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台灣動物相關團體處境與社會對其認知上的問題一

台灣現存的動物保護、動物相關團體不多不少,大而由影響力的團體屈指可數,但另外也存在不少地方性的小團體。團體關懷主軸多半可歸致兩個大項,第一,是動物保育類,這項目中也包含衣些綠色團體與組織等。另外第二的是,一般普遍人們會做直接聯想的狗貓保護關懷組織,內容不管是保護救助貓狗,收養等。主要這些團體的支撐財源來自於每年於政府申請的經費,另外就是來自於大眾的捐款,但捐款不定且常出現定期捐款幾百人或不出兩百的困境。少數的團體擁有大批的民眾捐款,但不是此種團體的常態。團體可能也出現販售相關商品的項目,但多半出現多不敷出的現實。

在組織概念上,仍出現不少混亂的界線不清問題。一般來說並不存在激進組織,多半組織奉公守法,傾向走軟性的訴求路線,主要原因可能來自於,台灣動物相關組織與團體得起步來自於一些比較專業人士的道德請願與訴求,經過80年代得起步與後來相關發展侷限在一些比較以人為本出現的道德論述,雖然有看似激進的以動物立場作為出發的論點,但因起因來自於宗教團體,因而使得此說法出現強烈的宗教色彩,最終無法得到社會重新原始的認識與探討。而開頭所指稱的概念問題,主要來自對於動物議題本身的問題探索不足,相關探究題目與論文在台灣與中文世界非常稀少。即使偶而出現一篇論文,也常常有問題談得太精確哲究而使人不得其入。既然題目談得少,一般社會對於動物的問題認知就非常的貧乏,且會遷限在某一個比較主流的論點上,當遇到棘手問題的時候也會變得鈍足不進,不知該如何取捨的問題。這個現象使得團體長向其特無比外,還有一套怪異哲學。比如說,動物保育團體的過度關心保育類動物,與另外一邊對於動物工廠的莫視反差。狗貓關懷團體,對於其他動物生活在農場上的剝削也一無所知。「動物保護」簡單的停頓在狗貓等與人接近頻繁的物種,或可愛的另類寵物「兔鼠等」身上。或是另外那些瀕臨絕種的物種,仿佛出現兩個世界與兩套認定標準。

而另外一部分,面對台灣在近年來非政府組織的企業化等問題,各個團體也面對道德團體的人手不足與經濟條件差異問題,導致企業化經營的團體常常面對人力流動頻繁,且組織與團體概念與個人工作者的分歧困境。

待續…

(歡迎提出意見反對與討論)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