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我開始認識台灣的一些文藝青年時,我第一次聽到有人說她的人生目的是做一個廢渣。雖然我不確定所謂的廢渣指的是甚麼一個確切社會狀態,不過聽起來似乎不太妙。但是當時我想,這些來自於上層階級家庭的人當然人生有很多的選擇得,他可以選擇30歲前做一個徹頭徹尾的廢渣,在過了幾年之後拿著老爸給的錢出國念書,回來又是一名文化評論人談起10年前她在台北街頭的游擊。所謂的自由可能就是這麼一回事。就像WTO所提倡的那套自由市場,只是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一輩子的聯票可以闖入所有的遊戲,又可以自在的中途離開。

就像很多人以為文化可以被複製抄襲一般,若是我們製造出一樣的出場人物,若是我們做了某一些特定的事,文化自然就出現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