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兩

對於眼前所破碎的一切不只是一種信念上的破產之外,我們在現實中還不斷的沉淪與游疑在同伴的不僅僅是無知與懶散的無力,同時的是私下意圖交託於思想與行動暴力的最終底線之上。這就是對於我們現況最清楚與實在的解釋。

有時,我想那一拳頭到底會是在那個時間點上落下,會落在誰的身上。究竟是否會落下,真的一切只是空雀來風的多慮嗎? 而之外,我們又看到一群受到政治正確的強破症患者抖動的敲打著鍵盤,謊言一般的詩句。我所能了解的事,你們那些豐富又無趣的一系列表情與字眼,而那深刻的劃破了過去所築起來的想像。既使我站在一場戰場上,都感覺像是被欺騙一般背著它人的武器犧牲在意識形態的亂像與黑暗角落的互鬥現場,現場沒有裁判沒有正義,我擁有的只有自己,我甚至不知是否能相信我的同伴們,有些人如同告密者與滲入者般一樣的搗亂會議行進,有時他們將錯誤輕置入人們的思想,而我無法辨別這是刻意,也或是他們在政治判別上的失誤。

有些人,我是可以確信的,他們存在一種腦們的激盪混亂,這來自生活中的混淆與對過去生命的剝削,我可以理解但無法接受他們試圖將自我置入於政治團體中的愚昧行進。另外一群人,存在至多的即性,將生命畫作一個大遊戲場,追求挑戰正義的表現方法的直接與挑釁司法,這將我們常常置入在這一切無必要的法庭遊戲之中。至多這些都是可以被在亂像的世界之中忍受,同時做為一個有擔當的改變行動者,我們應該接受這一些挑戰,接受新方法的調整,辯論。與在反省自我中去挑戰平等的極端差異該怎麼達到可以互相交錯的存在,與建構新的生活與組織方式。

但是有一另些人,看似充滿智慧的,自稱追尋的是一種平實的正義,他們自稱那是不分政治色彩的。一個平淡且近人性的單純。一種那裡有事做那裡去找事的大道理。他們所做的一切與那些似乎看起來極度充滿真理的政治彈性空間造成人許多人的錯亂,任何一件改革派的行為都會被某種時代性或是實際派的假道理包裝的無可挑替與極度的富有可接受性。這讓我極度倒胃,但是往往他們可以存在於一種更多變更具有包容性的多元色彩。這個人現在存在我們的身邊,而且存在於一個積極的行動者腳色。為什麼我們要聽取你的可毛派或可托派的政治分析呢 – 我經驗中這一貫的拖派技兩。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