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人

站在極左的運動中,運動中的最大的敵人一直不是右派。因為她們如此得顯眼你很難不見到他對抗他。但是,我們要說我們生命中最大的敵人應該就是泛左派或是改革派了,還有一直在嘴巴上告訴我們所謂得找尋平衡得那些人。他們很喜歡作說客,她們很喜歡說沒有政治色彩,或是她們也會說她們是中間偏左。事實上,它們特愛說它們中間偏左,特愛說平衡,而且他門特會將平衡這件事放上很多的可能。

這就是說呢,只要他認為他可以忍辱負重得承擔資本主義的脅迫將他的革命思想修改成一個可在資本主義之下實行或是部份實踐的人們,她們就會推己及人得相信所有的人都可以接受也應該接受,而且他近乎瘋狂告訴你這才是中道。難道這不是使人感到可怕得嗎。當人習慣妥協之後他就再也無法反抗了,不管妥協可以帶來的利益是多少,他絕對不是永恆的,而只會將我們置放在同樣的問題之中循環。

我想我們更應該學習接受失敗。妥協不只賣了個名聲給你的反抗對象,也是在做自我教化。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