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6月22日更新


土耳其警方還沒有放棄以催淚瓦斯、高壓水槍、橡膠子彈攻擊土耳其人民


這一把好像就是射發塑膠子彈的槍型?


塑膠子彈的長相?


帶著花束來到廣場的人,很快的就受到警方武力的鎮壓,花束頓時滿天飛。


星期六的土耳其,人還沒散去,攻擊、鎮壓也還沒有停止,請持續關心

土耳其星期六晚上,上千的示威者又再次走上街頭,警方也持續的以棍棒、瓦斯、高壓水槍回應。在塔克辛廣場上,一群沒有武裝的示威者意圖阻止一輛向前行駛的高壓水槍卡車 – 她們甚至是圖以手臂環繞阻擋。另外一個示威者手裡拿者一把康乃馨向司機揮舞者,譴責司機的無動於衷。另外一個男人直挺挺的無聲站立在廣場上,這是一個土耳其示威者新發展出來的抗議方式,但是鎮暴警察拿起盾牌將他逼倒在地上,另外一個警察在他意圖起身時緊追著向他揍去。在這一切發生半小時前的塔克辛廣場很和平。一群群眾聚集起來,帶著她們的康乃馨來紀念那5個在這場抗議運動中死去的示威者,在一個溫暖自然的氣份中她們高唱「塔克辛無處不在,抵抗無處不在」,並且要求Erdogan的政府下台。

之後她們將花朵灑向天空,這個行動背後帶著深刻的意味:她們以這些行動來回應政府對他們暴力的鎮壓。另外一些人帶著巴西的國旗,回應她們對現在正在巴西發生的抵抗運動的團結。在這個時刻,示威者似乎又再次成功的贏得了塔克辛廣場。

但是這些和平的氣份很快就消失了。警方開始要求示威者馬上驅散。一名警察運擴音器對示威者大喊,你們的訴求聽到了,現在馬上離開。一些人在這時候開始離開廣場,其他的人打算留下來。警方便開始她們的攻擊行動,她們將示威者向後逼去,另外高壓水槍也在這時開始掃射群眾。攻擊之前,廣場上的示威者沒有顯露出任何的抵抗的動作。就算受到警方暴力的攻擊,群眾在之後還是不斷的意圖重新聚集起來,在伊斯坦堡一條充滿熱鬧夜生活的Istiklal街上許多人開始群具在一起,而這時警方則追擊著示威者到附近的後巷中,示威者與星期六晚上在街頭的旅客混在一起。在小巷中警方射擊催淚瓦斯,弄得滿城巷道都是煙霧。

Erdogan仍然拒絕所有示威者的訴求。相反的他正在巡迴土耳其,要求她們黨的支持者站出來反對抵抗行動,意圖扇動群眾展開一場街頭的權力角力。他說道「我們只要一個虔誠的祈禱者就能撼動她們的抗議行動」,再次展現他意圖將宗教問題放置到抗議運動裡,而影發宗教仇恨,除此之外,他知錢的還不斷的重覆指控示威者玷汙了清真寺,還有攻擊戴頭巾的女人,這些指控都毫無根據。另外也有一些在網路上相傳的照片,包括一名示威者在清真寺內喝酒精飲料(事後證實他當時再喝的事可口可樂),另外也不乏戴頭巾的女人參與在整個抵抗運動之中。就算前一周塔克辛廣場被警方清空,示威者還是持續的在各地的小公園裡組織群眾會議,這一波行動還沒有打算閉幕呢。


一名小小示威者也受到催淚瓦斯的攻擊,人們正在幫她減緩眼睛的疼痛


瓦斯淹沒了整個土耳其,就連在餐廳裡用餐的人都無法躲過


星期六傍晚,滿地都是示威者的「武器殘骸」

伊斯坦堡星期六晚上現場

20.37: 一部分的群眾向後退往Istiklal街,她們邊喊著「團結抵抗法西斯」的口號。
20.36:示威者回應警方的攻擊喊到「這只是開始,抵抗將會持續。」
20.34: 警方開始以高壓水槍攻擊示威者。
20.29: 群眾喊出「政府下台」還有「塔克辛無所不在,抵抗無所不在」
20.25: 警力與高壓水槍卡車朝向Gezi公園與廣場的方向逼近
20.23: 警方帶上她們的防毒面罩,群眾向她們喊「催淚瓦斯萬歲」
20.19: 警方向群眾提出解散的警告,群眾以嘲笑和口哨回應。
20.18: 群眾面對著警方大唱「滾出公共公園」
20.16: 群眾仍然持續的在廣場階梯上大唱口號。
20.06: 警方要求群眾「離開階梯區域,離開街上」
20.03: 群眾共同得喊出「媒體滾回家」n.
20.02: 群眾喊著「警察滾出去,Gezi公園屬於我們」


發射在安卡拉Bestekar街上的一枚過期巴西製催淚瓦斯彈

土耳其6月21日更新

抗議活動已經進行到了第三周,土耳其執法單位準備預防措施以「平息」群眾的不滿,嚴厲的鎮壓手段持續的發生在土耳其各處,她們還不等群眾聚集再一起來,就用水槍把她們驅離。根據twiiter上的消息,現在居留人數上升到884人,24人遭逮捕,而860以在之後被釋放,16人在合法的醫療中心醫治,42名小孩遭拘留,6人仍然下落不明。

報導指出,「佔領Gezi」行動到現在為止已經使得伊斯坦堡在旅遊產業中失去了5千4百萬歐元,從5月31日到現在超過了二十一萬五千個在298家旅館的預定取消,未來的旅遊預定活動也紹了近半。
另外兩個土耳其頻道Ulusal和Beyaz電視,因為在轉播伊斯坦堡現場時出現髒話,其中一具是一名群眾叫土耳其總理Erdogan「fuck off」,而被罰款一萬一千里拉。之後土耳其總理向他的黨的支持者說,他理解他的支持者們都是為了抗議這些人使用暴力「今天,Anatolia和Thrace一起加入我們,(她們)的抵抗是為了抗議那些破壞和野蠻主義…你們的暴動是為了反對那些使用暴力的抗議分子。」在AKP的集會中Erdogan再次發言提到「塔克辛廣場不是一個抗議的地方,Gezi公園不是佔領團體的財產。」之後他並指控這些抗議者將Gezi公園當做摧毀土耳其經濟和自由得藉口

 

巴西6月21日更新

在巴西的群眾抗議行動還在發生的時候,一名18歲的青年在波行動中死亡,而數十人受了輕重傷。星期四一整天,巴西的街道湧入了上百萬的人們。在聖保羅、巴西利亚和里约热内卢等的主要城市,整個星期四到處都有群眾會議再舉辦,就算巴西的政府已經撤銷了車費調漲的規定。

這名死亡的18歲的青年,與其他在次事件中受傷的三名示威者,在聖保羅州的Ribeirao Preto被車子撞擊,目擊者說,這部車當時想要衝撞開由示威者所築起的人鍊路障。當時的情況想必是很瘋狂的,因為這些人們手搭在一起意圖封鎖住通道,而這名司機就加速撞往這四個人,另外三人骨折送醫,她們其中一人傷勢危急,Delefrate Marcos這位18歲青年就在現場當場死亡。

星期四的遊行,巴西的聖保羅市裡成群的抗議者達到7萬5千人次,她們幾乎占滿了市裡主要的Paulista大街,癱瘓了交通。在里約熱內盧則聚滿了近一百萬的示威者,在遊行後具Souza Aguiar醫院的報告指出有55人受傷。在星期四晚上的時候群眾們由幸進入市政府的時候遭到地方警察的武力攻擊,整個市中心佈滿煙霧。而巴西的首都巴西利雅則是出現了示威者意圖要突破進入外交部總部哩,她們向破碎的窗戶丟擲燃燒物品,有些更勇敢的人甚至成功的突破封鎖進入建築裡。經過7小時的遊行活動後,3萬人中40人受到輕重傷,其中3人情況危急。


在20號的遊行中,警方以她們的武器回應那些再丟擲石頭的示威者。

除了幾個大城之外,整個巴西似乎都加入了這場行動,在萨尔瓦多,巴伊亚州的首府、累西腓、聖保羅州的Campinas,和內陸的马瑙斯都有行動,官方預測的數字是8萬5千人(通常實際上多好多倍)。在北方的福塔莱萨示威者甚至成功得進入了一些官方的建築裡抗議,估計在當地千人的遊行抗議中有61人被捕。而在南方的阿雷格里港,軍用直升機在RBS集團得附近攻擊示威者,當時示威者們將RBS集團這個擁有多家媒體新聞、電台還有電視台出版公司的建築當成抗議的主要目標。

公車票漲價的抗議行動很快的延伸到對整個政府腐敗體制的抗議 – 其中之一就是將花掉15億(美元?)準備的世界足球賽。人們要求這些錢應該花在教育和醫療的服務上面,還有處理公務員的薪資水平問題。

星期三大概三萬名示威者在巴西藥與墨西哥隊打的球賽前,在福塔莱萨與警方發生衝突。另外有人上傳影片要求國際的旅客布要來巴西觀賞賽事,而巴西有名的足球傳奇Pele甚至因為發出對於抗議行動輕率的回應而受到許多示威者的批評。「我們一起忘了巴西現在發生的一切騷動、還有那些抗議,我們要記得的是,現在巴西(足球)隊就是巴西也是我們的血液。」

現出爐的一份由Folha de São Paulo所做的調查顯示,71$%的示威者是生平第一次燦與抗議活動,77%的人有高等學歷的背景,這個高學歷的數字可能反映了巴西作為南美最大也是全世界第七大經濟體的背景。而人們也提出對於許多當地主流媒體的抗議,她們一貫得對這次的抗議抱持著負面的態度,不是沉默以待的不處理或是冷處理抗議新聞,不然就是欺騙大眾得將抗議群眾化身成豬鬼蛇神,或是虛降參與人數。「Globo新聞部是操弄事實,不然就是將示威者惡意化,只放大報導她們少數的破壞行動」


20日聖保羅的抗議群眾

土耳其6月20日更新


6月18日警方在安卡拉的甘迺迪大街上對示威者發射催淚瓦斯的畫面


多麼諷刺的畫面,在伊斯坦堡街上撿到的催淚瓦斯桶上面寫的「巴西製」,朋友們我們不得不團結起來


正在土耳其舉行的地中海運動會,場內場外比一比

星期二土耳其的運輸、航海事務通訊處的Binali Yildrim發布一個新成立的網路安全機構,他說「這個機構的目的是要回應國內的網路威脅」,字Gezi公園的抗議以來,她們說一股來自全球的網路安全威脅「可能增加」。在6月初,無名黑客為了支持反政府抗議,推出 #OpTurkey行動癱瘓了土耳其總統,還有執政黨的網頁。到了6月中一系列攻擊了225個遊客、讀書館還私人企業的網站的行動則是被怪罪到庫爾德組織ColdHackers的身上。在星期四,土耳其的黑客團體Redhack發表聲明表示她們願意為那5百萬個AKP正在調查的Gezi公園相關Tweet負責,「是我們貼了所有的Tweet,我們潛入了上千個個人電腦,所以放了這些無辜人一馬,來抓我們吧」。在29個人因為此事件被抄家收補之後,Redhack向人們建議「儘管跟警方說她們的電腦被Redhack潛入了,我們很高興接受政府的譴責」。另外土耳其媒體,也指控這些社群媒體主義者,正在使用Twitter去「扇動公共仇恨和敵意。」土耳其的抗議行動越推越廣,而警方也不斷的加重她們的報復手段。在星期二一天內就有130人遭到逮捕,而到現到整個抗議事件中已經有6個人死亡。


20日晚間九點在 Abbasağa Park的群眾會議


在伊斯坦堡,現在共有35個地方群眾會議在進行


在伊斯坦堡的一個群眾會議上,突然出現30名手持刀子與棍棒的人攻擊。

20日許多的警方再次以高壓水槍攻擊著上百位走在安卡拉街上的群眾,這些人正在參與反對土耳其總理,和其執政黨的抗議行動。「警方跟著兩輛發射催淚瓦斯的卡車一起出現 – 所有的人因為突來的瓦斯攻擊都無法呼吸,慌張的找尋遮蔽物」,「高壓水槍對的所有的地方掃射噴灑,連樹木和旁邊的雜物都不放過。」RT記者在現場的報導上說,這場攻擊行動來的太突然,讓示威者都相當的錯愕「所有的人都很驚訝這些卡車突然的出現在眼前」。在前一天星期三,許多的行動者湧入到塔克辛廣場,舉辦一場紀念在這些日子衝突中失去生命的夥伴們。

20日晚間警方在土耳其一個北方城市Eskisehir驅散了5千個示威者。在星期四的地方媒體報導中提到,警方再次到西邊的Izmir城市裡逮捕了將近100名示威者,掃蕩了15間名宅,這些在izmir城 Gündoğdu公園的示威者搭起帳篷來支持Gezi公園的抗議行動,而警方都然也掃蕩了這些帳棚區,在公園紮營的30名示威者因為抵抗警方無故的強制拆除她們的帳棚,最後都被警方拘留。雖然在暴力行動發生之前,行動者意圖與警方單位溝通。另外,據報又有13名示威者,被指控蓄意破壞而被逮捕。


Mersin街上的集會,在土耳其時間20日傍晚11點。就算被警方不停的以水柱、瓦斯驅趕,她們還事在次的回到街上聚集抗議。

巴西的警方鎮壓行動把人們逼上街頭 – 本篇文對巴西情況有更多的解釋


巴西抗議行動的城市

巴西的公車費漲價事件的抗議行動現在聖保羅、里约热内卢,阿雷格里港,戈亚尼亚,阿拉卡茹和纳塔尔四處如火如荼的開展。許多年輕人走上街頭,但其中也不乏勞動階級和那些靠著社會福利生活的人們,全部人的人都團結起來抵抗這個超收的公車費新制,生活已經夠苦了,還要雪上加霜嘛!或許妳們不相信,但是這個調漲的費用將會使得許多人的生活水平再往下掉一格。

巴西的資本階級還有她們工黨的盟友們這下在這個節骨眼還堅稱巴西沒事。就連她們都無法控制巴西的通膨問題,為了要刺激消費避免巴西走向經濟蕭條的困境,這個雪球也只能越滾越大。她們呢想盡辦法為了要限制通膨繼續發生,就是不停的提高利率,同時減少公共服務的支出,教育、醫療和社會保險一不放過,而最後真正成就的不是通膨的減緩,立馬的效應就是降低、再次的壓縮靠著這些公共服務生活的人們的生活基本條件

在近幾年來,因為薪資降低、不斷升高的工作危險、還有教育支出與社會福利的縮減而出現了很多次的大罷工行動。然而這些罷工事件都被工黨與她們手下的工會黨羽往後一撥,無人能見著的藏在巴西的陰暗角落哩,而不滿的聲音馬上都會被扼止住,以免引發無法收拾的行動火花,去挑戰所謂的「社會安寧」,還有她們最擔心的 – 影響到國家的經濟情況。所以你想問,為什麼就是那幾毛錢把巴西人惹火到上街,答案很簡單:這波調高的公車費代表的意思是甚麼呢?就是人們永無止盡的犧牲,來換取國家的經濟成長,就是國家資本啦!在說明白一點,你的褲襠再綁緊一點就是了,國家的失敗要你付出,國家的經濟成長也是靠你付出,而你從中都沒得過一分好處。

現在我們回頭看看這幾年來所有的抗議行動所呈現出來的狀況,滿是年輕人塞著街道抗議不公,所以你可以了解,資本主義真正的情況就是,他不是創造一個新的充滿希望、人性的未來,而是非人性的未來,她們硬是把那些應該慶祝生命的人給逼上街頭,因為她們的人生在這個現實上沒有未來可言。就像現在我們的政府正在餵養我們的,我們要接受為這些資本家們提供更多的犧牲與奉獻,但是巴西的青年受夠了這一個謊言。就像那些法國勞動者的孩子們在2006年的行動,就像希臘的青年與工人們,就像埃及、北非、西班牙的憤怒者,還有那些英美的佔領行動,人們開始採取積極回應了這一個如疾風般的狂潮。

一個星期的抗議行動還有資本階級暴力的回應。阿雷格里港和戈亚尼亚遊行成功,最後還是得遭受到暴力的鎮壓,但儘管如此,公車費的調漲規定確時的到暫停。6月6日在聖保羅的行動,是由公共運輸免費團體(MPL)所發起的,她們是一群深受左派與安那其主義影響的青年所組成的。之後在7號11號與13號持續的發起遊行抗議活動,一開始鎮壓行動相當的慘烈,許多人也在過程中受傷與被逮捕,但是示威者們的抵抗勇氣確是這個行動中最令人驚艷的一個重要元素,而她們也受到了很多的群眾支持,這是MPL在一開始行動時想都沒有想到的。

面對這樣持續不斷的抗議行動,資本階級政府發動了歷史上未出現過的暴力行動,在加上主流媒體的共謀合作,她們將這些示威者塑造成野蠻且不負責任的暴民。一個國家高層的發言人甚至主張警方可以用她們的警棍打死示威者:

「我花了個兩個小時想要回家,但是那邊有一群叛逆的大猩猩們封鎖了Faria Lima還有Marginal Pinheiros的車站。誰快來告知Tropa de Choque(軍警的精銳部隊)這區是我管的,她們應該快點趕過來殺掉這些婊子養的,然後我會告訴警方該怎麼寫她們的報告書… 我真想念過去,那時後這些狗屎渣都可以背後一槍橡膠子彈解決掉啊。」除此之外呢,還出現了一堆政治人物,像是Gerlado Alckmin(社會民主黨的)還有聖保羅事長(工黨)來譴責這些抗議行動。並且為了回應鎮壓情況的嚴重性,還有那些由主流媒體所製造出來的忍者煙霧彈(讓你看不清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更多人們走上街頭,然後跟著出現的就是更嚴厲的鎮壓,導致了232的人被捕,數不清的傷者。

但就在這樣的時刻,我們重新的認識到了這些新世代的記者。就算她們只是少數人,她們衝鋒陷陣的站在最前線向我們報到警方的暴力行動,她們很多人也因此在此行動中受傷。因為她們意識到大家媒體公司的宣傳洗腦伎倆,所以她們更努力的去呈現不同角度的報導,青年憤怒的暴力行動事實上是自衛的舉動,而對政府建築物的破壞就是反映她們對於國家政府的失望與憤慨。另外一方面她們也捕捉到了警方挑釁的行動。事實上,這些主流媒體與國家共謀汙衊這場運動與示威者的行動使得人們更加的憤怒,許多人也因為如此而走到街上加入這場行動,當然這都還是要感謝社群媒體所起的重大作用,使人們可以看到最真實的情況。另外,也因為害怕情況走得更過火,一些大傳播媒體與政客終於停止她們這一周來若無其事的「沉默」,開始公開的批評談論警方「過火」的鎮壓行動,有些政客甚至說她們會開始著手調查這些執法過重的事件。

事實上,這個事件就是在展現資本階級國家的真面貌,說他是「民主的」或是「激進的」都沒太大的差別,她們的基礎不便,那就是壓迫統制她們剝削的那一個階級。但是,對於一個「民主」國家來說,暴力當然不能像那些極權統治的國家那般明顯,雖然如此也不代表她們放棄那些殘暴的鎮壓手段,所以在巴西發生的事沒甚麼好訝異的,只是她們沒想到這樣的鎮壓手段不能把人群退去,他只是會幫助抵抗行動的火焰燃燒的更加旺盛。所以,請您別在幻想這個「過度」武力鎮壓的事情有多麼得難以相信了,就算是民主政府也是一樣,這也不是甚麼所謂的統治者個人的失敗問題,當然這也不是教訓教訓那些「壞警察」,問題就都解決了:唯有當我們去更全面的擴散運動的廣度到每一個角落時,問題才可能解決。我們不該再去像國家乞討更多的施捨與讓步。抵制鎮壓、車費漲價的問題應該全面的被交到勞動者的手上,我們要一起反對這個我們共同面對的鎮壓還有生活條件剝削的問題。


圖解:2013年的美國、伊斯坦堡、巴西。民主不民主,請問看得出差別嗎。

現在這場運動還沒結束呢,不只是他傳遍了整個巴西,甚至在2013年的國際足協洲際國家盃上都有抗議,不管是現任巴西總統Dilma Rousseff還是FIFA的主席Sepp Blatter在日本與巴西開打的時候都被噓聲請下台。在足球場旁邊有大概一千兩百人的抗議活動,支持反對車票的漲價,最後警方再次的鎮壓這些示威者,造成27人受傷,16人被逮捕入獄。為了害怕再次發生同樣的事情,國家乾脆宣佈足球場附近不得舉行任何示威行動,以免影響了巴西國際形象與她們打算在這次賽事大撈一筆的計畫。

這篇文章來自這,最後一部分是作者的觀點等行動未來的看法,因為與我的政治觀點有點差異所我就不全文接續翻下去了,因為本人不是翻譯工人,所以我當然只選擇部分譯寫。不過他提出一個問題的確是這樣大型運動常出現的現象,人們在這場運動中要求的是一個實際上不可能實現的「免費乘用運輸」的訴求,這在一個資本經濟國家是不可能發生的,所以最後人們會走到那一個退而求其次的情況呢,作者另外提出他認為這些問題都要丟到「全面開放的群眾會中」去討論解決,並且應該要能把工人階級拉入到運動中參與,因為這些問題都是深刻的影響著她們生活。這些部分在我聽起來都似乎不錯,但是往往群眾運動的問題就是在於他的無法預測跟混亂,就算我們有再多的想像與好主意。特別我們這些在國外的人沒有直接參與也無法在這個現在進行式對他們該怎麼作有甚麼更多的她們應該..xx。本來巴西土地上的問題應該由在土地上的人來共同解決,而我們希望這場抵抗運動是一個最好的覺醒課程,巴西的人們會直挺挺的走向解放。

土耳其6月19日更新


人們已經準備好警方下一波的攻擊


蜷縮再一起抵抗高壓水槍的示威者


現在廣場上也出現了一批支持土耳其總理的「站立男」,她們在警方的「保護下」站立在廣場中間抗議「站立男」。她們的tshirt寫著「站立男反對站立男」

塔克辛團結在18日發出一份聲明稿說明反對土耳其政府近日的行動,她們要求即刻釋放被拘留的示威者,並停止所有的反民主行動。據她們的資料顯示現在已經有7822人受傷,其中59人情況危急,這些都是受到警方的攻擊行動所致。
另外有消息傳出,土耳起的警方的催淚瓦斯已經耗盡,所以她們正在大量補貨中。根據Milliyet報導,土耳其國家警察單位將購買十萬瓶新的催淚瓦斯彈還有六十台新的高壓水槍卡車。這個補貨的行動實在不得已,因為在過去的20天裡,警方已經向土耳其群眾丟出了十三萬催淚瓦斯統,這實在是耗盡了警方的庫存資源。不過這個購買技化的經費會從總理的經費裡直接扣除,以免以突出國家經費預算的編排時再次受到人們抗議。(總理好樣的,迫切攻擊自己人們到這麼大方)



星期三會議現場

另外根據CNN在土耳其的報導,星期三在11不同的街區裡群眾們將會召開群眾會議來討論下一步該怎麼做,這些行動都都是以社群媒體的方式招集起來的。根據伊斯坦堡律師協會的消息,從5月31日到今天至少有883人因為抗議行動而受到拘留(上面的塔克辛團結給的資料是將近300人,算法上可能有差別),雖然其中大部分人已經被釋放,但是有71人持續拘留並受到嚴重的恐怖份子起訴,另外20人是面臨了組織犯罪的起訴,另外還有28人也同樣被起訴。而目前有9個人莫名的在抗議行動開始之後消失超過10天的時間,尚未找到。

就在各國媒體與輿論撻伐土耳其總理Erodogan對示威者的暴力回應手段時,星息二他再次發言表示「警方的武力已經通過了民主的考驗」,他解釋使用催淚瓦斯的手段是「警方無可置疑的權利」,而抗議行動本身就是一場「沒有原則與節制的行動,主要依靠著謊言和欺騙」殘存。

警方無可置疑的權利

星期二警方的搜捕行動結果是又多逮捕了90-400人(消息來源不同有很大的差異)。而現在在土耳其開始發展的這些群眾會議,採用的方法是來自於西班牙佔領運動的經驗,群眾會議沒有主要組織者,由社群網站上發起,在由現場參與者中選出主持與點名司儀,在共同決地當天會議題目與共同決策。而這些會議與最早的塔克辛團結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這些會議與群眾都是自發的行動者。 想要多了解會議進行的方式等請參考這個部落格紀錄

土耳其 18日更新

就算站立男,也不被允許的土耳其,就算只是安靜的站在那裡,他們仍然被警方驅哩,然而這卻招回更多的人回到廣場,19日凌晨的gezi公園群眾會議

土耳其政府現在正意圖草擬一項新的法案去打擊那些在社群媒體傳播「挑釁訊息」的人,內政部長Guler說這項法令將賦予政府全力去調查並起訴那些傳播者,事實上,土耳其政府已經開始審查將竟5百萬份關於Gezi公園抗議的tweet資料。「我們的研究指出有些人以錯誤的訊息在操弄群眾,使用Twitter臉書還有其他的社群網站,會危害到公共安全」。(此抵抗運動到此已經有5名示威者受到土耳其警方攻擊行動的傷害而死亡)

而就在同時昨日出現的站立男引發了土耳其一個新的行動方式「站立抗議」,這些人只是無聲的站在廣場上。Erdem Gunduz一個人在塔克辛廣場上佔了整整8個小時,再被警察驅離前幾百名示威者也加入她的行列,直到警方驅離這場無聲的抗議行動。

昨天(17日)在BBC上的報導指出土耳其的政府考慮將要使用軍方來鎮壓這次的的伊斯坦堡抗議事件,副總統在哈活店式的訪問中說道,土耳其將「使用他所有(必要)的武力」去「建立和平」,並且他說「20天前開始的那場真正無辜的抗議行動早就完全結束(我想他指的是與某些團體的摸頭會面作為標記點)」所以其他的抗議是不被允許的。「我們的警方正在幹她們的工作,若是這樣還不夠的話我們就要派憲兵出動,而若是那還不夠的話…我們就會使用土耳其的武裝軍對」,最後因為她的這番言論引起了很多的不滿與恐慌,Arinc只得在之後又去信BBC解釋「AK黨絕不會考慮宣布國家緊急狀態,現在我們使用的鎮壓武力已經足夠平定問題了」。

昨天落幕的工會罷工事件也造成了500人被捕的結果。政府宣稱這場罷工行動「違法」。並且以催淚瓦斯驅散在伊斯坦堡Sisli廣場靜坐的工會會員。具醫療單單位的估計到現在受傷人數已達50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