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工人協會

據說國際工人協會的總會現再轉到挪威去了。雖然說我定期得會看工會發的文件,但事實上很少注意到國際水平的消息。主要的原因還是在地的問題就一堆了,工會人們聚在一起時根本想都沒想到國際層級的事。我唯一記得跟國際層級有關得事就是在三年前一個工會會議中,我們必須要投票選出國際工人協會的秘書長,當天會議主席念了落落長人名,我們都不認識也壓根沒聽過,沒交集。只有一個提案是馬德里設計工作工會的秘書,主席加了一個note說他跟那人很熟、而且是個不錯的人選。之後我再接收到的消息就是現在的國際辦公處在挪威,老實說在此之前我還甚至沒想過挪威安那其工團主義的工會。這的確是個詭異得事,因為這還必須談起上一個辦公室是在賽維亞,除了知道國際總會在那之外(甚至我們工會似乎只有我一人知道此事,記憶中我是從法國的朋友那聽來的),我們幾乎沒有跟當地的工會或是國際事務有些甚麼直接的接觸,應該說根本就無接觸,直到兩年前發生得逮捕事件。賽維亞工會的6名工會會員被非法拘禁,在國際運動的壓力下早已釋放,這是第一次我聽過在西班牙我們有些甚麼跟賽維亞的聯合、聲援行動。事件落幕之後,我們又斷了音訊。

雖說國際工人協會還定期的都會召開國際大會,但我們在地方幾乎很少談到這事,當然就更無意得有什麼直接的參與。而且還必須要面對的一個對大的問題就是,雖然聯盟主義的意圖是要有效的團結和召集起國際上的行動,但是在有效性上是很不足的,至少在21世紀得現在是如此,多半的國際聯盟還是必須從工會之間的聯繫與組織各別做起。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