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社怎麼可能 How can we make collective ____

大概這十幾年來聽過不少的合作社,在西班牙聽過最多的是印刷工廠,之前有聽過成衣廠、還有在德國短暫存活的腳踏車工廠,另外還有美國的披薩餐廳,一堆酒吧。還有聽過社發所老師投資過的一些店,但我猜想這部分可能不是真正的collective,而還是比較傾向正式的營業商店。

就我了解所有得這些合作社中,有幾個主要的情況,包括像是常常會有的金錢問題,若是沒有幾個有錢背景的”工人”參與合作社,不斷的在經營過程之中忍下經營中的低潮,幾乎是不可能維持下去的。另外一個情況呢,就是經營得太好了,最後經營的規模擴大,在單筆交易中沒有提高向收取消費者利潤,或是向上擠壓上游廠商的情況之下,唯一的受害者就是新進的合作社”工人”,內部會經過一個階段性的調整 – 人們首先面對他們應接不暇的收入,發生內部爭論、內鬥,分裂。最後可能納入新的參與者,但是他們沒有合作社原始參與者的”參與”位置,或是位置上有所高低。我所聽過的情況中,很少有發生擴大之後,能夠維持一開始的組織模式,一方面一開始的組織模式適用於小規模團體,同時也比較適合於一開始合作得那一群特定團體。另外一方面,不管如何新進的人對於一個算是”成功”得合作社來說,他的參與是在過去的成功之上建立起來的,他們相對沒有使用這個成功的正當性,至少在現實的情況之下常常如此顯現。

我想這都是很正常的情況,人們為金錢與權利所誘惑著。還有最可怕的是一種抱有絕對正義的控制權,這可能指的是先決發言者、代表者、元老等,他確定了一個無法被推翻的權威位置,人們一但坐上他,或即使是片刻得擁有,都會使得他為此狂熱,這是獨一無二,不可取代的快感。這個問題再遇到組織擴大的情況,就會被放大納入。很難被挑戰(新人上的反對是挑戰,但是他會顯示出於他得不順從原有組織文化。另外一方面,若是原始參與者中出現反對者,而反對者屬與少數派的情況,這些人就會面臨到另外一方的壓迫來接受這個權威的合法性,若不從可能就會在無境的內鬥之中傷痛離去-我遇過這種故事的人。)

我想,合作社的成功關鍵有幾點很重要。第一個部分是在參與者的團體上面,他所訂立的規則或是所自訂的組織模式應該要是開放的,在面臨任何變動或是問題的時候,都需要做一個決策討論會。以盡快或是不在意的方式處理,很容易習慣性的將一些重要的關鍵事情或是行動去政治化,而造成之後擴大或是內鬥的起源。第二個部分,參與者在互相之間的相處,或是在對待自己方面一定要有很高的自覺,才可以讓組織一直有效的維持在水平的模式。有效得討論與挑戰性的期間爭論也是有效解決私人問題的方法。第三是屬於對外,面對合作社的上下游企業、工廠或是組織的部份。一個合作社要有效的真正實踐合作社的理論,在一個資本主義化下的經濟體制是很困難的。這代表著所有一切都是競爭、最大化利益與降低成本的循環戰爭,一個合作社要獨自抵抗這樣一個經濟體制根本不可能,也不是永續的。若是繼續經營下去一定會面對以上的問題,那就是因為資本主義為合作社帶來的壓力反應到內部的情況。所以,合作社的建立成功之就在於上下游組織廠商的合作社化,雖然很少,但是這世界還是存在有一些在地團體或是其他的小合作社供應商,合作社雖然面臨了小型與成本的最基本問題,但是還是必須要能夠再來源與供應源上的堅持,或是與上游合作社對談來發現新的合作可能。另外一方面還要有存在下游消費者的支援。在這些點的原則之下,消費水平還要建立在一般工人階級可消費上下,才不會將來合作社的消費者區別在某些特定的經濟水平之中。唯有如此,一個合作社才是最可能,但是也是最不可能達成的。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