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 welle, only when you believe…

若是你在西方國家有住過,然後有參與過反法西斯主義的運動,再加上來自貧民的背景,其實你會比誰都知道。那些新納粹孩子,跟你沒有什麼太大的差異。可能3個月前你們就是住在同個街區會在同樣的市場見到面的朋友,而選擇了不同的路,也只是尋找認同過程的分歧那麼簡單吧了。這是我看完魔鬼教室最直接且寫實的心得。而拋開那些因為偏曲的道路而引來的資源來看,脫下那一切,我們跟他其實沒有那麼不一樣。但我還是恨透了他們的原因是,他們的確傷/殺了我們不少的伙伴,當我們站在街頭面對面時,我也十足的把握,只要有機會,他會毫不考慮的捅我一刀,所以我也必需要如此去思考我的所有反應。

認同大概是在青少年時期最可怕的一個惡夢,由其若是你來自於一個低階勞工的社會背景,你機本上不會有太多選擇跟太多思考的空間,你所要做的就是在你還沒被規名的時候馬上進入團體,而這個團體也決定了你的未來。這個選擇在我看來,就是你未來全部的人生。 甚至包括你做為一個勞工或是高等受薪階級的未來,而這個認同有趣的是,他在表面上看起來似乎相當的平等,出身於移民工人家庭的你將有機會跟一個來自於全國區的代表又身兼某大學的教授坐在同一個小房間裡吃著小糕點,即使你的階級永遠都只能繼承來自於你父母的一切,有時甚至在這個團體中,你的階級流動是被直接制止的,在同一個情況下,某些人又會永有絕對的彈性選擇自己的階級位置,而你相信這一切平等,因為你必須要相信,這根宗教一樣。只有當你相信,你才可以看到神,看到公平,神蹟降臨在你的身上如同你相信當只有絕對的平等時,你的不服從成為了破壞平等的最大阻礙,而服從就是平等。

認同與規屬感在青少年過程中那種強大不可抗拒的力量,在我們自身的身上都發生過,而當這一切再發生時,誰都難擔保會選擇在當下活下去,還是尊嚴但痛苦的活下去/甚至死去 。

我想魔鬼教室在這個過程的著磨上,使用了比較白話的方式(不去細看這之間微妙的關係)去看這個法西斯的認同團體是如何的被建立起來,對於一個東方國家的人來說(日本或許除外)我認為,可能會比較無法做想像,但是若是你曾經經歷過這個”張力”下的環境你會發現,這些看起來很小的動作/口號(有去過野草莓的就懂了)等等,都是一種團體的魔力將彼此拉緊在一起,互相認同去達到自我認同的目的。本片好像是改編小說的,我想小說的可看點應該會更多,因為畢竟這個視覺的理解將很多本來會在文字上較多著墨的部分以很多的畫片承現時,不在那個環境下的人可能會落看很多重要的部分。本片在講述法西思上還是可得個80分的高分成積,不可思議的簡單,而事實就是這麼回事。不管當初或是現在新納粹運動的年青人,都是在這個追求認同的過程中受到誘騙而無法自跋的人們,而他們非常相信,惟有相信讓他們活得有尊嚴。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