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屋系列」- 人有找尋遮風避雨的權利

記得我在阿姆斯特丹時,跟佔屋的朋友講到在阿姆斯特佔屋,「可真它媽要得呀!」這麼說可是有來頭的,大家朋友都知道在荷蘭佔屋不犯法,但有幾個條件,比如說:房子必需是要空屋,不能有任何居住所須的家具存在。然後必須空曠一斷時間,若是幸運之神降臨在你身上,讓你找到這麼一間屋子,歡迎你入主,搬家前幾天還別忘記去警局登記一下說你住在那邊唷。這就是荷蘭。

那為什麼這麼大的阿姆斯特單只存在寥寥幾間佔屋?記得階級對抗賽的那個說法嗎?屋主永遠跟沒屋子的人們在做對抗賽。做生義的人也永遠無所不在,一種特別幫人照顧「家」的生意就這麼被吵熱了,這些人拿錢去你家澆澆花,吃午餐,反正就是不讓你閒屋,或是說就算閒屋也派人進去走兩下佔位子,寧願花個錢請人幹這檔事也不讓你進去佔它,佔著茅坑不拉屎,這是荷蘭屋主的特色,也或是世界上所有屋主不變的真理。

這邊我想到「FREE」這檔事,對每個人每個現場都有不同定義,我記得最有趣的一個例子,就是在印尼的朋友們搞的Food not Bomb(要食物不要炸彈)活動,這活動基本上是一個提供參食給街友的活動,只是在印尼對這樣的事沒概念,大家想來想去,光寫個要食物不要炸彈,沒有人會以為是個提攻餐食的活動,就掛上了其他的標語來加強政治意識,只是在幾個大的布條上大家只看得懂「免費餐食」,本來要提供街友的食物一下被中學下課跟下班的上班族給佔滿了,各個充著免費食物而來。行動者也不好意思趕人,畢竟也不少勞動階級混在之中,怎麼叫人走呢。這個奇異的現像被我們嘖嘖稱奇。我想,當我第一次遇到路上免費給的東西,直覺第一句話會問「這是幹麻的」(What is this about?)

佔屋就是進佔人家的屋子,這人家不一定是誰。然而你居住在這個佔領空間的時間內,將會是「免費」的。當然這是從屋主的身份所出發的想法,想想往往上了法庭那有免費這件事,賠了官司一開口就叫你做租價倍數的賠償,最重要的一件事,進佔的屋子多半廢棄許久,要使這樣的房子起死回生可不是見小工程,你得修理廁所的水管,解決電路問題,多半這樣的房子電路可能被老鼠咬斷,整間房子可是很危險的。這些可都是廢棄屋的家常便飯,我們常說,基本上你一進屋,有幾件事若是沒問題,你可真他媽的夠幸運了:廁所有水,可沖馬桶,不堵塞,可以洗澡,若是有熱水澡你大概是中了頭獎。若是所有的電燈都可使用,沒有跳蚤等奇怪小虫子,你可以找新聞採訪了。呵,事實上,也不一定那麼鬼扯的倒楣,但是整間房子一定需要某些程度的修善。每當我踏進新佔屋,心裡它馬的鬼阻咒一番後,我都很想好好的問問這些屋主,你們這些傻子,房子就是需要有人,不然再漂亮整間房子沒人住都會變成廢棄屋,住在一個家裡需要整理跟整修的事情太多了,幹完一件總又有另外一件。那些廢棄屋被佔過的人們,你們才是真正幸運的人。

其實屋子需要有人住就像人需要住房子一樣,對我與某些朋友來說,佔屋怎麼都不會是個犯法之事,而說真的要開啟那善門可以很難也可以很簡單。你需要他,就像他需要你進住一樣。

後記:今年荷蘭修法,佔屋正式被修正為犯罪行為,荷蘭行動者再最近展開一連串的行動抗議政府暴行打壓。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