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小誌

在我們工會,我指的是全勞聯,規定工會不能簽署或是同意任何勞資爭議案以遣散和解,但在我門的抗爭之後,很多的工人都會最後自行接受離職。聽起來的確是一個很進步的規定,但也使好多個地方工會面臨被批鬥和開除的問題。

三年前的五一,我第一次見到卡洛斯,他在五一的遊行上發言談到他的工作,激憤的哭了。他是工會在他清潔公司裡的代表,在十年前她們的爭議造就了賽維爾工會的鬥爭名氣,她們成功得再全面的罷工與絕食抗之下成功得贏了這場爭議案。當時清潔公司的政府外包清潔區中,大部分的人都是全勞聯會員。十年之後,只剩下三個人,大部分的人在期間被迫離職。卡洛斯作為其中的基進清潔員,當然也飽受壓力,這十年來多次受到騷擾,從給與她小隊長位置,到強迫她自行退休所有的問題她都撐過了。但三年前他又被迫以不適任遣散,他家還必須靠他的薪水支撐,在兩年前的一個反衰退遊行之上,我們以卡洛斯的爭議案為主題,談的是資方將經濟危機與衰弱轉嫁工人身上的問題。本來計畫好的直接行動,在卡洛斯的要求之下取消,因為卡洛斯擔憂會惹惱資方。而全勞聯本該有名得就是特愛惹惱資方得不妥協直接行動。

兩年前瑪麗亞因為爭議案而將她服務的NGO告上法庭。兩年後得這個月獲得勝訴,其中多次資方意圖和解,願意私下給附全額得欠新,但要求這個和解全面得私下解決,這表示不會有合法文件、也不能對外發言。馬麗雅拒絕了,她要求資方必須要同意簽署文件來公開承認,過去對她的欠薪與剝削事實,除此之外我們還會在之後發送新聞稿,資方律師從一開始的憤怒掛下電話,到最後一次的好言相勸和動之以情的溫柔告誡。我們兩年來不斷的抗議,使用各種的直接行動,直到兩年後法院訴訟結束。瑪麗亞得到他的欠薪,當之後然還是要照付扣稅跟10%律師費。

卡洛斯加入工會有超過十年的時間,其中在實然似乎沒有轉成安那其主義者,但因為做為安那其工團主義工會的會員,一直被資方跟外界、也或包括她自己認為是一個安那其主義者。瑪麗亞加入工會三年,正在遠距離大學攻讀第二個學士文憑,自稱安那其主義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