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處女

最近這一個多月看了不少西班牙國產片,讓我可以更深刻的去探索所謂的西班牙文化與生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因為看的幾部片都還蠻有心得的,所以一定要好好介紹一下,另外還有一個小祕密,就是因為我看得都是西文沒有字幕的,所以可能在劇情的刻劃上不能夠很完整。這些片包跨了

7vírgenes, el otro barrio, el barrio, Tapas…

首先要介紹的就是這片七處女


當初選到這片的原因,是因為我的夥伴在6-7年前有參與了他們一幕戲路人甲的拍攝,再加上這部片在我住的賽維爾(sevilla province)的外圍Polígono de San Pablo這個Barrio(區塊)取景的,我想可以更幫助我了解賽維爾邊緣的文化社會。

但是呢,我的賽維爾土生夥伴一直抱怨這部片拍得挺兩光的,他認為第一,故事不夠具有真實性;第二,男主角是個來自非勞動階級的男孩,身上無法散布出一個所謂中低階級該有的態度與那(這)個時代背景的年輕人個性,就連咒罵方式,他抱怨都太軟了;第三,他馬的,這部片很多人是北方人,要講安達盧西亞的故事,就要用安達盧西亞語(所謂的安達盧癡),看他講話的舌後音就讓人起反感,實在的posser(佯裝客)。

雖然聽完他如此抱怨,我還是要說,這部片總歸來說還是能夠有效的顯示出我所認識的西班牙生活文化,那種對街區的附屬感,(這種附屬感當然不僅只存在於南方,但是他的表現態度上在南北還是有所差異的。)最重要的這部片可以呈現出,中下階級家庭的年青年人在生活的普遍模型。而很西班牙式的,他們依附在自我的街區上的深度是很深刻的,不管它們在生命中活得如何的叛逆,即便游移於法律之外。他們的生活是與街區相交織,交友,生活型態,與作息方式,愛恨情仇。這與el otro barrio, el barrio還有tapas要說的故事在某種程度上都很相似。這說明了,要了解一個道地西班牙人,我們就必然的看到他背後的街區文化。我發現,若是在看西班牙的片子的時候,若是他意圖處理的是一個西班牙人的生命,那必然的很多時候,我們就必須看到主角的街區,因為他為我們解釋著主角的用詞背後的意義,某個行動,對某些事的態度等等。了解背景街區,讓我們能夠對主角周圍的很多事物的態度與反應做了很多恍然大悟的理解。

七處女這個故事圍繞著一個犯罪少年Tano的假釋之日為主打轉,Tano因為哥哥要結婚了,因而向獄方請假外出48個小時,當他一離開後他馬上遇上了自己的最好朋友Richi另外一個游離少年,他們兩個的角色定位在中下階級的無業法外少年,屬於西班牙版台客 – 甘尼。(這個所謂的甘尼,與台灣的台客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他們的重點並不在強調西班牙在地文化,他們呈現出來的是一種西班牙或是中中南美的一種獨有的混搭自創(有點像)美式潮流風格,他們喜好有點幫派混混份子的態度,喜好運動品牌如愛迪達、耐吉等得穿著(而且通常都是正版服飾),他們喜歡金飾,大的搶眼飾品,女生打扮運動休閒,或是妖豔風格,扭動屁股,捲髮濃妝豔抹。他們也喜歡暴衝摩托車,還有大放音樂,在街頭聚集大笑。)這些人做的事,到也不是特別的殺人放火當街搶劫的犯罪勾當,重點是你到底要了解,在賽維爾這個年代成長的中(上下)產階的家庭,多少與我們所謂的犯罪流派有那麼些的關係,可能你的大叔或是你的表哥、堂弟誰誰的就是個藥販頭,也獲他因為某次喝醉酒妨害公共安寧(安全)而進了小牢房待了小些時間,這些東西氾濫在八零年代的青少年身上,對於犯罪這件事,不是一個單純的道德思考,他更近乎是一個生命中的一部分,他無意為惡而為惡,他是一個青年人必幹的事,甚至他不是在挑釁你去參與,而是你無先選擇的進入了社會生活後四竄的出現在你的生命中,而你如臨小舟的跟著乘風破浪而去。他是如此的自然到,對於犯罪這樣一個指控,對於某些人是一種對生命的否定。這真的是可能的嗎?

處女,就是聖母,下一個星期又要到了神聖周,賽維爾的紳士與淑女們會瘋狂的穿上他們最典雅的服飾在路上到處在小巷中穿梭,就為了看到抬轎出巡的耶穌像與聖母像。悲漆流淚的聖母,所謂的處女像,可能會讓上了年紀的老媽媽們感動到流淚。即便你是甘尼,這也不會阻擋你成為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就像片中的Richi他瘋狂的收集著處女像。這只有身在賽維爾的人能夠深刻的理解這個矛盾的情緒是如何作為生命的一部分。

Tano男主角在48小時急速的經歷過風暴,他打給了他的女友,做了愛,發現女友其實不愛他,他分了手。他指責朋友從另外的朋友手中偷竊,他也偷竊了朋友,他的哥哥恐懼於面對走向婚姻,看似在某一瞬間克服而又馬上被吸入現實的自殘中,他與朋友那些因暗灰色的家,怎麼也不會因為還仍存在於他對家人深刻的愛而出現太陽。

這些法外青年們,他們背負著街區教導給他們的一切來去學習生活與面對社會的種種,他們偷竊,他們毫無理由痛扁路人而發笑,他們愛人,但自認為不相信愛也可能真的無法去愛,他們看似顛覆道德,但是又讓社區所教導他們的道德給教化的顛覆道德。

西班牙的人們有著很厚重的牛脾氣,在很多面你幾乎無法突破他們的觀念,有些邏輯你幾乎怎麼360度旋轉都無法對應到他們相同的方向,這是因為我們並不來自同一個街區,而我們自認彈性的一切可能對其他的人來說是一個已經再顛覆過的彈性。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