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的警方鎮壓行動把人們逼上街頭 – 本篇文對巴西情況有更多的解釋


巴西抗議行動的城市

巴西的公車費漲價事件的抗議行動現在聖保羅、里约热内卢,阿雷格里港,戈亚尼亚,阿拉卡茹和纳塔尔四處如火如荼的開展。許多年輕人走上街頭,但其中也不乏勞動階級和那些靠著社會福利生活的人們,全部人的人都團結起來抵抗這個超收的公車費新制,生活已經夠苦了,還要雪上加霜嘛!或許妳們不相信,但是這個調漲的費用將會使得許多人的生活水平再往下掉一格。

巴西的資本階級還有她們工黨的盟友們這下在這個節骨眼還堅稱巴西沒事。就連她們都無法控制巴西的通膨問題,為了要刺激消費避免巴西走向經濟蕭條的困境,這個雪球也只能越滾越大。她們呢想盡辦法為了要限制通膨繼續發生,就是不停的提高利率,同時減少公共服務的支出,教育、醫療和社會保險一不放過,而最後真正成就的不是通膨的減緩,立馬的效應就是降低、再次的壓縮靠著這些公共服務生活的人們的生活基本條件

在近幾年來,因為薪資降低、不斷升高的工作危險、還有教育支出與社會福利的縮減而出現了很多次的大罷工行動。然而這些罷工事件都被工黨與她們手下的工會黨羽往後一撥,無人能見著的藏在巴西的陰暗角落哩,而不滿的聲音馬上都會被扼止住,以免引發無法收拾的行動火花,去挑戰所謂的「社會安寧」,還有她們最擔心的 – 影響到國家的經濟情況。所以你想問,為什麼就是那幾毛錢把巴西人惹火到上街,答案很簡單:這波調高的公車費代表的意思是甚麼呢?就是人們永無止盡的犧牲,來換取國家的經濟成長,就是國家資本啦!在說明白一點,你的褲襠再綁緊一點就是了,國家的失敗要你付出,國家的經濟成長也是靠你付出,而你從中都沒得過一分好處。

現在我們回頭看看這幾年來所有的抗議行動所呈現出來的狀況,滿是年輕人塞著街道抗議不公,所以你可以了解,資本主義真正的情況就是,他不是創造一個新的充滿希望、人性的未來,而是非人性的未來,她們硬是把那些應該慶祝生命的人給逼上街頭,因為她們的人生在這個現實上沒有未來可言。就像現在我們的政府正在餵養我們的,我們要接受為這些資本家們提供更多的犧牲與奉獻,但是巴西的青年受夠了這一個謊言。就像那些法國勞動者的孩子們在2006年的行動,就像希臘的青年與工人們,就像埃及、北非、西班牙的憤怒者,還有那些英美的佔領行動,人們開始採取積極回應了這一個如疾風般的狂潮。

一個星期的抗議行動還有資本階級暴力的回應。阿雷格里港和戈亚尼亚遊行成功,最後還是得遭受到暴力的鎮壓,但儘管如此,公車費的調漲規定確時的到暫停。6月6日在聖保羅的行動,是由公共運輸免費團體(MPL)所發起的,她們是一群深受左派與安那其主義影響的青年所組成的。之後在7號11號與13號持續的發起遊行抗議活動,一開始鎮壓行動相當的慘烈,許多人也在過程中受傷與被逮捕,但是示威者們的抵抗勇氣確是這個行動中最令人驚艷的一個重要元素,而她們也受到了很多的群眾支持,這是MPL在一開始行動時想都沒有想到的。

面對這樣持續不斷的抗議行動,資本階級政府發動了歷史上未出現過的暴力行動,在加上主流媒體的共謀合作,她們將這些示威者塑造成野蠻且不負責任的暴民。一個國家高層的發言人甚至主張警方可以用她們的警棍打死示威者:

「我花了個兩個小時想要回家,但是那邊有一群叛逆的大猩猩們封鎖了Faria Lima還有Marginal Pinheiros的車站。誰快來告知Tropa de Choque(軍警的精銳部隊)這區是我管的,她們應該快點趕過來殺掉這些婊子養的,然後我會告訴警方該怎麼寫她們的報告書… 我真想念過去,那時後這些狗屎渣都可以背後一槍橡膠子彈解決掉啊。」除此之外呢,還出現了一堆政治人物,像是Gerlado Alckmin(社會民主黨的)還有聖保羅事長(工黨)來譴責這些抗議行動。並且為了回應鎮壓情況的嚴重性,還有那些由主流媒體所製造出來的忍者煙霧彈(讓你看不清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更多人們走上街頭,然後跟著出現的就是更嚴厲的鎮壓,導致了232的人被捕,數不清的傷者。

但就在這樣的時刻,我們重新的認識到了這些新世代的記者。就算她們只是少數人,她們衝鋒陷陣的站在最前線向我們報到警方的暴力行動,她們很多人也因此在此行動中受傷。因為她們意識到大家媒體公司的宣傳洗腦伎倆,所以她們更努力的去呈現不同角度的報導,青年憤怒的暴力行動事實上是自衛的舉動,而對政府建築物的破壞就是反映她們對於國家政府的失望與憤慨。另外一方面她們也捕捉到了警方挑釁的行動。事實上,這些主流媒體與國家共謀汙衊這場運動與示威者的行動使得人們更加的憤怒,許多人也因為如此而走到街上加入這場行動,當然這都還是要感謝社群媒體所起的重大作用,使人們可以看到最真實的情況。另外,也因為害怕情況走得更過火,一些大傳播媒體與政客終於停止她們這一周來若無其事的「沉默」,開始公開的批評談論警方「過火」的鎮壓行動,有些政客甚至說她們會開始著手調查這些執法過重的事件。

事實上,這個事件就是在展現資本階級國家的真面貌,說他是「民主的」或是「激進的」都沒太大的差別,她們的基礎不便,那就是壓迫統制她們剝削的那一個階級。但是,對於一個「民主」國家來說,暴力當然不能像那些極權統治的國家那般明顯,雖然如此也不代表她們放棄那些殘暴的鎮壓手段,所以在巴西發生的事沒甚麼好訝異的,只是她們沒想到這樣的鎮壓手段不能把人群退去,他只是會幫助抵抗行動的火焰燃燒的更加旺盛。所以,請您別在幻想這個「過度」武力鎮壓的事情有多麼得難以相信了,就算是民主政府也是一樣,這也不是甚麼所謂的統治者個人的失敗問題,當然這也不是教訓教訓那些「壞警察」,問題就都解決了:唯有當我們去更全面的擴散運動的廣度到每一個角落時,問題才可能解決。我們不該再去像國家乞討更多的施捨與讓步。抵制鎮壓、車費漲價的問題應該全面的被交到勞動者的手上,我們要一起反對這個我們共同面對的鎮壓還有生活條件剝削的問題。


圖解:2013年的美國、伊斯坦堡、巴西。民主不民主,請問看得出差別嗎。

現在這場運動還沒結束呢,不只是他傳遍了整個巴西,甚至在2013年的國際足協洲際國家盃上都有抗議,不管是現任巴西總統Dilma Rousseff還是FIFA的主席Sepp Blatter在日本與巴西開打的時候都被噓聲請下台。在足球場旁邊有大概一千兩百人的抗議活動,支持反對車票的漲價,最後警方再次的鎮壓這些示威者,造成27人受傷,16人被逮捕入獄。為了害怕再次發生同樣的事情,國家乾脆宣佈足球場附近不得舉行任何示威行動,以免影響了巴西國際形象與她們打算在這次賽事大撈一筆的計畫。

這篇文章來自這,最後一部分是作者的觀點等行動未來的看法,因為與我的政治觀點有點差異所我就不全文接續翻下去了,因為本人不是翻譯工人,所以我當然只選擇部分譯寫。不過他提出一個問題的確是這樣大型運動常出現的現象,人們在這場運動中要求的是一個實際上不可能實現的「免費乘用運輸」的訴求,這在一個資本經濟國家是不可能發生的,所以最後人們會走到那一個退而求其次的情況呢,作者另外提出他認為這些問題都要丟到「全面開放的群眾會中」去討論解決,並且應該要能把工人階級拉入到運動中參與,因為這些問題都是深刻的影響著她們生活。這些部分在我聽起來都似乎不錯,但是往往群眾運動的問題就是在於他的無法預測跟混亂,就算我們有再多的想像與好主意。特別我們這些在國外的人沒有直接參與也無法在這個現在進行式對他們該怎麼作有甚麼更多的她們應該..xx。本來巴西土地上的問題應該由在土地上的人來共同解決,而我們希望這場抵抗運動是一個最好的覺醒課程,巴西的人們會直挺挺的走向解放。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1. […] (後來我大約翻完這篇我覺得真的是有點太沉重了) 本文延伸閱讀 […]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