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的沙堆

人生中最幹的事包括了 之前跟人家小幫派鬼混的時候, 沒有撐下來. 想要是當時留到現在搞不好都可混個小區域的大尾來幹幹或是啥的.

當然這只是個鬼扯, 就像我要跟你述說得我在西班牙的遭遇一樣,怎麼都希望是十年後的馬後炮鬼話的閒話之一

事實的確是如此,我在惡夢中驚醒, 工會的朋友跟工會其他人的子女一堆人血淋淋得躺在一個疾靜的山區中,我走下車頭被撞爛的車子,在我附近某個工會成員得女兒躺在血泊中嘴巴還跟著留著血,身體一喘一喘的.我像是毫無劇怕的繼續往前走去,一個我認識的工會男子的頭埋在破裂的車門下.我低下頭看看他是否還活著.跟著我聽到劇哄,工會某人頭髮頓時發白長長到肩,我蹲在頭被埋下的工會男子身旁.我的手臂不知何時也開始流起血來,但我感受不到痛苦,我只是揪著眼睛往前看,又一個劇哄,另外一人倒下,這人這是那白髮及肩的男子的親人.我奮力的往前跑去直到我躍身跳過幾個地上的大洞,直到另外一邊的山丘上,我知道,那邊有另外一個中立之地,到了那邊他們會給我水及食物.我再也不用看著眼前得這片殺戮戰場,我的寒毛塑得我直發抖.噴跑跳躍之際我聽到人的慘叫.但我一職拼命得跑,一個大坑洞裡的工會人員還再喘氣得看著我,手伸得直狠狠的,演神露出痛苦,我轉頭望向遠方,那個白色的堡壘的中立之地,跟在我眼前這滿身是血的人,三天前我還在同一個辦公室裡跟他講笑話,開懷大笑的我們都不知道三天後的殺機如此得無可避免.我伸手向他,跟著整個人跟著他甚入沙堆中. 我的喊叫,在我還來不急喊出時已經被沙堆埋沒.

這跟事實相距頗遠,就算我在怎麼的感受到我已經陷入了不知底的沙堆中.其他的人還是像沒事一樣得幹他們的日常生活作息.然後我了解了一切的差別在於.我是為他們的存在而來得,他們是為他們自我而存在的.然後我懂得這一切就如德博講的一樣抽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