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123

好險早上我沒被派工作,在這樣的時刻我真的更想做的是跟所有人坐在門前,為了樂生再大幹一場。樂生走了5年我從2006年開始到現在也快3年了,心中的感受很複雜,樂生還在,而不管我們怎麼被工作還有生命中不停的改變充昏了頭,樂生對我們來說,還是一個家。之後,我們該怎麼面對呢?

樂‧生‧院‧還‧在  /窮理

噩夢裡的情境,那麼真實地發生了。警方進攻貞德舍,用電鋸鋸開大門,逼出了藍阿姨…

在這個之前,大家更擔心的,是林卻阿嬤的狀況,老人家90歲了,心臟又不好,經不起迫遷的大陣仗,原本安靜地等待被架離的計劃,在阿嬤同意 隨著阿烈到怡園暫避之後,才得以修正成像3號早上那樣的場面;不過相較於學生們如此焦慮於老人的身心狀態,樂生院方的行為,就真的無法讓人了解他們的心肝 是什麼做的。

前一天,院方的指導員用許阿姨身體出問題為由,把一直守在阿嬤身邊的藍阿姨騙出了貞德舍,跟著6個護士進去,告訴阿嬤要拆房子了,要她趕 快搬,跟著阿嬤的情緒和血壓就不對勁了;院方把自己該負的責任,丟給學生來扛這不算,還私底下放火。如果這不是「迫遷」,那是什麼?葉金川又真的知道什麼 是「夠了」嗎?

整個舊院區清場、架圍籬,警方的這個動作,比起先前的設想,更加兇狠,續住區18棟,只有其中5棟完成維修、加上非續住區22棟,深鎖在鐵圍籬裡,這是「530方案」下終局的界線,很多人說「樂生終於拆了」,5年的保存運動劃上句點。但,真的是這樣嗎?

它有沒有可能,是另一個起點?因為「樂‧生‧院‧還‧在」。

如果不是從「我們失去了什麼」,而是從「我們得到了什麼」的角度來看,今天樂生保存運動的格局,未必不能從這續住的18棟開始、再向外延伸 的。捷運局說過不保證工期非續住區的安全,但後來改了口,說非續住之所以為非續住,是因為這些房舍缺乏修繕,要是有人修了,不管這個人,是衛生署、院方, 或者是文建會,他們就得負起責任;大陸工程殷琪也說,續住區、非續住區中間根本不必架圍籬,不會有安全問題。

所以,我是這麼來理解院區裡的圍籬的:它是一個「從此開始」的起點,隔著牆,我們要他負起責任、推倒了牆,我們起碼還有一個40棟的樂生 院,將來,我們還要他們履行承諾,把中山堂、世川紀念館、王字型第一進、貞德舍、竹雅舍,還給我們,我們要坐著捷運去樂生院的。朋友啊,此刻我們當然還處 在憤恨和哀傷的情緒裡,不過,這樣下去,久了,只是傷了身子、錯了銳氣,不要忘了,「樂‧生‧院‧還‧在」。

我們真的失去了很多,但如果,我們都忘記了這5年,我們得到了什麼,那麼,我們將失去得更多。

1203,是我們潰敗的日子,這也許沒錯,但我們好像也都忘記了,就像過去每一次的動員,我們都曾經欣喜地注意哪些人又第一次踏進了樂生?哪些人好久沒來了,但今天又出現了,我們忘記了,這才是最重要的事,這裡是流動的、多元的樂生。

以前,我們總是要大家「回到樂生」,現在到以後,更要「回到樂生」;林卻阿嬤還在,藍阿姨也還在,大家都還在,所以,我們來跟葉金川說「不夠!」。

不要忘了,「樂‧生‧院‧還‧在」。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