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爾維亞]對安那其工團主義工會的政治鎮壓

塞爾維亞的法制系統持續的對當地安那其工團主義工會成員施加壓力,並以不同的理由起訴其成員。即時如此,工會聯盟的意圖和目標是很明確的 – 這也是與政府所向左的,所以發生這一連串來自政府的壓迫行動也就不意外。但即使如此,政府的這一連串手段還是有點讓人無法招架,一方面這一連串的訴訟案沒有一點道理或解釋(連個說法都沒有),另外他們所「行使」的那些手段也早超過他們自己的遊戲規則。

在無罪釋放六個因攻擊希臘使館事件而被逮捕的貝爾格萊德安那其主義者後,這個原在2011年中旬上訴法庭的無罪判決遭到推翻。對Tadej Kurepa, Sanja Dojkić, Ivan Savić, Nikola Mitrović, Ratibor Trivunac 還有 Ivan Vulović的訴訟案將在政治壓力因素下重啟調查。說到這裡,我們應該向關注這個訊息的朋友們報告,塞爾維亞政府的手段就是要將這些行動者以「在案」的情況下壓制、箝制他們的行動,在審的現實像條無形的鎖鍊將他們控制在任何行動之外。所以想當然,一個沒有道理的指控與一場永無止盡的審判過程就是手段的全部。18日的庭訊就是因為這樣而延期,這次的理由是需要在庭上報告的警方「專家」缺席,當然他們先前提出的分析報告對六位工會會員都是不利的。現在我們又要等到下一個開庭日,2014年的1月22日。

跟著這個案件同時發生的還有另外其他成員的訴訟案件,其中對 Ratibor Trivunac的訴訟是最多人知道的一件,他被指控在2011年6月,一場發生在貝爾格萊德抗議北約的活動聚會上「干擾執法人員執行安全管理勤務」。許多的在場目擊者在事後證實對Ratibor Trivunac的這項指控並不屬實,並且還有當時的影片還原現場情況。但是法官依舊堅持以貝爾格萊德警察局的視察員 Saša Todorović,還有警察Marko Đorđević的片面證詞為依據來審理此案。這個案件近期的庭訊為9月23日星期一。

塞爾維亞安那其工團主義工會希望讓人們知道,他們將不會屈服於國家暴力,他們將會從容的面對作為塞爾維亞國家機器的法庭對他們的壓制,並使用所有在法庭內、外的手段抵抗政府對他們成員以司法(白色)恐怖手段的壓迫行動。

停止國家的鎮壓手段!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