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革命這檔事 (這是第二次的相同題目)

說來殘愧,對於批判,我們都顯得僅止於此。

因而我帶著計畫來到台灣,這一趟我將會使他不需此行,因為我不需要在疑惑,再妥協,再也不需要陪著笑的一路上看著他們去尋找那不存在的第三條路。

是的 。先生們,我是有計畫的。因而你無法淫惑我

對於這一年的台灣,的確發生過了大大小小的事,颱風吹毀的不只是人的家與人的朋友與親人們,這場風吹去了太多的假像,同樣的也帶來了太多的謊言填補那失去的黑洞。

對於這一年的我眼中的台灣,改變倒是沒有,每年總是出現幾個為了社運三過家門而不入之類英雄,追尋的正義還是一樣老套, 群眾還是一樣不存在。專家是訓練有術的驢子們 ,他們雕鑽在字句與境意上,說來最後,連書寫都不會了。只成了會賣弄左派詞語的傻瓜們,當我轉頭再看這些學者時,思想的是他們的讀的書或許與現實社會是慢了好幾年,有讀沒有社會經驗的現實不是將他們裝飾成夢想家,而像極了步入悲慘中年的人們,一連串不管是心理與身理的衝擊傾蝕他們的意志。直到最後他們連那一點點的小左緣都尚失在無力的無聲吶喊中。所剩下的左只是口頭上的堅持。像是你若是還拿著把紅旗,拿久了你的心就會紅一般

但有些朋友是這麼說的,沒錯,他們從沒懂過,只是抓住馬克思像是溺水的人抓住符木一般。是的,先生們。當他們年青時難到不都是像我們一般困窘的,系統是破裂的,心想的只是補它。就算說了革命也只是想補它。最後補起的是自己的可能,被線規劃住了。永遠再想的是過去的可能,而喪失了現在的可能。或是將自己包袱在過去顯得如倉桑英雄般的壯裂。事實上一毛事都沒幹過

我對這社會的確是失望的,但不是對台灣的人們,而是那些走在前線說要領導革命的人是如此的退步與無力,個人英雄式的自滿。他們的旗子豪無顏色般的隨陽光的照耀而改變色澤的。人心是冷的,事實上我得告訴先生們,群眾是無法如此向前走去的

但我也感謝曾經存在這樣的環境中,逼迫我去認識改革者的可悲,與我們怎麼在這之間操作自我的失敗,而找到一個世界可任我敞徉自在,這把旗現在在我們這群人手中拿得可穩,而這不是我們的領軍,而我們只是存在如一般的人們,等著把旗接下去。而沒有人會害怕這把旗是會被奪的,我們不需要握著旗跟發言器,我們只顧著把它傳到每個想說話的人的手上,微笑著看這一切發生、就算失敗也是一個嘗試。

先生們,他們交給我一把旗,我再也無所畏懼。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