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反暴力抗爭如何助長國家權力

反暴力抗爭如何助長國家權力英文版在2007年發行,一年多前再次發行了西文版,作者是一名有多年在美國與歐洲參予安那其與群眾運動出生於美國的行動者,他曾幾次因為其非妥協行動受到警方逮捕,並且在針對反暴力抗爭的題目上有多年的觀察與衝撞。它的題目是很吸引人的,作為今日這個社會運動再次繁生的現代社會,還有所謂民主體制下所新生長出來的社會與群眾運動長像來看,他不但是一個很有趣且應該能輕易的觸碰到所有的行動者心靈的題目,尤其對於那些新一代的新行動主義者。我們r絕對有必要思考過去在60年代發展出來的那一套反暴力抗爭運動其中的問題,還有再這個”民主體制”之下所對我們行動發展出來的”容許”範圍去思考所謂的反暴力抗爭的意義是甚麼,能將我們帶到哪一種境地裡去對抗與衝撞體制,還有最終的扳倒體制。但從我的觀點來看,這個反暴力抗爭其實也必須要放到行動者的行動意義上面來做思考,因為當我們做為一個行動者時我們就擁有一個對於行動還有改變的想像,而這個想像必然是反映到們自身的意識形態,還有我們所了解世界的方法。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的行動與目的必然會有所不同。如果你如同這本書的作者與我一樣,追求的是一個即時並且不與妥協的革命,或許你會對這樣的一個題目充滿興趣,因為我們都在一個死胡同裡轉了很久,才會發現,原來反暴力抗爭的發生來源並不是再追求革命的路途上出現的一個解答,他事實上可能僅僅是商討性的體制內調整的策略行動,而我們作用的是誰呢,這是否又回到權力中心的圓桌中,而將最初的那些行動主體”人們/群眾”給排除在外。

在木米亞的書中提到當黑人在60年代群即起來爭取她們的權利時,那些所謂的白人支持者或是那些所謂的行動者加入到運動中,本來是屬於自發性的黑人遊行,受到這些人的影響,他們帶來的音樂,歡笑,花朵與和平,然後正義就像花瓣一樣虛假的散布在人間,人們告訴你集會到幾點解散,然而人們到了時間點就像下班回家一下回到了家中,忘記了當初走出來驅使他們那種即時改變的憤怒,而這份憤怒正是我們需要的,而不是散布花間的悠閒 – 敬請各位記著,水已經淹到鼻腔,這不是歡笑時刻,不是讓我們可以以愛改變的時刻,若是愛與和平可以改變一切,那麼一切早已受到改變。那一場革命不是流血換來最基本的權利呢,例如那個我們已經失去的八小時工時制度。這是本書主要想要喚醒人們的一點,我們從60年代這個社會與群眾運動氾濫的時代學到的東西太少了,老實說我們真正受到的教育不如說是又回到一個八股性的盲點,我們追求一套”策略”行動點,並且不停的理性化我們的行動,而我只稱的理性化只是好聽,說實在一點是合法話我們的行動,就像台灣工運動裡一套策略就是在合法裡去編排行動策略,以法鬥法,老實說千萬不要聽到這裡而認為我在批判台灣工運的墮落,全世界的工運一般,就連我苦蹲過的拿黑旗的工會都不會比較進步,這個問題主要還是癥結在”工會”這個本身作為合法行動團體的問題上不可分離。然而重點不是在於以法鬥法的策略問題,還是在運用策落的思維上去思考,以法鬥法老實說是以國家所自布的網去網住他們,然而在操作上往往是實上面對的是工人或是群眾對於”法律”還有”體制”的位置確立,所以最終事件解決之時,問題沒被解決。而反暴力運動就是在這樣一個形式下被創造出來,帶著滿滿的愛還有對於和平,將我們的權力重新放置在對於體制的相信之上,並且目的最終是在體制上的改革變動。所以作者開頭第一件是就是像大眾解釋一個事實,這個所謂的反暴力行動在過去並沒有成就過些甚麼真正的革命,這時當然你要辯解,那麼甘地這個反暴力抗爭最重要的行動歷史要怎麼解釋,作者相信甘地對於印度獨立運動上的努力是存在的,但這個所謂的成功(他並不認為印度在之後真正獨立,反過來說他認為這是一種所謂新資本主義變動後的殖民方式的改革,所以這個殖民改成另外一種經濟性與文化性的牽制與控制)其中是受著在印度內地裡武裝革命的力量的影響而發生的。而美國黑人民權運動,包括眾所皆知的許多黑人解放團體,黑豹黨在其中的影響都是深刻的,作者相信馬丁路德金的反暴力運動被過度的渲染,一方面因為白人統治團體認識到黑人民權運動是必定會發生,並且必須要發生的,在這個情況之下,一個由馬丁路德金這位黑人牧師所領導的反暴力運動對於白人來說其影響力較小,一方面他們也可以擁有高度的控制權來限制這個改變的速度與範圍。若是不談作者在寫作時散發出一種對於”白人至上”過多的指控,他所提出的一些新的60年代運動的重新思考是很有趣的。

然而談這本書就不得不提到作者在對於白人至上的指控,他相信所謂的整個反暴力運動就是一個白人至上思維下所發展出來的行動策略,這個鋪陳我有點無法接受,因為他似乎只是精心挑出了很多可以支持他論述的證據來談,在我來看這個論述還需要有更深刻廣泛的研究觀察。拋去這點來看,這位作者P就其本身豐富的經驗談出了很多親身所見過與所面對與實際在團體內討論的問題是很有趣的。對於那些在台灣或是亞洲推廣反暴力運動的人來說是一個必看之書,因為他們好像只買了package*(套件)的所謂反暴力行動推廣者,我認為這在行動上的思考與行動目的上都是欠缺了所謂的”人”與”真實憤怒”的氣質。群眾運動是一個人的運動,他不可能先出現行動套件策略,而必須要在發生的地點,發生的人身上所有改變與建立。

而暴力行動到底是不是必然的呢,我見過很多次的運動中看見人們對著銀行玻璃大門大哄大叫的,一些人在銀行的暴力之下失去一切,我可以理解一塊飛出的石頭中所包含多少的意義,但是在這個反暴力的影響之下,人們常常連憤怒都很難感在問題點展現出來,最終這個剝削不再是外來的而是自發於內新的自我剝削,大時代的教育,而我們都成了消極的自我貶低者,不停的在工作與問題中被剝削,自我剝削。所以,請想想自我武裝的必要性,這個武裝是自文字,思想上出發的,而你可以將這個武裝延伸下去,也唯有我們自我延伸下去我們才可能受到解放。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