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廠日誌 II

工作時間的分配是這樣的,中午擁有40分鐘的吃飯時間,除此每天10點和下午3點各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一個小型的工廠家含一個辦公室(我們很少過去,我唯一一次到那裏是在面試的時候),還有工廠後面的櫃子和廁所走道。每到了休息時間,部分的人仍會留在自己的位子上,繼續休息鈴聲前還未完成的工作,而這絕不是罕見之事。其他的人擠到狹小的櫃子區和廁所中間的小走道,(再聞著尿味的同時)喝著水,吃著自己帶來的小包水果,在那個趕工的時間,狹窄的空間被壓所得更小,我們幾個人散落的站在堆上天花板的紙箱之間,每當有人經過我們就必須側著身,除此之外,我們也別無他法,一些高中男生在樓梯間吸上一根菸。某些八卦的太太們又開始交頭接耳的講著某些其他人的閒話,抱怨或是提出一堆證明自己作為一個完美勞動者的例證,這包括顧好老闆的錢包、注意誰在混水摸魚、誰的能力不夠,絕對具有特色的地方是,他們幾乎是在當事人絕對可以聽到的情況下談論著,隔著三步的距離,它們幾乎就可以談起那個人的一切生命史,包括作為一個壞媳婦,或是機會主義者。

整天最常討論的話題就是,誰又幹了什麼樣的好事,而誰又是如此的不付責任,回應往往是,沒錯你才該當領班,或是廠長助理等的拍馬屁對話。人們不停的再抱怨,在互相拍馬屁,ABC三個工作人員,當B離開A與C開始講起B的一切錯誤,等到B回來C離開始,AB又開始討論起C,在休息中間BC又開始討論起A,這個循環幾乎不斷過,而他們也互相的知曉上一個關於他們自身的話題,我想她們在旁默默等待著出擊的機會。在此同時,我們的手不停的在動,當我問起關於完工百分率時,人們告訴我,我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不停的動手,而不要去詢問太多的問題,無疑的,任何關於工作細節的問題是不被歡迎的,我們所要在乎的只是目前正在從事的工作。

但,最讓我無法接受了是整個公司裡的間諜氣息,人們老是在注意著你是否出錯,而當你出錯時它們如何能夠馬上的發現,成為一個救了公司的英雄,我常常想像它們在回家的晚餐桌上會跟自己的孩子講述到自己今天在工作的成就「你知道你媽今天做了什麼嗎?要不是我看到xxx的貨的面板xxx,趕快跟老闆講不然就xxx了」我會這麼想像,是因為這樣的對話也會發生在她們之間。而作為新人臨時工的我們,特別成了挑毛病的好對象,「誰誰誰超不細心的」我想像它們會這樣說我,她們特意的將過分需要極速時間和極大工作強度的工作交給我們,然後在後面指責我們沒有能力 – 相對於若是它們做這件事的話…。除此之外,所有的人互相「考試」,他們拿著一個出錯的東西佯裝沒事一般的要你加工,之後再報告管理階層,你對於錯誤的視而不見,「你」浪費資源的加工在已經出錯的零件上,或者它們把一樣的東西拿來品管兩次鑑定,證明品管人員的極度無能。

工作不只是在工作台上被異化,除此之外加速我們異化的工作似乎也被轉化成其他工作人員的日常工作之一,唯有如此,沉悶的九小時才可以活得在剝奪其他所有人的自尊之下而贏回一點自我的尊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