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而非

有時我們會被迫接受一種極度詭異的善意,這種感受是讓人很難回應的,你若是回應得正確你似乎就是在汙辱對方,你若是虛假的附和你就是在自我欺騙並且讚揚所謂的大眾性錯誤,活著好像這麼一回事,你就得賣個東西,怎麼回應代表你賣掉了甚麼。

比 如說某日荷麼小姐氣憤的告訴我,華金以為我是菲律賓人,她氣憤得重複說道,華金當時說好像有個菲律賓人也參與在這個佔屋行動之中。我聽了點點頭,沒意會到她 真正想表達的主題,因為大部分時間我比較在意的是人們說我是來自中國,即使她們知道我生於台灣。荷麼再次重複了一便這件事,然後一付很盛重的樣子告訴我”當然我告訴華金,妳是台灣人,怎麼可能會是菲律賓人”,她講一付很嚴重的樣子。我說”這也難怪,因為我皮膚色比較深一點,人們可能會以為我是東南亞人,我在台灣的時候也常被誤會是菲律賓或是印尼人”,荷麼一付不可思意的表情的問我”不過太誇張了吧,怎麼會說妳是菲律賓人呢?” 她讓我感覺到,說我是菲律賓人好像是在汙辱我一般,而她的憤怒是在維護我的尊嚴。

回了家我跟室友談起這件事,我說荷麼的態度有點奇怪,”好像我被說成菲律賓人是讓人無法忍受的事一般,我倒是一點都不放在心上。”。室友跟我點點頭,她說” 也是,一般來說菲律賓人可是比中國人好看太多了,她這麼說可算是在稱讚你呢?” 接續我無法回應,對於所謂菲律賓人比中國人好看太多這件事,似乎從未被我思考過,那像是英國愚蠢的學者會做得頭部骨骼實驗的可笑結果會討論的問題,當然裡面大概又要賣個愚蠢西方殖民下來所建構的那套無理的種族論述。我因此不語。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