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權威共產主義對全球經濟危機與G20會義的聲明稿

1 目前出現的危機是典型的資本主義經濟危機。「過剩」,投機的商業策略和其之後產生的崩解都是資本主義的內涵。(正如亞歷山大柏克曼等表示的,資本主義經濟學家所說的生產過剩實際上是消費的不足:資本主義防止了大量的人們取得他們生活所需,也同時破壞了自己的市場。 )

2.任何資本主義者和政府提出來用以解決這場危機的解套辦法,都只是維持資本主義的手段。而這些手段都不是我們大眾階級所尋求的那個答案。工人和窮人是那些真正承擔這些危機所帶來一連串問題的受害者-而金融資本家則總是受到巨額的企業援助。資本主義怎麼改變都將無法解決大眾階級的問題;更不能期望像歐巴馬這樣的單個政治家可以做出什麼改變。這些政治人物能做的只是幫助資本主義的危機找到新的出路,而也許在這個前提下分與工人階級一些麵包屑。

3這場銀行的金援不僅表明了國家是為什麼而服務的,也說明了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概念是個空洞的理想。縱觀歷史,資本家們只支持那個對他們有利的市場,而國家的規定和補貼總是服膺於他們的需求。沒有國家的支持,資本主義是不可能存在的。

4.在美國、英國和其他地方,對金融機構所做的國有化的援助手段明白的表示了-國家是全力支持資本的。同時這也顯示了國家所有權對於資本家來說沒有基本問題上的砥觸,而這個國有化跟社會主義是一點關係也沒的。也可以說這根本就是一個打擊工人階級的手段。我們自己,必需要找回經濟的主控權,而不是任由國家掌控。

5.由於在新自由主義下的資本全球化,統治階級理解到解決危機的辦法必須是全球性的。因此從11月15日,這個G20集團會議召集的目的便是討論這一危機。這個會議很重要的一層意義就是,美國、歐洲和日本等的領導人開始意識到,解決經濟危機是不能再只靠他們這幾個大國;而必須納入更多的國家們,尤其是像中國(將成為工業生產的頭號國家,也將邁向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印度、巴西和其他經濟「新興」國一起共同討論商議。這標示著他們意識到這些年來-僅僅八大巨頭的八國高峰會已經無法做為世界經濟的唯一決策者。這所反應的是全球經濟體系的改變。

6.我們不對這些新的資本主義權力者抱有任何期望。中國領導可以自稱中國為社會主義;而其它如巴西的盧拉,或是南非的並莫特蘭特,都可自稱作為最窮國家代表。但實際上,他們都是資本主義的捍衛者、剝削者和自己國家人民的壓迫者,而且越來越多的,剝削其他國家人民的帝國主義或次帝國主義。

7.如果這場危機所帶來的不是全球大眾階級、貧困、剝削和戰爭的結束,那麼我們必須立即動員行動。我們要求援助用在我們的身上,而不是去填補資本黑洞。我們反權威共產者將為那些背負次級房貸的人們爭取援助,並保有他們的家園。我們將繼續參與和支持那些爭取更合理工資和工時的工作、居住權、服務、健康保障、福利和教育,和環境的保護。我們將終結帝國主義戰爭和所有對我們階級的壓迫。

8.針對G20集團會議我們提出以上的要求,在未來我們將不會噤聲。通過這樣的要求,和以其做為直接行動的方針,我們將努力建立一個大眾階級的全球運動,就此結束資本主義、國家和那些他們所帶來的危機。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RSS TrackBack Identifier URI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