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安娜其主義之一 (In defense of anarchism - part I)

2010年,一個在sevilla已死的佔屋社會中心,叫做Huelga(罷工)很急迫的時間接受了當時在安達魯西亞區域最有名的左派政治人物sanchez gordillo的請託,讓他進去佔屋中心談選舉這件事。為此事我勸說很多朋友在事後共同抵制佔屋中心,最後在四周一片摸頭的情況下,我開始對sevilla失去信心。

對於安達魯西亞消極面對(其實是泛西班牙)面對所謂內部修正派的態度我非常的不以為然。但是內部修正派到底是什麼呢?

內部修正派定義:
1.接受作為21世紀的現實,現存民主某種程度可以納入很多可能,所以有時候,有必要的必須策略性合作(有一說是佔資本主義便宜,偷他資源)。
2.左派大集合,面對所謂革命尚未到來,群眾普遍犬儒的情況下,我們可以和所謂的泛安娜奇,甚至是泛左合作來取得發聲權,出席權。或台灣人可以了解的:那邊人多,那邊¨搶人¨權。說好聽是和群眾站一起,怕實際上是速食主義心態,偷偷置入民粹手段(去政治的說讓人熱血,激憤之事,置入他們的政治觀點)以歸化其他政治模糊群眾。
3.安娜奇原則表面上被——宣教,實際是彈性使用。以便白天當老鼠,晚上當蝙蝠(這對動物污名的部分講來會不會有點政治正確?)實際上原則是選擇性的使用。
4.接受-運作上的組織必要之惡,存在軟性與隱形領導者與(差不多是)先驗的政治規劃。

一早起來我只想到這些。先做個小逗點。

安娜奇對此地態度 :
1.安娜其不只在21世紀面對國家機器的無限度荼毒,在20年代初期實際上就遇到強烈的地方政治觸角的非禮。我們所面對的敵人是清楚可視的,勞動階級雖然在21世紀普遍的失去了任何勞動階級意識,甚至是否定作為勞動階級(應該說,在20世紀初期,勞工階級意識作為工業發展的社會現實上是有某些積極,進步的政治意識-這裏可以重新思考的應該是,我們階級定位的意識是不是有必要重新定義),也不應該採取國家的民主假象來進入現場。因為如此我們與資本主義的國家無異了。安娜其的手段與目標絕對一致,最為安娜其的原因之一。

2. 安娜其與過去左派的結合往往以失敗告終,主要的原因,很多時候他們將重點放在:目標一致:上,而忘記了顯然短期目標可以一致,但是短期的目標來自於長期目標設定的過程路徑。這過程中當然必須面對他是不是與長期目標一致。泛左派很會利用資本主義挫折點來加以渲染所謂的群眾不滿的關鍵字,去政治的以口號來號召走路工與煽動熱血與憤怒作為所謂的前線作戰士兵,安娜其為了想在群眾運動中有一席之地(或一般的藉口是-有發語權)而進入廠區,是搭順風車路線,不該被盲目的支持,最終成為泛左打手後,如遇到常態的被出賣(讓左派顯示與激進,妥協讓步的好標記)還要宣稱一顆敏感的心被刺破。

3. 開放民主,群眾會議,人民主體,這些老實說來自於安娜其運動,但是不必然的是安娜其主義的實踐,他被廣泛接受是因為,是最去威權的組織方法。很多宣稱安娜其主義者的朋友們,以為只要採取某些口號就是安娜其,而沒有政治性上的認識,自然原則很容易被扭曲與歪曲,所以在面對到¨所謂效率¨上的問題自然很容易以¨必要性,必要之惡¨,實際主義來取代安娜其的組織原則-非組織承認的法庭機制,隱藏式領導人物。

4.同上,然後他們其實已經有了一個不言而喻的政治設定與思想。安娜其本身目的就不是要把人塑造成安娜其主義者,他們的目的是要去所有形式的權威(很多團體採取-反權威主義為名),激發所有人的自主權,並以自由契約組成集體,所以他們面對的群眾內會有很多其他政治派別的人參與在其中,對一個真正的安娜其主義者這不會是問題,因為我們不存在所謂的純粹,但是,我們必須時刻的挑戰這些¨非自主¨,¨權威¨的挑戰,不去設計一個安娜其主義就該長怎麼樣的開放性。(聽起來矛盾,不過這就是我過去一直宣稱的所謂安娜其實際主義的方法)

安娜其本身不是一套政治術語,所以不該過度氾濫使用與扭曲,他的實際長相本來就是帶刺,但是,人們不應該因為為了吸引群眾,還是以無限的自我而狹持安娜其的某些(不服從,去政治。。等)口號來證明自己的大無限是最民主的實踐。

反對聲音:
許多人跳出來說,這套反改革派言論是在做內部清算。我不同意,因為,我們已經實際的看到(走過)安娜其這20年來的去政治化,變成左派的前衛藝術展演的代號,除此之外沒有實際的政治批判力量。

我遇過很多在台指稱無政府主義者的人,都是一些不安於集體的叛逆個人主義狂熱者,這是左派的偏執狂,不代表他們是安娜其,他們的世界有一個無限大的個人主子,他們即為主子,這些都是污名化安娜主義的亞洲問題。

安娜其主義在亞洲近代沒有很多發展機會,無疑大部分來自於這些假問題的投射把安娜其(文化化)閹割了他的政治意識,還有他也過度的以關鍵字,無限放大的個人來講安娜其塑造成一個¨怎麼樣¨,而這不是安娜其的初衷,安娜其的一切沒有固定長相,唯一不變,而且絕不出賣的就是原則,抓住原則的運動與個人實踐者都是安娜其主義者,或個確切的說都是,反一切威權(包括來自於自我內部的威權)主義者。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1. is this msg for taiwanese and other asians?
    anyway, i’m so glad to see you again on word press. (a disposable daylabor)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