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革命? 5.26記事

我有兩天時間沒有去到廣場,因為日復一日有點無趣。我的確不是那種人來瘋的人。

一到廣場,我朋友就被拉去一個小組會議,人們顯得很警戒的樣子,我看她們還配上新得walkie talkie看起來帥的樣子。它們換了兩個地方開會,我向朋友詢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才知道因為當天廣場來了一個激進左派政黨的小鎮市長,它們很擔心他對外向媒體發言將這個「反政治」運動染了色彩。小組討論是否要去告誡他不要對外發言,朋友表示那個人有自由來到廣場與發言,若是他展現了染色的行動,旁邊的人大可在媒體上直接給她嗆回去。後來看似討論結束,我跟朋友走向集會場。過了一會,小組會議得其一人跑來對我們說「如何,一切都在掌握之下吧」。我聽了差點發笑,我實在不太懂到底誰有掌握權或是,我們要掌握的到底是甚麼鬼。不過看這些人似乎很有一回事的樣子,我們就只能任其發展。

事實上,要掌握的政治色彩實在太困難了。首先,你可以讀前幾天我為個活動翻譯得他們得「宣言」,八項大要求聽起來很籠統,而沒有一個主要的對話者,也沒有一個精確的方向。只能說看起來像是十人小團體在幾小時內決定起草的草言,此外最前面的引言也在後面部份的「具體」條件看似脫軌,引言給了一個更大的改變圖像,而宣言主體卻看似不到位。除此之外,也沒看到在運動之後朝著宣言要求方向行動。西班牙的朋友一直跟我說,要給運動更大的期待,人們一直專注在他們的反政治(像是最重要的原則了)或是運動內部實際的組織實務,但在同樣的過程中它們再將他們所有得一切去政治化,我個人認為,只有政治化他們的行動才能去了解行動的意義,同時將其內化並延伸到其生活中。不過我想那是需要時間得。而動所想要控制的色彩到處散布在廣場上,極左派得人們在廣場上大聲的發言它們的寶貴/對得投票說法,我們甚至聽說有Nazi分子在附近遊晃。

星期日,朋友組織的安納其活動會邀請一位作家來談他的「反反暴力」,這大概是這幾年來讓我最感興趣得一個題目。同樣得,在這場運動中過度的宣揚反暴力行動,如同以往的群眾一般,一樣愛/和平得將反暴行動賦予至高無上的價值。當天過後,我會好好做好的整理相關討論,另闢一篇新文討論反暴力的霸權論。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