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掌握食的自治,工人菜園

(前情提要:SOV菜園是一個屬於馬德里全勞聯SOV工會的項目,組成人士為75%的工會會員與25%的外部勞動階級。他們3年前佔領了馬德里周圍一個小鎮的土地開始開墾種植地方與季節性食物。每個月有能力的參與者繳交10歐元月費,並在所有人可以的時間提撥工作時間到田裏工作,菜園裡的蔬菜¨不依¨工作時間與金錢的投注,¨平均¨的分給所有的參與者。達到各取所需,各盡其用的概念。)

1.你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要做出這個花園的總體思路和人的情況(有些例子同志誰失業了很久,生態comidad等方面的考慮。)

開始的想法是重新奪回我們吃的自治(autogestion)。這來自於馬德里全勞聯的菜圃團,菜圃團主要的目的是讓人們直接自行組織蔬菜與食物的生產、分派還有消費。當然,在這個脈絡下,我們生產的東西也要求更天然、有機、無毒的。誰都可以加入菜園的自治組織裡,其實失業者不佔菜園的大多數。

2.你可以說說看這個菜園的人怎麼聚集起來的嗎?還有菜園的組織方式是怎麼產生的呢? 過程中有過很多的改變嗎?

一開是,是工會的兩個同志,她們長期在菜園內工作,在一次工會的會議上他們提出這個想法,號召大家加入奪回自己的食物掌控權,所以大概40個同志們回應了這個號召行動。裡面有的人比較積極的參與、有的人有不同的步調。之後我們有了機個會議討論一些技術上的需求,在這些會議中我們發展出一套常態性的開放會議。很多人在一開始對怎麼搞菜園一點頭緒都沒有。

3.參與者是穩定的嗎? 很多人 來來去去,加入退出嗎?又因為什麼人們退出呢?人們如何可以加入菜園?

參與成員一向很穩定。但是人數在後期減少了,因為在菜園成立的初期,有很多工會的同志們為了支持菜園的運作與可能。她們每期都固定的支付參予者的月費,但是除了支付月費她們可能沒有去菜園做實際的耕作工作,也不要求農作物的配給。最後留下來的人都是實際在菜園工作的人,我們都對農事還有怎麼實際上的掌握我們的食的主控權很有興趣。想加入的人,只要到一個月一次的會員大會自我介紹、並提出加入的要求就可以了。
4.可以說說日常工作?

有一個團隊會做4季種植的安排,她們也針對比較技術性的問題做一些準備。有一組人每個星期一個早上去田裡工作,夏天的時候下午有另外一組人去播重。一般來說我們試試在週日一起工作去田裡,這樣的話我們可以完成大區域性,和更繁重、繁複的工作,比如說收割。

5.菜園真正的可以 改變經濟結構嗎?如何組織菜園的經濟系統,如果參與者不能在金錢或是時間上有相同的參與能力怎麼辦?

我們很踏實的說,一個菜園不會改變經濟結構。但如果我們有很多自治的經濟項目,不僅是在食物上找回掌控權,那麼未來絕對會有一個顯著的變化。我們要儘可能地 獨立於
資本主義市場之外。但在菜園裡我們還是小部分的使用金錢,比如支付買種子, 拖拉機,堆肥等。這些是以參與者的月費支付的。沒有錢的人,可以通過討論宣布免繳月費。在菜園,工作份量不計量,每個人工作的多寡有所不同,方式也不僅相同:一個人可能幫忙做種植計劃,一個人負責去廠區,每個人根據自己的能力而做,而所有人收到相同的作物。
6.如果菜園的參與者,沒有辦法付出同樣的工作份量,怎麼辦呢?
我們總是在做自我的調整。比如說,我自己最近幾個星期沒辦法去菜園,也沒分配收成。但要我還是盡量做安排時間過去。我們也將個人情況列入考量,比如說若是參與者生病等。一般來說,若是他們認為自己沒辦法繼續參與下去,他們就會正式提出離開。

7.有沒有什麼比較艱難的時刻,你們怎麼解決?
建立菜園的過程沒有遇到太多問題。起初所有的事情都有點混亂,一開始有些人只是在經濟上而不在工作上協助我們。我們也把收成派送到一個定點分派給他們等。

8.形容菜園1天的工作內容?
例如,看日期上安排了什麼種植計劃。或者如果播種的時間還沒到, 可能要收成。除草,翻土準備等。注意灌溉系統的運作。在特定的季節的自然農法,可以有效的控制蟲害。通常我們只在週日收成,並且做派送前的安排。

9. 菜園運作過程,參與者流動率高嗎?原初都是無政府主義者?在參與這樣的自主團體後,你看到他們的改變嗎?
菜園內只有25%的參與者不屬於工會,但通常他們參與在別的解放運動中。所以我沒看到很多人因為參與在菜園中而有了什麼政治立場上的差異,很多人參與前,就有很多想法了。

10.現在使用的這片土地上,是租用的嗎?
這片土地位於一個西班牙南部叫做Chinchón的村莊,在塔胡尼亞河邊 ,這是馬德里區域內仍然有農業的平原。起初,我們跟當地農民租了一塊地,但自從2012年後,一些工人佔領了一個本來屬於銀行的土地,我們就搬到哪去了。

11.月費多少呢?
一個月每個人必須支付10歐元(330台幣)。這個費用用來購買種子和支付一些工具採買的支出,有時候我們也需要支付農民拖拉機的大型工程需求的費用。

就收支的部分我們安排的很好,一開始每個人還必須繳交到15歐元,經過調整後,我們調降了月費到10歐元。

12. 可以多說一點關於佔領土地的事情嗎,你們怎麼找到這片地,還有怎麼組織換地的工程,同時參與這怎麼看代參與過程,法律上的問題呢?

3年前,一個舉辦在馬德里占屋中心的一個名為“花園裡的躁動。動手開創新項目”的系列活動裡,SOV菜園的朋友們開始萌生這個想法想法,但是在哪裡提出的東西實際上還是與我們的解放與自治思想有區隔,若是我們跟著這個項目運作的話,必然最終會引發一些內外不一致的衝突,所以我們另外出來佔領了這塊土地開始運作。
我們不知道這片土地確切的法律情況,我們認為它是銀行家的地產。
13.為什麼在花園有工會參與者的保留席次的設定呢?
一方面,這畢竟是一個來自於工會的菜園企劃案。起初,我們開放更少的外部參與者的加入,但我們看到有很多外部的人也大有興趣,所以我們決定提高比例外部參與者比例到25%。

14.耕作並不是一個容易的工作,一開始操作了多少時間,讓人開始慢慢明白怎麼在一片土地上開墾和種植呢?

其實參與者每個人的狀況都多少有點不一樣。但第一年的時候,因為所有的人都跑過了一輪的農作週期,人們開始對怎麼在菜園內工作有更多的理解。為了克服初期我們對農作事務知識的普遍匱乏,我們搞了幾場知識傳授活動,讓那些對農事更有經驗的人與新進者交流。經過這些活動,所有的參與者能相互的教學相長。

15.菜園實際上工會的外部項目,你怎麼看,如果菜園的出現真的再次回到工會影響工會內部對於食的自主,或者菜園之還是有限的觸及那些直接接觸,參與者呢?

我會這麼認為,參與菜園的這件事不是只關係到那些直接參與者,比如說,就在菜園出現的時期,工會也出現了消費合作社的建立。這都顯示了,工會的人們開始重視找回食物的自主性。建立消費合作社一方面把在地現存自治工作者團體連結起來,同時也擴大消費的範圍與內容,從食,穿等一般基礎消費到,物流,修車廠等其他的技術與服務範圍。在這些連結中,我們可以讓所有的自主,自治工作者相互依存。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