日的戰局?

烏克蘭危機是一個多層次的現象。一方面烏克蘭工人階級長期的處於惡劣的政經情況,他/她們也面對在蘇維埃垮台後,國家不斷地採用新自由主義的經濟改革政策。這些變動埋下造成群眾不滿的主要因子。但我我倒不會將2013年的烏克蘭親歐盟示威運動(Euromaidan)視為群眾長期對生活情況不滿升高而發起的抗議行動。

實際上,這個示威行動的導火線是當時烏克蘭統治階級菁英那套「寡頭政治」所引發的政治角力賽。一群屬於中產階級的青年提倡將烏克蘭整合進入歐盟中,發起了一波抗議行動。這群青年受到反對亞努科維奇總統的資產家在經濟,政治與組織上的支持。所以,一開始這就不是一場真正來自於群眾的社會行動,而是一場純粹的政治角力賽。這與過去在亞努科維奇政權下的反動情勢沒有實質上的差異。這些政治異議團體相互間還有與警方在街頭經過暴力對峙後,抗議者開始武裝自己。他們公開的表達自己那套極端烏克蘭民族主義還有新法西斯威權的政治立場受到了群眾滿堂彩,幾乎街頭還有論述上一面倒的支持他們。就在基普暴力推翻掉維克托·亞努科維奇(前任總統。屬於地區黨,該黨立場親俄,反對北約東擴)之後,東烏克蘭的另外一個反對運動也崛起。這些人一開始還打著聯邦主義的訴求;之後就跑到了俄國國家主義還有分裂主義的旗幟下了,儼然就是一個對答烏克蘭國家主義的角色。另外一說,這波運動基本上是由資產階級主導的,其他參與的還包括親俄極右派和新法西斯主義者,這幾個路線都是烏克蘭這波所謂『群眾運動』的始作俑者。而那個被號稱反法西斯陣地的頓巴斯(Donbass)的情況,也不比基普的反動情況好到哪裡。這些區域現在都正在發生內戰。

外國勢力的干預當然也是造成烏克蘭戰爭情勢的第二個因素。美國,歐盟,北約還有俄國,這些國家在烏克蘭內戰裡有著複雜的利益交錯,從括經濟,政治,國際策略到軍事上。國際間的對立在於意圖在烏克蘭事件上重新「分配」烏克蘭的土地。西方列強支持烏克蘭親歐盟示威運動,他們提供位於基普的北約傾向政權在金援,政治顧問,武器的支援,並且指導他們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要求來設置他們的政策。另外一方面,克里姆林宮利用「國家危機」的藉口順便佔領吞併了克里米亞,並直接與間接的協助東部的分裂主義者。以這樣的方式,外國勢力資助了自己在烏克蘭的政治傀儡展開了他們位於別人土地上的政治經濟角力賽。

2.我聽過烏克蘭有非常悠久的安那其傳統,所有的烏克蘭人都知道或聽說過一些關於安那其主義的事情。安那其主義在現代烏克蘭真的生根發芽了嗎?

你說得對,烏克蘭的確存在著安那其傳統,但是和其他的蘇聯政體一致,他們受到布爾什維克和斯大林主義的鎮壓。所以,沒錯,幾乎所有的烏克蘭人都聽說過內斯托爾·馬克諾(農民安那其「領袖」),但是人們更傾向把他當作一個『受歡迎的英雄』,而不是一個安那其主義者。這樣導致一個奇怪的現象:不管是烏克蘭民族主義者還是烏克蘭東部的分裂主義者都把馬克諾視為「自己人」,而馬克諾實際上背後的安那其主義思想還有他領軍鬥爭的「解放」的目的,反而都被丟棄在這些所謂民族主義者與分裂主義者的民粹主義之外。

因此,我們不能說,安那其主義在烏克蘭社會比別的地方更有傳統。特別是烏克蘭社會就如同其他的前蘇聯政體一樣,人民面臨著社會集體的崩解,個人原子化,所謂的工人階級意識已經不復存了。

3.嗯,關於在烏克蘭的安那其主義的歷史,除了馬克諾農軍以外,還有什麼不同的安那其路線嗎?妳可以談談他們的長相嗎?還有過去與現存的團體有些什麼差異?

正確的說,馬克諾主義農軍不是真的安娜其主義者。它實際上是一個由當地自發,大部分由農人組成的的自衛軍。很多不同政治意識的行動者都參與其中,包括『左派革命黨』的黨員還有一些無政黨人士,其中不乏布爾什維克的成員。另外,這個農軍也不存在任何的『安那其計畫』:她們只宣稱他們的目的是要將所有人解放於外部統治者,然後讓所有的人都可以自己組織自己的生活。當時,只有幾個社會主義化的工業和農業社群,基本上烏克蘭傳統的農業自主社群還是普遍的社群架構。

但是安那其主義者在農軍中的確佔有重要的角色,他們也在解放運動中有其重要的建設性角色。最初的安那其組織是『Tocsin烏克蘭安那其聯盟』,他們是參與在1917-1921年俄國革命中重要的安那其組織。他們的積極行動者包括波林(Voline)還有艾若(Aron Baron)等是基進革命思想發展的主要核心人物,他們提出以建立一個「安那其共產社會為最終目標,工團主義為手段,安那其個人主義為哲學」的立基設定出一個鬥爭方法,並號召所有的安那其主義者在這些原則上團結行動。Tocsin的積極份子組織工會,工團,並發起建立一個自由委員大會,他們也建立了解放學校,並積極的投入文化與宣傳工作,同時這個組織的積極份子也參與在馬克諾的農軍中。最終這個組織在布爾什維克鎮壓馬克諾農軍的行動中被同時殲滅,很多積極份子被逮捕後槍殺,其他人流亡外地。直到30年代,很多人仍持續試圖的在地下重建Tocsin,但是國家鎮壓行動並無減緩。

不幸的是,這些潛在的安那其傳統一直遭受到挫敗。近年烏克蘭的解放(注意,這裏的解放不是同等於我們認識的蘇維埃國家的自由派,他指的是較有安娜其主義傾向的解放)運動是在蘇維埃的『改革』時期發生,初期他們以一個人人組工會的運動訴求出現。就像在俄國那些較解放派的團體一樣,他們的訴求溫和,有時候他們就是提出一套『去政府的市場社會主義』,不然就是提出一些詭異名詞合併的所謂新觀點。在90年代,在這個解放路線中出現了兩個主要的運動團體,第一個是自稱有馬克諾傳統的RKAS,他們主要據點是烏克蘭東區的DONBASS,雖然他們結合了一點安那其工團的元素與原則,但是他們基本上立基於『黨綱派』,所謂的黨綱派指的是他們提倡建立一個中心『安那其』政黨來領導工會還有其他的社會運動。有段時間,還出現了有點那麼類密宗的團體。這個團體的領導者同時也是詠春拳的師父,他在他的學生中他宣揚一套有那麼點安那其原則的精神教宣。到了2000年,這同一個領導人物想搞一個國際的黨綱派聯盟,一些有興趣的參與者包括俄羅斯,格魯吉亞,保加利亞,德國,以色列的團體或個人等,但是很快的這個計畫就不了了之了。直到烏克蘭內戰爆發初期,RKAS也不在運作了,他們本來的參與者很多開始轉而在內戰中支持烏克蘭政府,其他加入了分裂主義軍隊,他們的領導也正式宣佈組織行動『凍結』。

另外一個主要的運動中心發生在基普,一開始由一些『新左派』或是次文化還是泛馬克斯的知識分子主導的。到了1990-2000年間,他們搞了一個叫做『直接行動』的類學生工會,這裡面的參與者還包括了托派和其他馬克思路線的人,這個類學生工會實際上沒有確切的安那其概念,主要是一個混著黨綱主義,工團主義還有新馬克斯主義的合體。之後,他們又提倡組成一個『成人(應該指的是不設限學生的人)』組織,就是這樣他們搞了『自治工人工會』,這是我們現在我們比較熟知在烏克蘭活動的「安那其」團體,他們與其他國家改革派的工會保持持續的互動。到了群眾街頭騷動的最初期,這個團體裏的主要核心份子公開支持Maidan,並宣佈他們正面臨一個『資產階級革命』,他們意圖保衛『烏克蘭人的民族解放』還有與基普的政權,去共同抵制俄國的侵略,他們丟棄了國際主義的反國家,反政府立場,並張開手臂歡迎北約入駐。之後,自治工人工會的一些成員跳出來批評團體的核心份子採取的立場『太過國家主義』,這些人堅持國際主義的原則,便在之後成立了『黑色彩虹』組織,但是他們一直沒有正式的表態反對Maidan也沒有區隔自己與自治工人工會政治上的差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